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34.第叁号事件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3960 2019-09-17 14:45:09

  第二天清晨,社区服务中心的会议室里。

  赵薇抱着文件夹,站在阳光房门外,她看看里面四个人,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破天荒啊,这四个人没吵架,没抬杠,没犟劲,甚至没有目光交流,都各自喝着茶或矿泉水,冥思苦想着各自的心事。

  喵喵完全一副魂不守舍的德行。她眼冒桃花,忍不住时不时傻乐着。是啊,突然一场暴风雨,竟然吹得自己能在男神家里过夜。以她及为贫乏的感情经验来判断,两个人的关系,也算得上突飞猛进了吧?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下一步就要拿下帅哥!她在心里信誓旦旦。

  华光燊虽然对自己,怎么就突然出现在医院里,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艾国欣一口咬定,他是旧伤复发,所幸被左右及时送到医院,他即便晕乎也无言以对了。反正想不起来,没辙。

  虽然他诚恳感谢了左右,但她一如既往冷冰冰模样,懒得理人。他也只能讪讪作罢。再说,如今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碰瓷老人和陈阿四身上。

  如果碰瓷老人愿意指证幕后主使,揪出主导碰瓷团伙的事情就好办了。可老人畏惧陈阿四的余威,一直顾左右而言他,不愿配合派出所的工作。这样一贴狗屁老膏药,打不得骂不得,只能慢慢做工作,还得安抚华光燊这炮筒子脾气,愁得张所长够呛。

  可自从华光燊知道,这老人无儿无女,也没家没业,便对他生了怜悯之心。不但暗中帮老人支付了医药费,还买了水果去看护他。弄得同病房的护工还以为,老头子有个特别孝顺的儿子呢。

  艾国欣悄悄告诉左右和张所长,原来华光燊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父亲华章早年任职滇南公安局的局长,一直忙于工作,没有时间照顾年幼的儿子。

  才一岁多的华光燊,就像个没爹没娘的石猴子,天天靠邻居们照顾才勉强长到两岁半,又被父亲扔进了系统的寄宿幼儿园。因为年纪实在太小,一场肺炎差点要了华光燊的小命。华章的师父石光荣,听说这个消息,连夜坐火车把华光燊带回帝都抚养。

  石光荣参过军,打过仗,后来成为德高望重的老刑警,他的徒弟遍布大江南北。

  小石头就是他给华光燊起的乳名,希望他能长得壮实,身体到强壮了,结果这性格也嘎嘣硬的石头孩子,打懂事起就和华章父子关系紧张。他只知道自己有爷爷奶奶,从没认过爸爸。考军校,进特警部队,他只听爷爷的话。因此,他对这个年龄段的老人,总有特别的亲切感。

  如今,石光荣已经退休多年了,身体不好,一直在海边城市休养。自从华光燊负伤回归,为了治愈他的创伤性障碍症,石光荣特地带他回到帝都,求助多年好友艾国欣,这便是华光燊出现在社区服务中心的前因后果。

  同为军伍出身的张所长,对华光燊的经历又感慨又心疼。左右也重新审视这头愣头青大狼狗。这世间万事均有因果,真不知道,谁会是谁的照路明灯或者愈心解药。至少,她不再刻意奚落他。本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难得,这回华光燊做了傻事,并没有被左右奚落。毒舌女王居然没吐着分岔的红信子喷他,钢铁直男打心里颤悠悠的,总觉得从医院回来,他们之间有所不同了。

  他不自信地嗅着自己手掌,总觉得有股若有若无的香气,让自己心烦意乱。好像,在自己半睡半醒间,有双冰冷而滑腻的小手握着他手腕,就带着这种冷香的气息。

  她为他擦汗,还在他耳畔,轻轻告诉他:“别怕,没事儿……”

