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33.特别的幽会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4373 2019-09-16 16:07:02

  喵喵像怀揣着个小兔子,心情复杂的,跟着向一鹄回了他家。她既紧张又好奇。

  向一鹄就住在左右对门,完全一模一样的户型。不过,里面的布置,完全没有左右家里那么罗曼蒂克和小资。

  人工智能成为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失的管家,声控的音响、空调、咖啡机和扫地机器人,当他打开房门时,开始有条不紊地工作。一切都那么富有规则,却缺少了十足人气。

  这样的环境,让喵喵难免心惊,一点儿也不习惯。她抱着猫包躲避着扫地机器人,有些手忙脚乱。向一鹄把公文包和西装外套顺便往沙发上一扔,却没有换拖鞋,他穿着浅灰色的袜子,走在木地板上。

  喵喵看看自己踩得满是泥水的帆布鞋,心里郁闷。糟糕,袜子上有洞,该怎么破?

  他似乎看出来她的惶惶不安,不动声色接过猫包,放在沙发旁。他转身走进卧室,返身回来拿出一件白T恤和新的没有打开过的运动袜。

  “你先去洗个热水澡,二十八我来安顿。衣服和袜子都是新的,浴室的柜子第二层也有新的毛巾。我在家里不喜欢穿鞋,所以没有预备拖鞋,希望你能习惯。”向一鹄自然而然。

  喵喵却尴尬不已,她嗫喏着接住袜子和T恤,发现尺寸显然不是他的:“你……女朋友的?不合适吧!”

  他耸耸肩,不以为然:“袜子是左右的,从超市帮她买的,忘了给她。T恤,参加活动的纪念品,我从来不穿。你先凑合吧,总比不合身的裙子,舒服些。”

  她不自然地挠了挠头,话未出口,他已经自顾自走进了书房:“我需要半个小时处理工作,你自己照顾自己。”

  喵喵看了一眼依旧在昏睡的母猫和蠕动的小猫,叹了口气。拿着衣服,往浴室走去。

  “蓝色的按钮是冷水,红色的是热水。”

  正当她对着硕大的淋浴喷头,一筹莫展,外面隐约传来他慵懒的声音,让她忐忑不安的心,踏实下来。

  这家伙的生活确实很滋润,淋浴的蓬蓬头水量充足,沐浴液不会滑腻粘身,浴巾也够大够松软,完全没有华而不实的奢侈与炫目,他重视实际与享受,并不浮夸。

  喵喵不由自主,对向一鹄又多了几分好感。她洗了澡,换了衣服和袜子,蹑手蹑脚走出来,想偷看他正在做什么?

  他换了衣服,V领的纯棉T恤和松松垮垮的麻裤子,这回连袜子都脱掉了,光着脚踝一副完全放飞自我的模样。

  他用软垫子和宠物尿垫,为母猫和小猫在沙发上搭了一个窝。又戴着一次性的塑料手套,把猫包里的母猫和小猫安顿好。

  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又温柔又悉心。暖黄的灯光,撒在他头发与肩膀上,让平日里衣冠楚楚的如玉公子,沾染了人间烟火的温暖。

  向一鹄听见身后的动静,转身。看见一颗半干不干的小脑袋,从墙壁旁边探出了半个头,活脱一头谨慎而胆怯的小猫。

  “咖啡好了吗?给我也倒一杯!”他浅浅一笑,拿着装着羊奶的宠物奶瓶,开始给小猫喂奶。

  “哦……”喵喵转身回到厨房,在玻璃橱柜里找到两个瓷白的咖啡杯,装了两杯咖啡,走到他身后,盘腿蹲了下来:“原来,你买了那么一大堆东西,都是有用的啊?”

  “母猫还没有醒,它需要保暖和安静。所以,在软垫子底下加了小的电热毯。小猫现在很脆弱,在它们的妈妈不能照顾它们之前,需要每两个小时给它们喂奶。”他淡淡一笑:“那个小护士告诉我,尽量不要在小猫身上留下人类的味道,不然母猫醒了,会被吓着,拒绝为小猫喂奶。”

  “小护士还真下血本,这一对一贴身服务,也没谁了!”她嘟囔着,撇着嘴,戴上手套,接过奶瓶和小猫,又低声道:“喝完奶,还要用棉签沾着温水,帮它们按摩屁屁,促进排便。这些我也懂,你不用问她,问我就好了。当心被蜘蛛精吃掉你这个唐朝来的和尚!还有,这种小奶猫,很不容易养活的。我来照顾它们,你歇会儿。”

