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愈爱愈远

第九章 相约月下

愈爱愈远 流谦润下 4731 2019-05-16 01:43:00

  眼看就要到月底交房租的时间了,唐世耀手里虽然并不缺少交房租的钱,但是由于他没有收入,在只出不进的情况下,手里的钱已经是越来越少,如果到了急用时拿不出钱来,正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种经历他已经多次体味过。所以为了未雨绸缪,这天下午他和王乐天分别之后回到出租屋,便给身在老家的哥哥打起了电话。

  他并没有把自己的意图直接告诉哥哥,而是想先了解一下家中的情况,免得因为自己贸然向家里要钱而给家里增添麻烦。谁知他刚把爸妈的健康状况问候一遍,哥哥便问他有没有交女朋友,如果有就让他带女朋友回家。唐世耀还在犹豫,一时还没想好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听哥哥又说:

  “你还记得你上次给我打电话时,我告诉你我们村XX大学毕业之后领个女朋友回家一事吧?人家条件还不如你,当然这是因为他没你读的大学好,但是人家交的这个女朋友可不简单,听说是城里人,而且家里还是做生意的,好像还很有钱。虽然我没盼你也找一个条件这么好的女朋友,但是只要你回家时不是一个人而是领着女朋友,就已经算是给家里争气了。”

  “哥,你在说什么呢?难道我不能领个女朋友回家,到时你还能不让我进家门不成?”

  “你要真一个人回来了,当然不会不让你进门,我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希望你给家里争口气。”

  “嗯,哥,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那你就好好努力。哥刚才说不盼你找一个条件多好的女朋友,但是哥只有一点要求……”

  “什么要求?”

  “那就是你们两个在一起时,她适当的花你的钱就不说了,但是不能因此给你带来经济负担。咱家前两年建房时已经欠了很多外债,加上咱爸的身体又不好,我还没有结婚,……咱家的情况你比谁都清楚。”

  “嗯,我知道了。”

  “对了,我还没问,你找工作的事怎么样了?”

  “该找同学帮忙我也找了,简历我也投了很多次了,只不过还要等一段时间才有结果。”

  “你要尽快稳定下来,尤其是找工作的事一定要抓紧,咱爸咱妈还不知道你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否则的话不知道会有多着急。”

  结束和哥哥的通话之后,唐世耀显得惘然若失。哥哥的一番话不但让他无法开口向家里要钱,反而倒让他觉得身上的担子更加重了。尤其是在交女朋友这件事上,不但成了他必须要承担的一项责任,而且还是他给父母以及哥哥必须要有的交代。

  原本因为徐端丽不回他微信,使得她对追求她在心里自己都给自己打起了退堂鼓。等他在市中心医院,见到看起来对他并没有什么变化的徐端丽之后,他这才又找回了一些自信。但是当他听了哥哥的那番话,心里无端就多了一层忧虑,本来他从市中心医院回到出租屋的当天晚上,很想给徐端丽发条微信和她打声招呼的,顺便问一下她妈妈的情况,不过经过一番思考犹豫再三最终却放弃了。

  转眼之间,他请兰芳吃烧烤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前的事情了,可是他让兰芳帮他传话给钱少甫一事却迟迟没有回音。于是这天早上,下楼吃了早餐之后,返回出租屋第一时间就拨通了兰芳的电话。

  和兰芳打完电话,得知早在那晚他们一起吃完烧烤的第二天,兰芳就把他的意思通过电话转达给了正在外省旅游的钱少甫,而钱少甫也已经表示等他回到L市之后要亲自跟他见面,唐世耀顿时感到心里踏实了许多。

  这时他发现以前他从来不怎么关心的前峰集团,一下子成了他心中最理想的就业方向。他开始在手机上搜索有关前峰集团的信息,这时他才知道原来前峰集团所涉及的产业不仅种类繁多,而且在L市还是一家非常有实力的民营企业。

  如果真的能进前峰集团,这对一个像唐世耀这样来至农村的大学生来说,即便不能说是改变其命运的一件大事,那也意味着他的人生从此也算是走上康庄大道了。

  可是如果按照唐世耀的真实想法,他宁愿一时半会找不到工作,也不会向一个曾经彼此之间相互讨厌的同学求助,这样不但让人更加看不起,而且也会让他在同学面前颜面无存。只不过眼下对他来说,现实环境已经不允许他在找工作一事上挑三拣四了,更重要的是现在他心中已经有了最心爱的人,即便是为了他和徐端丽之间的爱情着想,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对他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