  一定是脑袋被撞的后遗症,华光燊敲敲脑壳,郁闷而费解。

  至于左右,她本来就不喜欢凑热闹,今日尤甚。她盯着自己面前的矿泉水,一副若有所思的沉默。她的眸子,很像无底深渊般又黑又远。仿佛,她的心神涣散,早已魂飞到另一个次元。

  唯一还算正常的,就只有艾国欣了。

  他抱着自己的紫砂老茶缸,喝着清香怡人的茉莉花茶,时不时摇头晃脑,似乎回味着,藏于胸腹之中的诗书词赋。貌似漫不经心,其实眼尾闪着狡黠的光,不失得意。也不知道,这老爷子为啥暗自偷笑着什么?一副诡计得逞的小开心。

  “我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们怎么都心不在焉的。”赵薇风风火火进门,把文件放在会议桌上,感慨着:“怎么,发呆也会传染吗?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啊。这爱有微光喵喵团,又有生意上门了。”

  “什么?”燕女神这招果然厉害,四个各怀心思的人,闻听此言,都把目光投向了她。万众瞩目,她挺得意。

  “是这样,咱们社区有个叫沈墨言的作家,他委托咱们,为他八十七岁的祖母,和离别七十几年的姐姐,做一次特别的见面会!”赵薇给大家分发着资料。

  “又是寻人吗?这都分开几十年了,还能找着吗?这也太悬乎了吧?”喵喵感叹着:“还有,老人的姐姐,那恐怕年纪更大吧,如果还在帝都,不会一直找不到,如果不在帝都,哎呦……那可不好找了!”

  “已经找到了,这个沈墨言不是个作家吗?他通过朋友辗转几年,好不容易帮奶奶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老人的姐姐已经九十三岁了,他们一家人都在承都生活。这次啊,是两个大家庭的会面。以前,他们家的四合院就在这个社区里,后来拆迁了,只有沈墨言还住在这里。他奶奶身体不好,一直住在疗养院。“

  “老太太念念不忘,就想找到自己的亲姐姐。这老天不负有心人,可算找到了,这大后天就能来帝都。偏巧老人的生日也要到了。沈墨言听说了咱们爱有微光帮帮团,能人特别多,希望咱们也帮着策划个生日会。”赵薇一口气讲完了缘由,她接过华光燊递过来的茶杯,喝了好几口茶水润喉。

  “沈墨言,就是那个京味作家吗?我看过他的书,讲帝都的胡同和小吃,可带劲了。”喵喵突然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沈墨言……他的奶奶叫王翠兰?爸爸叫沈长安……”艾国欣思索着,回忆着:“老沈退休前可是咱们院里名人呢,他和我们家孙老师曾经是同事,是个国画画家,他最擅长画竹子和石榴。我记得,他母亲早年在报社工作过,还参加过革命呢,是个老党员了。”

  “对,就是他们一家子。”赵薇兴奋的点点头:“沈墨言说,他的姨奶奶叫王翠芳,当年帝都还叫北平时,她是个学生,接受了红色思想,背着家里人参加地下党,抗日战争期间做了很多地下工作,保护了很多革命同志。后来因为被叛徒出卖,不得不离开北平,前往延安参加了八路军。此后,辗转几十年,这四世同堂啊出了十几位军人,更了不起!”

  “如此热血世家,我还真想一睹风采。”华光燊兴奋的摩拳擦掌:“等他们到了,我开车带他们一家人,好好转转帝都。”

  “嗯,这个项目我们接了。第叁号爱心事件可以建档。左右,你安排下,咱们明天先去拜访王奶奶,了解下他们的想法。”艾国欣点点头,微笑道。

  “那行,艾爷爷,我今天下午请个假,再去看看老何。他的腿刚做了手术,上个厕所都不方便。”华光燊大大咧咧站起身来。

  “老何?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个老何?”喵喵惊讶地看看华光燊,又把目光转向了左右。后者轻轻冷哼一声,把脑袋扭向了窗外。