  向一鹄并不坚持,他靠在软垫子上,喝着自己的咖啡,打量着认真的少女。洗了热水澡,她的脸颊不再如早先那么苍白。甚至,蜜色的微光中,藏着一抹健康的红晕。黑黝黝的大眼睛,流光溢彩的。

  也许,她终会长成一头迷人而惊艳的傲娇大猫,但此刻她更像不谙世事的幼猫,无忧无虑的萌萌哒。她的心思他一猜就准,她那么信任他听从他,相处起来格外不累,还有趣得紧。

  是啊,于他而言。她就是一头小小的流浪猫。带回家,给她一隅角落,看着她兴高采烈玩着自己的尾巴,窗外世事烦忧,暂时都能放在脑后了。

  他出神,她却贪婪地盯着他优美侧影。手中的咖啡虽苦,却因为和他喝的饮料一模一样,虽苦尤甜。这样的相处,应该就是恋爱的感觉吧?她暗自揣摩,欢欣雀跃。

  恰在此时,喵喵的肚子鸣叫了几声抗议。是啊,跑了整个晚上,她已经饥肠辘辘。

  向一鹄站起身来,走到冰箱前,拉开扶手。不过遗憾地发现,除了一些青菜和脱脂牛奶,并没有其他可以入口的食物。

  “想吃什么,我们叫外卖?”他只好拿起来手机,准备点餐。

  喵喵咕噜噜转了转眼睛,忽然惊喜地跳起来,朝着自己的双肩背飞奔过去:“我有饺子,豇豆馅儿的饺子,一大盒呢?”

  “什么?”他看见少女捧着一大饭盒饺子,兴冲冲跑到自己面前,献宝一样举起来。他后退了一步。

  “今天晚上我们去罗奶奶家吃饺子了,特别好吃,我给你装了一饭盒,本来也想给你送过去的。可惜……凉了?”她狠狠嗅了嗅凉饺子的香味,馋涎欲滴。

  他平时很少吃,太过油腻的东西。看着饭盒里东倒西歪的肉馅饺子,他哂笑:“我们还是叫餐吧?”

  “这么晚了,好多饭店都关门了。”她眨眨眼睛:“向一鹄,借你的厨房用用呗?我们煎饺子吃吧!”

  “我不太会……煎饺子?”他倒吸冷气。

  “我会啊。你看着二十八和它的宝宝。我去煎饺子!”喵喵抱着饺子盒,风一般冲进了厨房。只听一阵叮叮当当的撞击声。

  然后刺猬头少女,又风一般冲到他的冰箱前,似乎搜寻着应趁手的兵器。

  “你不用管我,我找东西最内行了。半个小时,搞定哦!”她抱着几颗青菜和鸡蛋,又风风火火冲进了厨房。

  他叹了口气,把自己摔进沙发里,喃喃自语:“我……现在给厨房买保险,还来不来得及?”

  又一声咣当的巨响,不知道什么盆碰到了什么锅。向一鹄的长眉微微挑动,他拿过一本《月亮与六便士》,故作镇定地读了起来。

  他瞥了瞥,正在母猫肚子底下安然熟睡的两只小猫崽,自嘲着:“现在抱着你们逃走,应该还有生还的可能吧?”

  半个小时后,玻璃餐桌上摆了两盘,焦黄喷香的炸饺子。还有黄瓜拌木耳、老醋花生米和两个又圆又漂亮的煎蛋。

  碗筷已经摆好,食碟里放了陈醋。不但菜色赏心悦目,更弥漫着一股令人食欲大开的香气。难得的,一直对食物清心寡欲的男人,忍不住暗中咽了咽口水。

  “你……做的?”他不可思议,又转身试探地走进厨房,却并没有发现灾难之后的一地狼藉。

  厨房里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洁净如新,他几乎震惊了:“你会做菜?还会做家务?”

  “不然呢?拜托,我总要养活自己吧。”她把围裙解下来,整齐的挂在挂钩上,不以为是。

  “我还以为,现在的女孩子都被妈妈娇生惯养,根本不会做菜,更别说照顾别人了。左右,她只会煮鸡蛋和方便水饺。”他像发现新大陆般惊讶,却被桌上食物的香味,诱惑着坐到座位上。

  他忍不住拿起筷子,夹起一个煎饺,咬了一小口,果然外焦里嫩,唇齿留香,赞不绝口:“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儿吧。蘸醋更好吃。”她把醋碟往他前面推了推,自嘲着:“小姐姐有疼她的妈妈,可以娇生惯养。我是一个没家没妈的孩子,什么都只能靠自己呗。我爱吃,又没钱,只好自己琢磨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呗。”

  “你……自己一个人住?”他停止了夹菜的动作,小心翼翼试探。

  “我爸妈离婚了,我妈说,我爸死了。后来,我妈又有了新老公,和新的儿子……我就也没妈了。以前我和爷爷一起住,后来爷爷走了,我就自己住。”喵喵也坐到座位上,说得特别自然,丝毫没有沉痛或者委屈的情绪:“自己住,挺好啊,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向一鹄,你冰箱里能吃的东西也太少了吧?每天没有好吃的东西,心情怎么会好呢?”

