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35.好喝的鱼汤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4494 2019-09-18 15:18:27

  向一鹄的家。

  左右捂着口鼻,远远看着沙发上的母猫和它的孩子,鼻子忍不住发痒。

  向一鹄在厨房里,他系着围裙,耐心地在不锈钢料理板上,切着红色的彩椒。旁边的玻璃方盘中,分别放着黑麦吐司、芝麻菜、烤鸡胸、牛油果之类。而嗡嗡作响的料理机里,则打着碧绿色的果汁。

  “喂,你打算怎么处理它们?”左右最怕毛乎乎的小动物,她敬而远之。

  “它们?有名字的,全狸花的那个是男孩,叫烧鸡,三花那个是女孩,叫烤鸭。”向一鹄眨眨眼睛。

  “烧鸡和烤鸭……喵喵给它们起的名字吧?”左右哭笑不得,半真半假问:“这孩子,绝对就是个吃货转世。看来你们最近经常在一起。向一鹄,莫非你还真对这小丫头,有兴趣不成?”

  “有什么兴趣?”向一鹄停住切菜的动作,探出了头,不可思议:“没事吧你,那还是小屁孩呢。我比她大十几岁,她都能管我叫叔叔了。”

  “是吗?那你还让这头小猴子,在你家里过夜……”左右缓缓走到厨房门口,靠着墙壁,调侃着:“我看她这两天,整天都魂不守舍的。”

  “什么过夜,过夜的?这么难听。我收留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小猴子罢了。你和大爷爷都不在家,她淋了雨浑身都湿透了,抱着半死不活的流浪猫,你说我不管她,那还有人性吗?你还说我,作为我的未婚妻,你与男同事夜不归宿,这事情可说不清楚。当心挨揍!”向一鹄故意恶狠狠说,顺手把一个洗干净的西红柿砸过去。

  “你都说了,大爷爷也在的。”左右稳稳接住,小口小口啃着柿子皮:“华光燊的事情很复杂,我有时间再跟你细说。不过,如果你没有老牛吃嫩草的心,可注意和小猴子保持距离啊,她喜欢你……”

  “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小丫头不暗恋我才怪吧。想当年,你上初中时,不也暗恋过我吗?结果怎么样,号称暗恋我一个星期,然后就变成了吴彦祖的忠粉。小女生的喜欢就像风一样,来无踪去无痕。谁还没十六岁花季过?”向一鹄并不在意,他动作娴熟的在面包片上,码放着蔬菜和鸡肉,做成了形状优美的帕尼尼。

  “哦?那你心甘情愿做……鸡妈妈了?护着你的小鸡崽崽,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什么时候,你善心大发了?看不出来。”左右揶揄着,她扔下没吃完的西红柿,盯住了帕尼尼,结果被手疾眼快的向一鹄敲了手背。

  “去洗手!”他又把料理机里的绿色果汁,倒进两个玻璃杯中:“喵喵这孩子,聪明,还很善良。和她相处,一点儿都不累,就当放松心情吧。倒是你啊,别老欺负那头大狼狗,听喵喵说。他听见你的名字都要打哆嗦。左右,你是个女人,又不是灭绝师太。我看华光燊人模狗样的,不如你跟他谈谈恋爱?”

  “你是我的未婚夫,却游说我去跟别的男人谈恋爱?”她叹了口气,钦佩道:“看来,我得送你一顶绿草帽了。”

  “如果能尽早将你这惹事精,祸水他移。我愿天天烧香拜佛。”他把果汁和帕尼尼都端上了餐桌。

  沉吟片刻,他又试探问:“咱们都出来住一个月了,你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算了!”她坐下,喝了一口果汁,皱紧了眉毛:“怎么这么难喝?”

  “苦瓜、西芹、猕猴桃、小麦草还有青瓜,去火排毒的。”他面不改色,喝着杯子里绿油油的果汁:“还好我辞职了,不然伯母再去办公室找我,Linda不能老用我出差的理由搪塞吧。左右,为了配合你的私奔,我连手机号都换了。你知道害我损失了多少生意。这下好了,我失业了,你养我吧。”

  面对向一鹄的耍赖皮,左右哼了一声,她把果汁换成帕尼尼:“少来,你随便给哪个女客户打电话求包养,都能一夜暴富。要不,你就踏踏实实做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趁着自己颜值在线。再过两年,人老珠黄,就没卖相了。”

  “难怪华光燊说你舌头是分岔的,够毒的。”他咂咂嘴,伸出大拇指点赞:“你还是多关心自己吧,男人四十一枝花,我是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女人四十豆腐渣,趁你还能让人吃豆腐,赶紧把自己推销出去。”

  她被他噎得失笑,也歪着头为他的犀利点赞,遂而又正经道:“不开玩笑了,向一鹄。接下来你打算如何?”