  尽管他还在为此事而耿耿于怀,但是当他想到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和徐端丽之间的爱情着想时,这时什么颜面什么尊严,对他来说便都是无所谓的了。

  此时的他心中不但有了明确的目标,而且对于实现目标还信心百倍,因此他的内心里便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于是乎他的心情便一下子好了起来。心情好食欲自然就旺盛,食欲旺盛花钱自然也就大方起来,于是晚餐他就买了两斤排骨亲自动手做了一顿大餐来犒劳自己。

  吃过晚餐之后,他便来到离出租屋最近的一家网吧上网。打开电脑刚刚登上QQ,QQ邮箱便提示他有一些未读邮件。他逐一把每封邮件都打开看了一遍,这才发现其中除了产品推销邮件就是一些没有任何价值的招聘广告。他有些失望的关闭了QQ邮箱,从来不玩游戏的他,坐在电脑前发了一会儿呆,便下了机到吧台退了余额,离开网吧回了出租屋。

  他在卫生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打开电视机,斜躺在床上边玩手机游戏边时不时瞥一眼电视。

  这时时间刚过八点,大概是玩手机游戏玩累了,他拿起电视遥控器搜了一圈台,发现好看的电视剧还挺多的。不过他此时根本无心看电视剧,他玩手机游戏也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

  一向不怎么玩手机游戏的他,在玩了一会儿游戏之后,很快便对其失去了兴趣。其实在他打开手机屏幕的那一刻,最想做的就是给徐端丽发条微信。之所以迟迟下不了决心,因为他心里还有些胆怯。自打上次徐端丽没有回他微信之后,他就隐约觉得和她之间有了点生疏感,因此哪怕就是给对方发条微信这样简单的事情,他也要犹豫再三了。

  电视机此时正在播放的是一部爱情片,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正花前月下相互倾诉相思之情,他不由得被这一幕电视画面所吸引,眼睛终于离开了手机屏幕。就在这时,一首钢琴曲《梦中的婚礼》悠然响起——这是他特意针对徐端丽设置的个性铃声。

  轻轻划了一下接听键,手机听筒里便传来了徐端丽那温柔而清澈的声音。

  从唐世耀脸上洋溢着的高兴笑容就可以看出,显然这次接到徐端丽的电话让他有些喜出望外。

  “好好!那我们稍后中环广场见!”

  挂断电话,唐世耀迅速下了床,把洗完澡之后他最爱穿的那条肥大的短裤脱下,从一个装衣服的箱子里拿出一件牛仔裤换上;上身依然穿的是洗完澡之后穿的那件蓝色短袖,穿上鞋袜之后,锁上房门,一路小跑来到马路边,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夜幕刚刚落下,华灯初上的L市城市夜景流光溢彩、分外妖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唐世耀欣赏着窗外的城市夜景,心情显得格外的好。

  十多分钟之后,唐世耀乘坐的出租车在L市中环广场的西北角缓缓停下。唐世耀下车之后,走到一个开阔处,站在灯光发黄的路灯下等待着。

  不一会儿,他看到一个熟悉的女生的身影向他走来,伴随着内心的一阵悸动,定睛一看正是徐端丽。只见她扎着马尾辫,身穿一件乳白色连衣裙,脚踩一双半高跟肉色镂空凉鞋,尽显清雅秀丽、风姿绰约之美。

  “你来啦!吃饭了没有,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唐世耀向前迎上几步说。

  “你没吃饭吗?你要没吃的话,那我们就去吃饭,不过我吃过了。”

  听到对方说“不过我吃过了”这句话,唐世耀整个心顿时提了起来:

  “那我们在附近找个地方坐一坐,顺便喝点茶或者咖啡什么的,你觉得怎样?”

  “不用了,我们就在这附近走一走聊一聊天不是挺好吗?”

  徐端丽说完转身顺着路灯向中环广场的另一端走去,唐世耀立即跟了上去,和她保持着一尺多远的距离肩并肩向前走去。

  “你最近在忙什么呢?”

  “我之前找了份兼职,就是帮花店送花。我觉得干这个挺丢人的,就没好意思对你说。”

  “你竟然会觉得干这个丢人?”徐端丽微微一笑说,“要不他们怎么说你这个人既清高又固执呢。”

  “是吗?他们真是这么说我吗?”

  “没有啦,我随便说说而已。”

  “不会是你这么看我的吧?”

