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小妾养妖记

第二十五回 雨中对峙

小妾养妖记 青降霜 1243 2019-05-16 17:00:00

  那荡妇怎么敢把自己和她相提并论,简直笑话。流水自假山后愤愤然转出,心里合计要怎么给她点颜色看看。

  不久那山后又溜出一个年轻小厮。

  自扶月那拿的东西,流水自己留着点,多半托这相熟的小厮王五换了银子,给家里一半,一半贿赂王管事。

  王五紧抱沉甸甸的包裹迈出当铺,目不敢斜视。长安城大街宽阔,隔着车水马龙一个青年男子立于檐下,黑袍灰衣,幽幽而视。

  次日清晨他便出现在城外五十里的村落中,灰蒙蒙的天空下。他停步于一个破屋前,抬头看看旁边正修建的颇体面的屋子,漂亮的面容略显倦意:“找到了。”隐了身形进得屋去。里面一个中年妇人,七八岁的小童牙齿漏风,满地地和两只鸡乱跑。他顿了一顿,不去看那小男孩,指尖银光闪烁。

  这正是白夜。

  “皎兮。”先是灰色衣角,后银白发丝,他身影浮现静寂的红雨苑中。

  “按你说的,我找到了流水家里。”

  白夜向她说了流水家中如何。“……还有个小孩啊。”扶月敛下眸光,良久道,“做吧。”

  白夜看了眼阴沉沉的天,将手抬起,啪地打了个响指。

  流水家中角落里,银色的小球无声炸裂。白夜骤然皱了皱眉,黑衣之上银线黯然。

  “要下雨了。”他向扶月道。

  “你叫我来这种地方干什么?”流水在假山后靠着院墙,瞥着暗淡无光的天,“钱凑够了”

  扶月细瘦的指节抚过坑洼的山石,轻声道:“不就是这里吗?你见那个小厮的地方。”

  “你——”流水一惊,随即冷笑道,“你想威胁我你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蠢货也想威胁我?我们这种人的名节可不值钱,顶了天侯府赶我出去。你可不一样了,要让人知道你是这么个淫荡东西,侯爷非得把你投井!你那当官的爹和哥哥也别想好好活了!威胁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试试啊!”

  “你也说了,这种事并不要真凭实据。侯府赶你出去,自有人拿礼法逼你去死。”小雨沥沥淅淅地斜织起来,扶月幽幽道,“况且你也远不是孤身一个,不是吗?”

  “你什么意思。”

  “你爹几年前就死了,家里一贫如洗。后来你娘卖了你给你哥哥娶亲,你家还有个小弟弟。后来哥哥与人斗殴锒铛入狱,嫂嫂便跑了。如今家里只剩你娘和你那七岁的小弟弟。”

  流水咬牙握拳地盯着对面细瘦的人影:“你从哪知道的落花那小贱人告诉你的”随即色厉内荏道,“你知道又能如何?废人一样的小妾,这定远侯府中根本没有你能用的人!困在这你能干什么!”

  扶月苍白的脸上挂起薄薄的笑:“是吗。”轰隆隆惊雷落下,流水骤然惊恐起来:“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

  急雨落珠一般劈头砸下,一片嘈嘈切切中扶月语气不瘟不火一如方才:“雨真大啊,你家的新房不要出事才好。”

  “还有你娘和你弟弟,雨天不要得病才好。”

  “你对我弟弟干了什么!”流水一把抓住扶月衣领,近乎疯狂地喊道,“他是我家唯一的香火了!你这贱人敢碰我弟弟!他才七岁!你怎么能这么恶毒!你怎么下得去手!”

  扶月一根根掰开流水的手指:“你安静,他们便有救。”

  流水慢慢放下手,恶狠狠地盯着扶月,随即转头跑开。

  冰冷的的雨水自面颊股股流下,扶月垂首孤身立着,黑发贴在她苍白的脸上。大雨带起云雾团团,仿佛十万云雾皆出蓬莱,洗净人间尘污。打在身上却如刀割。

  或许洗净尘污,正当剖心蚀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