  “有猎头给我打过电话,约面谈。AIR集团开出的条件还不错。只不过,我累了……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还有,我的小说很久没有更新了,正好把坑先填上。我这么帅的男人,可不想做太监。”他调侃着。

  她点点头:“也好,难得你能休假。我还是很难相信,你居然是个写鬼故事的网红作家。真……见了鬼了。”

  “职场如战场,天天活见鬼,负能量太多只能靠写故事解压了。左右,不如你也来写连载吧,写怪兽学校?”他浅笑,露出冷白的牙尖。

  左右尚未反驳,门铃声响起,她一跳长眉,促狭地小声说:“我打赌,是你的小鸡崽崽来找鸡妈妈了?需不需要我回避?”

  “服了,自从你遇到喵喵、华光燊,越来越不靠谱。”向一鹄无奈地站起身来,从容地用声控锁打开了房门。

  果然,喵喵抱着餐盒一阵风般跑了进来。鹅黄色的圆领T恤,磨边的牛仔短裤,白色的帆布鞋,短发也仔细打理过了,不再乱糟糟的而服帖了许多,好一个青春伶俐的长腿小美女。

  “小姐姐,你也在呢,太好了。那就不用我跑两趟了。我煮了鲫鱼汤。没有加盐的是给二十八补身体的。加了盐的给你和向一鹄喝,很滋补的。”喵喵把餐盒放在桌子上,兴高采烈地大声招呼着。

  “鱼汤太油腻,我喝不惯。你们喝吧……”左右微微一笑,悄悄朝着向一鹄眨眨眼睛。

  “喵喵,我做了牛肉果帕尼尼,去洗手。”向一鹄依旧很自然。

  “我在艾老板家吃饭了,这是什么果汁,泥猴桃汁吗?”喵喵好奇地看了看向一鹄面前的碧绿果汁,捞起来喝了一口。

  向一鹄来不及阻止,只见转瞬之间,少女的脸就发绿了,眉头皱得都快拧在一起了。她跳着脚捂着嘴,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厨房,吐掉了果汁:“这是什么鬼玩意儿,太难喝了,又苦又酸还有一股子生芹菜味,呸……呸。这是给人喝的吗?”

  向一鹄半眯着桃花眸,唇畔的笑有些皮笑肉不笑,左右忍不住捂着嘴,笑倒在椅子中。

  喵喵吐干净果汁,愁眉苦脸抱着两个汤碗和汤勺走出来:“我说你们怎么都那么瘦骨嶙峋的,脸白得像吸血鬼。喝这玩意肯定会营养不良啊。来,还是喝鲫鱼汤吧,我还放了白萝卜丝。”

  少女动作利落地打开餐盒,盛好了汤,又撒了新鲜的香菜叶。奶白色的鱼汤上,翠绿点缀。白萝卜和鱼肉天然的香味混在一起,生出了并不油腻的鲜美滋味。向一鹄看了看子面前的果汁杯,脑子里浮现出前几日煎饺子的美味,不由自主坐下来,用汤匙舀着鱼汤,试探着喝了一口。

  左右有些吃惊地望着这个画面,要知道上一次看见向一鹄喝肉汤,至少是自己上大学的时候了。

  向一鹄眸光闪烁,微微颔首,竟有着明显的满意神情:“还不错,左右……你也尝尝。”

  喵喵兴奋而热情地盯着左右,后者警惕地往后仰着身体:“我对鱼类,过敏。我这一碗,可以给向一鹄。”

  向一鹄并不反对,他心满意足喝着汤,喵喵则双手托着下巴,认真地凝视着他的优雅吃相。

  左右真想把此情此景拍个照片,然后给向一鹄的亲妈发过去。

  她甚至觉得,自己坐在他们中间,实在有些不合时宜,她笑眯眯地站起身来,走到沙发边上,看着正在为小猫梳理毛发的母猫:“喵喵,你想好怎么处理这一家子了吗?”

  “再过一周,二十八的伤口就能拆线了。宠物医院已经顺便给它做了绝育手术,我想帮它和它的孩子找领养。不过,怎么也要一个月后。小猫还太小,离不开妈妈。小姐姐,你喜欢小猫吗?要不要带回家一个?”喵喵充满了期待。

  “我?我可不行……我对动物的毛发过敏……”左右尴尬地揉了揉鼻子。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喵喵赶紧站了起来。她看看左右,又看看猫,再看看喝汤的向一鹄,嗫喏着:“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小姐姐对猫毛过敏。那一会我就把他们带回艾老板那里。”