  徐端丽好像没有听到唐世耀的话似的,而是仰头看起了月亮:

  “今晚的月光好亮。”

  “嗯,在我们老家看到的月亮比城里要更亮一些。”

  “你老家?……那给我介绍一下你的老家呗。”

  清澈如洗的夜空,一轮圆月如同被一束亮光照亮的白玉一样散发着皎洁的月光。行走在L市中心霓虹闪耀、繁华热闹的中环广场,唐世耀和徐端丽二人边聊天边欣赏城市夜景,渐渐地便沉浸在了忘我的陶醉之中。

  听完唐世耀对自己家乡满怀深情的介绍,一幅“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田园风景画立即在徐端丽的脑海中浮现了。于是等唐世耀话音一落,徐端丽便说:

  “城市和农村,你更喜欢哪一个?”

  “你猜呢?”

  看到徐端丽侧头望着自己,唐世耀忙说:

  “两个都喜欢。如果非要说更喜欢哪一个的话,我觉得我更喜欢农村。”

  “对了,上次听乐天说,是你妈让你留在L市的,是吗?”

  “是啊。那天我正准备去火车站取票乘车,我妈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就留在L市发展,暂时先不要回去。”

  俩人这时正好走到中环广场南端人流最密集的地方,靠近路边的一块空地上,一个腰间挎着一把吉他的年轻男子正站在那里自弹自唱。那声嘶力竭的嘶哑嗓音吸引了很多路人驻足聆听。唐世耀和徐端丽二人被歌声吸引,看到前方聚拢了一堆人,也好奇地凑了上去。年轻男子正前方的地上放着一个打开着的装吉他的空包,里面有为数不多的几张路人投进去的一元和五元纸币。

  人群中大多都是年轻男女,其中很多都是情侣。唐世耀看到一个年轻男子当着女朋友的面,朝吉他包里投下一张五十元面额的人民币,他的女朋友被他这个举动逗得粲然一笑,于是他便也想模仿他。只见他右手刚插入兜里准备掏钱,徐端丽立马用手碰了一下他的胳膊,同时从包里拿出一张面额十元的纸币递给他,唐世耀犹豫着不想接,徐端丽见状直接把钱塞到了他手中。唐世耀拿着钱分开人墙,走上前去把钱投进了装吉他的包中,随即便转身回到徐端丽身旁,俩人目光相接的一刹那都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有那么一会儿俩人都不说话,站着默默听了一会儿歌。

  弹吉他的年轻男子唱完一首《他一定很爱你》之后,又相继唱了一首《时间都去哪儿了》和《我的好兄弟》这两首歌。

  “每当我听到《时间都去哪儿了》这首歌时,就不由自主怀念起那些在大学里的时光。”还没等年轻男子把《我的好兄弟》这首唱完,徐端丽便用胳膊轻轻的碰了一下唐世耀,然后俩人便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继续顺着中环广场的外围做绕圈运动。

  “可是我们迟早还是要踏入社会,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对了,端丽,你妈妈出院了吗?”

  “昨天就出院了,要不然我今晚也不会和你一块在这逛了。”

  “我还想着买点东西去看看你妈妈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出院了。”

  “怎么,你还想让我妈妈一直住在医院里呀?”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想你妈妈这次住院,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是啊,住了五天院,花了六千多。”

  “咱俩的情况差不多,我爸有心脏病,一犯病就要住院治疗,平时也不能干重活,因此我哥哥就在家中替我爸爸操持家务。”

  “这么说你家里供你上大学挺不容易的。”

  “是啊,所以我在外面要努力,不能让家里人再为我操心。”

  “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好学上进的人,或许这就是你让我觉得你和一般人的不同之处吧。”

  “真的吗?在你眼里我真的是与众不同的吗?”

  “其实不光我这样看你,傲雪也是这样看你的。”

  听到唐世耀突然不说话了,徐端丽接着又说:

  “怎么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在你面前提到她?”

  “一个多星期之前,乐天对我说傲雪因为她表姐要给她介绍男朋友,正在和家里人闹别扭,是你对他说的吧?”

  “她表姐三天前已经从加拿大回来了,就住在傲雪家里,准备与人合伙在L市开公司。”

  “这对傲雪来说是好事啊,起码她不用再为找工作的事而操心了。”

  “你是这么认为的,但傲雪不这么认为。她今天下午还去我家向我抱怨,说她表姐为了与人合伙开公司,不惜以牺牲她的爱情为代价,竟然要给她介绍一个年龄要比她大很多,而且还是已经离过婚的男人做结婚对象。”

  听了徐端丽这话,唐世耀一时似乎没有找到要说的话,半晌沉默不语。

  可能是受了唐世耀不说话的影响,徐端丽也兀自低着头,只有在听到身边有什么异常响动的时候,才偶尔扭头看上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