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27.我还不想说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3861 2019-09-09 15:53:37

  顶楼,天台。

  赵薇在山东乡下的好朋友,给她快递了好多毛豆、花生、土豆、和地瓜。她兴冲冲煮了毛豆和花生,烤好土豆和地瓜,便拿上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因为向一鹄和大家都熟了,也自然而然加入其中。不过,他平时工作太忙,今天能参加完全托了喵喵的福。

  自从听说向总受伤,来办公室慰问的女员工和女客户络绎不绝,让他烦不胜烦。毕竟,鼻子被打流血也并非什么风光事,他便一鼓作气,索性溜回家休息。

  自从昨天得知,向一鹄与左右并非情侣的秘密,喵喵可算心花怒放。趁此机会,正好又加到了帅哥的微信,她整天美滋滋偷看着帅哥的微信头像,笑得口水都要落下来。这算不算天赐良缘?必须的啊!

  艾国欣和赵薇,悄悄商量着如何解决杨爷爷和罗奶奶吵架的方案。向一鹄自告奋勇在煮老白茶,左右正好帮忙。剩下喵喵和华光燊,一个啃着地瓜满眼冒光发呆,另一个看着发呆那个,跟看猴子唱戏一样感慨。

  华光燊顺着喵喵的目光,最后凝聚到了并肩而立的一对俊男靓女上。他们穿着款式差不多的休闲白衬衫,沙色麻裤子,以及他看不懂牌子的小白鞋,说不出的相得益彰,与精致耐看。

  他不禁打量着,自己穿得旧旧的迷彩T恤,看不出原色的工装短裤,还有脚丫子上快发白的大黄靴。又看看身边,同样不修边幅的小猴子喵喵,他们和他们,完全生活在不同的次元里。可自己,却并不觉得向一鹄与左右相配。甚至,看着他们夫唱妇随的默契,他的铁石心肠里,也有莫名的酸溜溜,这感觉他不喜欢更不习惯,可又说不清道不白。

  喵喵死盯着,向一鹄长身玉立的侧影,自己嘴巴和鼻尖都沾上了地瓜泥,还意犹未尽地咽着口水。

  华光燊嫌弃地撇嘴,摇头。他用自己的大手,在她面前狠狠晃了晃,瓮声瓮气:“喂,猴子。再看,你哈喇子都要掉地上了。”

  喵喵奋力打开他手掌,她歪了歪头,继续望着向一鹄,眼冒桃花,陶醉道:“怎么看,都好看。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360度无死角的完美。”

  他看着她,像看见了一头怪物般:“再看也没有用,左右你惹得起?当心她把你肠子揪出来,再在你脖子上打个结。”

  “对牛弹琴,不……对狗弹琴!滚一边去,别挡着我看美男。”她翻着白眼,将鄙视进行到底:“看着你,我连地瓜都咽不下去。”

  华光燊倒吸冷气,一本正经起来:“猴子,你喜欢的人不会就是他吧,向一鹄?左右嘴巴再毒,但向一鹄是人家的老公,你不会想挖墙脚吧?不行!那可绝对不行。这是道德问题,也是原则问题,我告诉你,我不允许!”

  “你懂个屁?”喵喵皱着眉,扔掉自己没吃完的烤地瓜:“说了你也不懂,他们不是你想得那样。”

  她刚要端着一碗五香花生毛豆,屁颠颠朝着左右的方向小跑而去。但下一秒就被人薅住了脖领子,差点掀翻了手里的碗。

  他掌中用力,她脚尖已经离地,手忙脚乱挣扎着,被自己的衣服领子勒得不善。

  “救命啊,艾老板……大狗子的疯病又犯了……勒死我了。救命啊!”喵喵吐着舌头,翻着眼睛,夸张大声呼救着。

  “你保证,不许破坏人家的感情,我就放了你。”华光燊小声威胁着。

  “小姐姐,救命。大狗子说你坏话!还要杀人灭口!”喵喵故意抹了抹眼睛,可怜巴巴地朝着左右挥手。

  “我没有!你不知道,这头猴子想干什么缺德事!”华光燊立刻反驳,可惜又不能说得太深入,他踌躇着。

  “华光燊!”左右长眉一挑,眼神已经锁住了人高马大,正想除暴安良的大英雄。

  虽然有距离,虽然她的声音清冷并不高调,虽然她的眸光他看得只影影绰绰,却不知为何。华光燊只觉得一道凉气,从后脊梁的那道骨头缝里,扶摇而上。哎呦……吓人呐。他直哆嗦,本能绷直了后背,进入了防守状态。