  向一鹄打量着刻意活泼调侃的少女,莞尔一笑:“好,我们开动吧。”

  “喂,我们规矩是,做饭的不洗碗,洗碗的不做饭。你明白吗?”喵喵刚要抬筷子,突然盯住对面的男人。

  “行,我洗碗。这碗……很贵的。我还是自己洗,心里踏实。”他挑眉,耸肩,无辜道。

  酒醉饭饱,向一鹄戴着围裙,站在水池前耐心地洗着碗筷。他伸头,看着客厅里,窝在沙发里,正认真看着母猫和小猫的少女。她似乎正在温柔的喃喃自语,还时不时给母猫轻轻抚摸着毛发。

  忽然之间,他心里充满了一种温暖的充实感,带着炸饺子的香气。这种带着人间烟火的情感,他不曾感受过。但自己很肯定,还蛮舒服的啊。

  “向一鹄!”喵喵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把正在微笑洗盘子,感悟人生冷暖的帅哥吓得一哆嗦,差点儿扔掉手里的东西。

  “怎么了?”他穿着围裙,慌慌张张跑过来。不会是母猫驾鹤西游了吧?

  “二十八醒了,二十八它醒了!”少女雀跃着飞奔而来,情不自禁跳起来,抱住他的脖子:“它活了,它活了,小猫不会没有妈妈了!”

  如果对方是一个女人,这飞扑而来的姿势难免充满了诱惑。但此刻向一鹄,只觉得自己像被一头兴奋的猴子,肆意攀爬的大树,只能无可奈地摊开长臂,郁闷道:“喂,我在洗碗!快下来!”

  喵喵蓦然醒悟,赶紧面红耳赤跳下来。她不好意思地帮他把围裙拉正,哂笑着:“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

  两个人,都蹲在软垫子前,看着死里逃生的母猫,衰弱地叼住自己的两个小崽子,拉进自己怀中。

  它缓慢而执着的,为小猫舔干净周身。然后,又无师自通地给它们喂奶。母猫抬头,望了一眼蹲在自己面前的男女,衰弱地叫了一声,似乎在感谢救命之恩,看得喵喵简直热泪盈眶。

  “喂,小丫头,都救活了,就不用再掉金豆了吧?”向一鹄懒洋洋揶揄。

  “都说猫是奸臣,可它只剩了一口气,为了自己的孩子,又硬挺了过来。你看它肚子上那么大一条伤口,一定很痛吧。可醒过来,第一件事还是照顾小猫,给它们喂奶。猫妈妈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孩子,这可比薄情的人类,强太多不是?与其和无情的人相处,我倒宁愿和流浪猫做朋友。至少,它们还知道感恩,会一直陪着我……”少女说完了肺腑之言,便咬住了唇瓣。低着头,隐忍着难过的啜泣。

  哎,向一鹄在心底幽幽叹气,别看这小姑娘年纪轻轻,也别看她整天吵吵闹闹,貌似没心没肺般。其实,她亦然有一颗敏感而伤痕累累的心啊。然而,多么狠心的人,才会伤害这样一个善良的孩子呢?

  “傻瓜!”向一鹄展臂,在喵喵脑门上弹了个爆栗:“你是传说中的哭包吗?”

  “很晚了,你去睡我的床!”他站起身来,一本正经:“早点休息吧!”

  “啥……啥?”她本来正在伤心,闻听此言,惊诧得跳了起来:“太……太快了吧?”

  “快什么?”他解下围裙,扔到一边,舒服地倒在沙发:“难道,让你一个小姑娘睡客厅的沙发?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放心吧,今天我会守着二十八和它的宝宝,不会有事的。”

  “啊?哦……”喵喵咽了咽口水,根本不敢再看对方的俊脸,原来是个美丽的误会。

  她觉得自己连同脖子、耳朵和脸颊,都火烧火燎的:“不……不好吧,明天你还要上班。不休息好一整天都没精神!还是我睡沙发吧!”

  “难道你不用上班吗?”他挑眉反问。

  “我……可以请假。”她低下了头,却并没有十足信心。

  “我不用请假!”他哼了一声,若无其事:“因为……我失业了!”

  “啥?”她瞪圆了眼睛,惊得张大了嘴巴。

  天啊,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个幽会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