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32.求你救救它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3149 2019-09-15 22:03:55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艾国欣与左右还在医院里,照顾着华光燊。而向一鹄也刚刚经历过职场上的血雨腥风,一场厮杀下来,整个人疲惫不堪。

  雨停了,他把自己的保时捷停在公司楼下的停车场里,一个人走回了家。

  他呼吸着新鲜的,雨后特有的清新空气,想把郁积在胸口的憋屈,一吐为快。

  松了两个衬衫的领扣,又把袖子多挽上去一圈,似乎爽快了些。这才有时间,看了看一直静音的手机。

  好家伙,微信和未接电话已经爆棚了。他不动声色翻看着,桃花眸里毫无波澜。

  刚刚,他请辞了集团的COO。虽然新的董事长尽力挽留,但他直截了当拒绝。

  此举,并非因为被更迭的CEO是他多年的合作伙伴。他们之间,年轻时也曾风雨同舟、歃血为盟,但并没有一如既往的铁血丹心。

  生意场上,他们都利用过对方,事后彼此心知肚明,不过为了共同的利益,看上去合作很美而已。分道扬镳,早晚之事。

  那为了什么?这是个问题啊。

  向一鹄自己也没想到,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竟然是刚才争吵得掉进蛤蟆坑一般的董事会上。他突然厌倦了这种金字塔尖的高处不胜寒。

  每个人都带着厚重的面具,连微笑都有职业化的弧度。一副谦谦君子的虚伪,口口声声仁义道德,却毫不犹豫,把尔虞我诈的处处算计,明里暗中都做得登峰造极。能力与手段,他全有。可是那一颗心,却异常疲惫。

  三年来,作为一个集团高管,007的生活日复一日,偶尔约会都可能半途而废。看来,霸道总裁的撩妹日常,只能出现在畅销小说中。现实中的所谓精英,活得比狗还累还糟心。

  保时捷的钥匙被扔在办公桌上,压着一封正式的辞职信。连理由都懒得杜撰,直接从网上拷贝了事。然后,就轻松走出了高耸而冰冷的集团大厦。

  未接电话与爆棚的微信语音,大多来自麾下,纷纷表示忠心,要和老大同仇敌忾。

  向一鹄也明白,其中更多是试探看他的辞职是否杀手锏,有没有绝地反击的暗招。但明天之后,就会变成人走茶凉的倒戈。

  当然,这圈子很窄,猎头的嗅觉又很灵。已经有曾经的竞争对手,迅速抛出了金灿灿的橄榄枝。

  向一鹄心不在焉地划拉着屏幕,直到看到喵喵的微信。想起那双清澈的像小鹿一般的黑眸,心里竟然轻松了几分。不由自主的,他按了未接电话的回复键。

  手机响了好几声才接通,自己还没说话,对方已经哭得快断了气。

  “向一鹄,你怎么不接电话啊……我在医院呢。”那边,少女倒吸着气,声音震耳。

  “喵喵?怎么了……别哭,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向一鹄本能的,把话筒远离了耳朵,心里还真七上八下的。难道是艾国欣进了医院,那左右怎么不告诉自己呢?

  “二十八,二十八难产。它要死了……它的小猫……也要死了。”喵喵忍不住伤心,嚎啕大哭。

  向一鹄倒不由自主舒了口气,心里多少有点儿生气:“左右和华光燊没跟你在一起?”

  “华少不见了,左右去找他,艾老板去找左右。他们说今天晚上有事要办,回不来……”

  向一鹄苦笑着耸耸肩:“成吧,你把医院的地址发给我。”

  半个小时后,向一鹄找到了这家24小时营业的宠物医院。喵喵呆坐在等候区的座椅上,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头发都贴在额头上,衣服还沾着血渍。

  她一边抽噎着一边抹着眼睛。他微微蹙眉,怎么救个流浪猫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喵喵?”他轻声唤了一声少女的名字。

  后者听到他的声音,就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她慌忙起身,差点跌了一跤,苍苍惶惶疾步跑到他面前,冲口而出:“你带钱了吗?先借我些钱……二十八要做手术……我的钱不够!我会还给你……我保证……请你救救它,它肚子里有七个小猫呢……”