  “放手!”左右眉心尚未完全蹙起,华光燊已经松了手。

  喵喵像逃出升天的小猴子,四蹄翻飞奔向了恩人,一下子就藏到了左右和向一鹄的身后,露出乱糟糟的短发,她吐着小舌头,又做了个鬼脸。

  “大狗子,有本事你过来!”喵喵叫嚣着。

  华光燊气急败坏,恨铁不成成钢地指着小皮猴子:“左右,我在帮你好不好?你别不识好人心啊!”

  “我又不是哈士奇。”左右哼了一声,懒得理对方:“你看起来也不像吕洞宾。说你是PLUS版的哮天犬,倒差不多!”

  “你……你……好,好心不得好报!我不管你了!那你就等着哭吧。”华光燊气哼哼地扭头就走,不过被艾国欣叫了过去。他却不太放心,依旧盯着那边状况。

  “给你的。”喵喵见华光燊走远,这才扭扭捏捏,从裤兜里掏出一盒创可贴,递到向一鹄面前。

  “好了。”向一鹄浅浅一笑,并不在意。

  “这个是防水的,洗澡的时候用。”喵喵坚持。

  她偷瞄着他的侧影,只见长长的睫毛直直地覆在眸子上,隐匿着魅惑的光华。他的眼神,也似乎藏着浅浅的忧伤。

  向一鹄抬眸,接过创可贴,却放在一旁,继续认真地用玻璃壶煮着纯净水。

  “那个,那个胡曼蝶,还会骚扰你吗?需要帮忙就言语一声。”喵喵歪着头,认真问。

  “好……”他眸中浅笑依旧,不温不火。

  “还有啊,明天你有时间吗?二十八好像不太对劲,我想带它去宠物医院看看。一起去,好不好?”喵喵充满了期待。

  “明天?日程很满。”向一鹄察觉少女的失望,又缓缓道:“到时候,你把时间和地址发给我,我安排人送你。”

  “你不能来?”喵喵失望,嗫喏着:“那就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左右把茶洗中的茶壶和白瓷盖碗取出,用沸水冲洗过后,一一摆好。向一鹄恰好把小块老白茶,分别投入白瓷碗,左右助他,把玻璃壶里的沸水,倒入碗中,盖好了的瓷盖。他心中默念了几个数字。喵喵好奇,刚想掀开一个碗盖,被向一鹄按住手腕。

  “别动,茶香会散。”他浅笑:“先给艾老师和薇姨送过去,等你们回来,这茶也刚刚好。”

  “哦……”喵喵半信半疑,端着白瓷盖碗,跟在左右身后。

  “茶又没长腿,难道一掀盖,还会跑掉不成?”喵喵郁闷地嘀咕着。

  “这是3年陈的寿眉饼,用白瓷盖碗最相宜,水温100度急冲而来。从一冲到四冲,茶香各异,有陈香、药香、枣香、箬叶香、干荷叶香、稻谷香等等。不过冲泡的前十几秒,不能太早揭盖,不然香气就不会纯粹了。”左右淡淡道。

  喵喵张大了嘴巴,尴尬道:“我去,还有这么多讲究。真麻烦!”

  “不同的茶,有不同的冲泡方法,用不同材质的茶具,才能激发出茶的灵魂。”左右扭头,瞄了一眼吃惊的少女,低声调侃:“向一鹄对细节能讲究到强迫症的地步,你确定还要喜欢他吗?”

  喵喵痛苦地扭头,盯着向一鹄好看的皮囊,在月光之下的熠熠风华,决绝道:“唐僧肉,哪有那么容易吃到的,我忍了!”

  “吃什么?”坐在艾国欣身边的华光燊耳朵尖,抬头猛问。

  “吃粑粑,大狗子的最爱。要不要来?”喵喵把白瓷盖碗放在艾国欣面前,给大狗子一个白眼:“当着艾老板和小姐姐的面,看你还敢欺负我?”