  “嗯,就是石头上次碰到的碰瓷老人。这回他是真受了伤,被扔在医院没人管了。也好,石头,你多做做老人家的工作。配合派出所尽快指证陈阿四。不然,还会有更多的老人受害呢。”艾国欣赶忙解释。

  “我去,我说你还真是哈士奇转世啊?好赖不分了!碰瓷的老头儿你也管,你就不怕以后,多了个游手好闲的干爹……人家躲还来不及,你还往上凑。就你这半脑袋瓜子的智商,玩不转久经沙场的老狐狸。小姐姐,我下午还要带二十八去复诊。要不,你陪华少去一趟医院吧。我真怕他,再被老骗子给盘了!”喵喵呲着牙,感慨着。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这猴子要上天是吧!当心我治你啊!”华光燊皱着眉,指着喵喵。后者吐了吐舌头,躲在左右身后。

  “华光燊,问你个问题……”左右突然扭头,凝视住他,似笑非笑:“如果,你在路上又遇到这个老头儿,他像上次那样躺在马路上。你还会救他吗?你还会,让他再骗你一次吗?”

  “我会救他!不管他骗没骗我,我也不能让一个老人处于危险之中。人的生命很脆弱,我不接受任何理由,让一条命在眼前就那么没了。就算他是骗子,是罪人,但审判他的应该是法律,而不是我们吧?”华光燊几乎脱口而出。

  当他迎视着她深深的审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我知道,你们都当我是傻子。我是傻,我脑袋受过伤。我……”

  “你有钱吗?”她打断他,冷笑着问。

  “啊?”他愣住了,一时没有转过弯来:“啥?”

  “看病需要钱。今天,你还需要给那个老头补交住院费吧?你……还有钱吗?”她半眯着眼睛,几乎带着一抹残忍。

  华光燊挠了挠头,看看喵喵,后者立刻拒绝:“喂,我是小穷鬼,你知道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华光燊看看艾国欣,又看看赵薇,实在不好意思开口。不过,热心肠的燕女神实在不忍心:“要不……”

  她话未说完,一个厚厚的信封已经被扔到了华光燊面前的桌子上。

  “小姐姐,你居然会帮他?我去……什么剧情啊这是!”喵喵不可思议地蹦了起来。

  艾国欣却微微一笑,惬意地喝茶。

  华光燊又惊又喜,他眉开眼笑拿起了信封:“左右,谢谢你啊!我发了工资就还你。放心,我石头从来不欠女人钱。”

  “24%的利息!”左右喝了一口矿泉水,淡淡道。

  “哇,小姐姐,你可够狠的。这比银行贷款的利息还高。”喵喵拍着手,表示衷心赞叹。

  “喂,高利贷不合法!”华光燊企图挣扎一下。

  “2015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开始实施,该规定要求,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没有超过规定的年利率,我这算不上高利贷。”左右浅浅一笑,字正腔圆:“当然,你可以不借。”

  “借借借!那我分期付款行不行?”华光燊抢过信封,牢牢放进怀中护着,又追问:“那什么,那……你下午跟不跟我去看老何?”

  “看心情!”左右轻描淡写,瞥了一眼大狼狗,又瞥了一眼自己的茶杯:“茶……都凉了。”

  “你不是不喝茶吗?”华光燊在犀利的蔑视下,迅速败下阵来:“换,换,马上给您换茶。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我……认了!”

  这回,连艾国欣都忍不住被逗笑了。

  “大爷爷,您看您这服务中心啊,实在太热闹了。让人笑得都合不拢嘴,我都不想回居委会的办公室了。”赵薇哈哈笑着,忍不住评价。

  艾国欣望着他的年轻人们,斗着嘴,抬着杠,吵吵闹闹着,心里却徒生了悠哉悠哉的浅喜。小怪兽们,来到人间久了,也长出了有血有肉的心。前面的路,已经有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