  “还是放在向一鹄家吧。华光燊毛手毛脚的,回头不小心再踩死烧鸡和烤鸭。”左右摇摇头,一脸鄙弃。

  “可是,小姐姐会过敏的。”喵喵着实不忍心。

  “没事儿,她不常来我这里。有事,我可以去她家找她。二十八和小猫刚刚适应了这里,别折腾它们了。”向一鹄喝完了最后一口鱼汤,意犹未尽道:“再说,大爷爷和孙老师都年纪大了,照顾你和华光燊已经很辛苦。这娘三个,就放在我这里吧,你也方便照顾。”

  闻言,左右挑挑眉,不知道是这猫崽崽的魅力大,还是这鲫鱼汤的诱惑更大,虽然知道向一鹄喜欢猫,但她更怀疑……这老牛恐怕还真生了吃嫩草的心。虽然老牛不承认,或者没察觉。看来,要征服一个男人首先要征服他的胃,有道理。

  恰在此时,屋外传来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和一个雷霆般的大嗓门:“左右,左右,我是华光燊,你在不在家啊?艾爷爷找你呢!喂……”

  “小姐姐,大狼狗怎么去擂你们家门了啊?艾老板找你,你是不是没带手机?”喵喵狐疑问。

  “阴魂不散!”左右叹了口气:“手机放在家里了。”

  向一鹄微微一笑,吹了个口哨。他用遥控打开了房门。

  “华少,我们都在这里呢。”喵喵从椅子上跳起来,大声回答着。

  华光燊惊诧地左右环顾着门对门的房间,犹豫地把长脖子探进来,口无遮拦:“这个,你们两口子住对门?还是你们……刚结婚就分居了?猴子,怎么你也在啊!哎呀,好可爱的猫啊……”

  他一看见沙发上的猫,顿时眼睛发亮,不管不顾就冲了过去,刚要伸手摸摸母猫。就被母猫狠狠挠了一爪子,三道血痕立刻出现在手背上。

  可大狼狗还没来得呼痛,膝盖上已经又挨了一脚。他跳着脚,甩着手:“哎呀,太不地道了啊,偷袭啊你。”

  “不许你碰那些猫,听见没有!”左右冷冰冰道。但其实她的脚尖也生疼不已。刚才情急,忘记了自己没穿鞋,而这家伙的骨头就像铁打一般,自己踢了他一脚就像踢到了铁板。

  “不碰,就不碰。那你也不能打人啊。”华光燊嘀咕着。

  不过他也发现。除了他之外,房间里的其他人都是光着脚的。自己的大黄靴把客厅的木地板踩得花里胡哨。他抱歉不已:“对不起啊,向一鹄。把你们家地板踩脏了,有拖布吗?我帮你拖干净。”

  “没关系。”向一鹄并不在意,他拍了拍手:“小七,清扫客厅。”

  华光燊与喵喵同时惊讶地四处寻找,然后听着嗡嗡嗡地轻响,一个银色圆嘟嘟的扫地机器人转了出来。

  “我去,真好玩。”两个家伙,同时发出了惊呼,又同时去追着机器人,想一探究竟。

  左右和向一鹄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这一大一小两个活宝,确实很好玩。

  “你找我做什么?”左右问华光燊。那大男人正蹲着身子,仔细研究着机器人。

  “啊?对了……艾爷爷找你。咱们不是约着,要去沈墨言家吗?”华光燊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人身上:“向一鹄,这个东西真有趣,在哪儿买的?”

  “你喜欢?我们公司给这家厂商拍过广告,我这还有没用过的,送你。”向一鹄倒也大方,他转身从书房里拎出一个纸盒子。

  “不行不行,无功不受禄。”华光燊吃惊,有些腼腆。

  “哎呦,行啊,大狗子都会咬文嚼字了。你不要我要。放在艾老板家里,省得孙老师辛苦。大不了,你请向一鹄、小姐姐和我吃饭呗。”喵喵眼睛发亮,一把就接过了纸盒。

  “跟你有个毛关系?要谢也是谢谢人家两口子。”华光燊兜头就拍了下喵喵的后脑勺,他拘谨地朝着左右点了点,嗫喏着:“谢谢你们啊,左右,向一鹄。我请你们吃饭。”

  “跟我有什么关系,2!”左右哼了一声,抬脚就走,只不过步伐有些颠簸。

  “喂,几个意思啊?你去哪儿啊?左右……我……我们该出发了。你脚怎么瘸了?”华光燊忍不住,在她后面跟了几步。

  “滚,我拿手机。”左右恼羞成怒地颠着脚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华光燊还想继续追问,差点被房门碰到了鼻子。他倒退了一步,惊惧地摸了摸自己的高鼻梁:“都什么情况啊?吃枪药了吗。”

  向一鹄与喵喵,已经忍不住,一个扶着墙壁捂着嘴笑,而另一个则窝在沙发里,大笑不已。

胖虎22爷

两对CP,已经渐渐成形。有趣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