  “薇姨,喝茶。”左右神情淡漠,却自然而然,挡在了喵喵和站起身的华光燊中间。

  不知为何,左右虽然比华光燊矮了一头半,但她的气场完全秒杀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大英雄。自从碰瓷儿事件之后,他明显对她有了忌惮和畏惧之心。走路都不敢和她并排,最怕她长眉一扬的冷眼,劈得他那叫透心一个凉。

  华光燊哂笑着,又乖乖坐回了座位。大英雄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臊着她,就是最大的蔑视!还好,他有颗强大的自我安慰之心。

  艾国欣和薇姨分别拿起茶碗。前者轻轻掀盖,放在鼻息间浅嗅,唇角染笑,心满意足:“这第一冲,药香和枣香融得甚妙,尾调还有一抹箬叶香,也恰到好处。小右,一鹄的煮茗之术,境界已在你之上了。”

  喵喵与华光燊闻言,都努力吐纳着鼻息,然后又一脸懵圈地对望着,完全无感。

  “华少,还有北冰洋吗?”她哂笑着。

  “有,给我也拿一个!”他点点头,难得他们观点一致。

  向一鹄喝着白茶,看着桌子上摆着的卡通创可贴,有些好奇,便拿起来仔细端详着。是维尼熊的那种,小朋友才会用的防水创可贴。他浅笑,摇摇头,又把盒子放回了桌几。

  “向一鹄,你还真讨人喜欢啊。”左右的笑声,在他背后响起,听起来有些狡黠和不太善良。

  他不动声色,反击:“左右,考虑下华光燊如何?挺不错的小狼狗啊,适合你。”

  “想恶心我,总要拿个杀伤力强些的理由吧。”她默默走在他身旁,拿起自己那盏茶,浅啜。

  “我觉得,他的杀伤力就够强,是你后知后觉。”他挑眉,意味深长,又压低声音:“我们的事,你还没告诉他们?”

  “大爷爷知道……”左右低垂了眼眸,舔了舔唇角:“其他人,我还不想说。”

  “我以为,你挺喜欢他们的。”向一鹄望着正在追跑打闹的华光燊和喵喵。

  赵薇被加在他们中间,无可奈何。艾国欣在吃着毛豆和花生,时不时落井下石调侃,完全没有教授的派头和威严。这样一群人啊,烟火气十足,却特别的欢乐。

  “一群叽哩哇啦的怪兽,你不觉得他们吵?”她讶然,遂而会心一笑:“其实,你不用非陪我在这里。我自己住,可以。”

  “不食人间烟火,才会觉得冷。左右,你比以前有温度了。”向一鹄悉心地为左右,斟了半杯茶:“我挺喜欢他们的,热闹。”

  “也喜欢……那头小猴子吗?”左右眨眨眼睛,用肩膀撞了下好看的男人:“这和你以前的女朋友们,实在大相径庭。你口味变了啊。”

  “胡说,那还是个小丫头片子。”他挑眉,无动于衷:“再长几年,没准儿还真能成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如今,就是个小猴崽子,皮得很,倒也有趣。不过,我把她当小妹妹,没旁的想法。”

  “可她喜欢你啊!没想法你就别逗她!”她压低声音,语重心长:“喵喵虽然淘气,但心地善良,是个难得暖心的小姑娘,我可不希望她受伤。”

  “我口味没那么重!再说,我的事也不用你管,先管好你自己。”他瞄了她一眼,桃花眸里闪过一丝狡黠:“你没发现,那头小狼狗眼神一直追着你走?”

  “你确定,不是被吓尿了?”她难得爆句粗口,但足见情绪里的不屑与不满。

  “一物降一物,就是不知道,你们谁能降住谁?”向一鹄抱着肩,饶有兴趣:“这故事挺有趣,我决定好好看下去。”

  左右还想反驳,却听见赵薇喊着他们:“小右,快过来。咱们说说明天带杨爷爷和罗奶奶,去参加老年沙龙的事儿呗。”

胖虎22爷

这一章是过渡段,交代各种事情。所以并无反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