  “别着急,我先帮你找件干净衣服……这么湿着会生病。”向一鹄看着面前急切的少女,头发尖儿还滴着水,于心不忍。

  “来不及,二十八熬着等手术呢……钱不够,人家不给做手术……快点儿,求你了……”喵喵抹了抹鼻涕,拽住向一鹄的胳膊,就往收费处跑去。

  她的力气很大,差点儿把个大男人拽了个跟头。

  “喵喵,别急!”向一鹄站定身体,一把攥住了喵喵的肩膀,他音调提高了几分,却笃定而威严。

  有了金主,接下来的事情变得很好办。不但人看病,其实宠物看病也一样,只要银子够,服务就会很到位。

  当向一鹄把自己的信用卡递给收费的护士,后者红着小脸嘘寒问暖,很快就办好了手术的相关事宜。

  接着,她又热心的为向一鹄端来了滚烫的咖啡。他把纸杯递给了哆哆嗦嗦的喵喵。后者暖着手,却忍不住张望着手术室的方向。

  “最好的医生,最好的吸入式麻醉,最好的术后护理……小丫头,这些解决起来并不难。”向一鹄浅浅一笑,他拿出一条手帕,塞进喵喵手中:“擦擦眼泪……还有……”

  他挑了挑眉,望了望她脸颊上亮晶晶的液体,恐怕除了眼泪还有鼻涕吧。总之,够狼狈的。

  喵喵红着眼睛,用手帕胡乱抹着眼睛和脸蛋,忍不住委屈,继续啜泣着:“下雨了,我去给猫屋加雨布……结果发现……二十八要生了……它流了好多血,已经不能动了……我抱着它去小区门口的医院……他们说难产治不了……让我去找更好的医院……我想打车来着,可雨太大,打不到啊……我只能抱着二十八,跑啊跑啊……结果到了医院才发现,我把钱包跑丢了。左右和艾老板,今天有事……回不来。我只能想到你了。可你不接电话……你不接电话。”

  “我在开会。”他躬着身子,柔声安慰道。

  “我知道……你一定有要紧的事情忙,我没怪你。我是怪自己……为什么没早点儿发现,如果二十八救不回来……就是我害了它。”她扭过头去,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

  “好了。别哭了,我不是来了吗?”他耐心安慰着:“我保证,二十八不会有事的。听话,先换衣服。”

  向一鹄把一条干净的毛巾和运动款的连衣裙递给喵喵,后者吃惊不已,结结巴巴问:“哪儿……哪儿来的?”

  “跟刚才那个好心的小护士……借的。”他眨眨眼睛,桃花眸里闪过一丝狡黠。

  “借?鬼才信……刚才我说把手机押给她,让二十八先做手术……都没给我好脸色看。结果,你一来……好了,咖啡也有了,衣服也有了!有钱能使鬼推磨!什么好心,恐怕是动了色心吧,还不是看你长得好看,又这么有钱。”她愤愤不平,却开始打起了喷嚏:“阿嚏……阿嚏……”

  “嘴巴这么毒?”他故意调侃,却又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让你在人家背后嘀咕,感冒了吧?该!听话,换衣服。这里有我,我会看着二十八。”

  喵喵瘪了嘴,低头看看自己一副落汤鸡的窘状,也只好跑进了洗手间。

  当女孩换好了衣服,擦干了头发,扭扭捏捏走了出来。因为很少穿裙子,她十分不习惯的样子,连走路都有些怪怪的。

  “你的手绢被我弄脏了,等我回去洗干净再还给你。”喵喵嗫喏着,像个被老师抓住逃课的小学生。

  “傻瓜!”向一鹄看见她乱糟糟的头发,强迫症发作,忍不住伸出颀长手指,把她额前几缕乱发,规规整整挑到了一旁去,又发现新大陆般,瞪大了眼睛:“哎呦,你穿裙子挺好看啊,小姑娘。”

  “真的?”她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眸,心跳得很快。

  “我还要再打几个电话,你自己在这里等,可以吗?”他拿出手机,晃了晃,又咧嘴一笑:“我打完电话就回来,送你回家。”

  她乖乖地点点头,望着他颀长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心头却涌上来温暖而甜蜜的情愫。有他在,她什么都不怕了。

  一个小时后,难产的流浪猫二十八被送出了手术室。七个小猫,只活下来两个。至于母猫,缝合了伤口,还在昏睡中。可能不能醒来,主治医生说那完全靠运气,反正宠物医院能做的都已经做到了,剩下的就靠母猫的求生欲了。

  喵喵正思忖着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而向一鹄已经买好了崭新的猫包、垫子之类。小护士小心翼翼帮他安置好了母猫和小猫,也趁机成功加了帅哥的微信,兴高采烈帮他把猫和一纸盒子的宠物用品,放进了滴滴专车里。

  “走吧,回家。”向一鹄向来决定果断,安排这些事情完全小菜一碟。他朝着喵喵挥手。

  “这么晚了,我不能打扰孙老师休息。我能不能留在宠物医院,在这里照顾二十八它们?”喵喵犹豫不决。

  “母猫和小猫放我家!你已经感冒了,在这儿再熬一夜,明天累趴下了。左右会杀了我!”他倒吸冷气,又压低声音:“怕打扰孙老师,那你去我那里好了。”

  喵喵目瞪口呆,这也太快了吧,这算不算……幽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