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皎皎传

第六章 皎皎初入荆州

皎皎传 夏向 2194 2019-05-16 15:13:21

  从冀州到荆州,这一路上倒也轻松,竟再没有遇到那些要杀慕容羿的人。

  孟皎皎和慕容羿在马车上有说有笑。

  慕容羿给孟皎皎讲自己小时候学骑马射箭的趣事,孟皎皎给慕容羿讲自己和爷爷一起挖地种菜的时,从小时候到懂事,什么事情都讲。

  这几天都很顺利,仿佛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荆州。

  孟皎皎坐在马车里,看着窗外的盛景,却并没有多么兴奋,这里比幽州繁华了不知道多少。她想起爷爷,如果爷爷还在就好了。在她的记忆力,爷爷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幽州。

  她又看了冰糖葫芦,越发地想爷爷了。

  “爷爷一定希望我可以快乐地活下去吧。”她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慕容晓一行人要回宫内,不方便带上孟皎皎,便安排了住处,并留下几名随从护着,说是过几日再来陪她。

  孟皎皎觉得无聊,换上了男装,趁那几人不注意,自己溜出去玩了。

  可她对这荆州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哪里好玩,哪里的东西好吃。

  许是因为是皇城,街上时不时会出现巡逻的士兵。

  她就这样一个人乱晃。突然发现一家店,她觉得这名字很有意思。

  “梦红尘”,这里面是装着梦还是什么呢。孟皎皎在酒楼门口站了许久,然后走了进去。

  她一进门,就有人热情地围上来招待她。这里面灯红酒绿,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进了什么烟花之地。这是她从领居家吵架时听到过的,领居家的婶婶经常骂大叔留恋什么烟花之地,大概就是如此了。

  她被一名唤做楚楚的姑娘领着,坐在了一处,然后怂恿她点了酒菜,这楚楚姑娘身上有一股香味,孟皎皎很不喜欢这种香,她只觉得闷人,并不好闻。

  孟皎皎随意点了一些小菜,一点小酒,自顾自地坐着。

  突然,本来吵闹的酒楼稍微安静了些,只听到有人小声地说:“看,落玉出来了。”“是落玉姑娘呀……”诸如此类的话。

  孟皎皎随着那些人的话语和目光,也一起看过去,只见一位青衣女子,从楼上慢慢往下走。

  “哇,好美…人间竟然有这般美丽的女子…”孟皎皎不自觉地看呆了。这女子虽在“梦红尘”中,却毫无烟花之气,与那楚楚豪不相同。

  落玉从楼上走下来,上了表演台,那里放着一架古琴。想必她定是要弹上一曲了。

  她站在琴旁,淡淡地说道:“今日有故人从远方来,曲也只为故人弹。”说完这话她便转身走了。只留下身旁一个小丫鬟,叫做阿沅的。

  台下的人有些吵闹。“落玉姑娘这是什么意思呀。”“我专门来听落玉弹曲的,她这就走了?”

  阿沅看着这些人,很是着急地说:“各位请不要着急,落玉姑娘今日有贵客,先在这里给大家赔不是了。芙棠姑娘近日学了新曲,就请芙棠姑娘给大家助助兴!”阿沅说完这些话,也赶紧离开了。

  芙棠上了台子,虽然有些专门为落玉而来的人心有不满,但也没有办法。这芙棠的琴艺也是一等一的,而她又比落玉更懂风情,自然也是很讨人欢喜的。

  阿沅看到大家都比较平静,也算是放下心来。“杏儿,刚才我站在上面,真的快吓死我了!”阿沅拍拍胸脯。

  “好阿沅,我知道,上次因为玉姐姐不愿给那姓白的公子单独弹奏,那白公子大闹梦红尘。你放心,今日他可不在!”杏儿说道。

  此时,落玉正在房中站着,桌上有一壶酒。

  房内还有另外一名男子。

  “玉公子,好久不见。”落玉为那男子斟了酒,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也坐下了。

  “这段时间家里琐事太多,我也是正好来荆州办事,才得空来找你说说话。”那名男子被落玉唤做玉公子,是玉家嫡长子名唤玉钰,父亲是一名大将军。常年在外驻守,很少回家,荆州的府邸也一直空着,只派一些下人打扫看管,时不时进荆州时小住。一大家人都住在扬州老家。家中由母亲管事,因是家中长子,很多事情也需要自己处理。

  玉钰之前从不来“梦红尘”这样人多眼杂的地方,上次路过时,却正好遇到楼中有人闹事,因动静很大,而他又好管闲事,就进来看看。却发现闹事的人他也认识,竟是宫里的三皇子慕容白。慕容白被那些人唤做白公子。

  那慕容白是出了名的纨绔,好色,他贪恋落玉的美色,又在“梦红尘”饮了些酒,因想让落玉在雅间听落玉单独弹奏曲子被落玉拒绝,而大闹“梦红尘”,能砸的全都砸了,还伤了不少人。那落玉不喜白公子为人,就算知道其地位肯定不凡,也不愿意屈服,谁看不出那慕容白其实是别有所图。而慕容白好像心情本就不好,所以把气全都撒在了这里。

  众人也拦不住慕容白,又有些知晓其身份的人,也不敢拦。

  玉钰与慕容白相识已久,自是不惧身份,见状,立刻将慕容白带走,结束了这场闹剧。带慕容白回去的路上听小厮讲了事情的经过,觉得落玉也是个性子刚烈的女子。送回慕容白之后又亲自回到“梦红尘”,向酒楼的人赔罪,还赔了酒楼地损失。酒楼老板红妈妈自是感激玉钰,让落玉亲自招待。

  玉钰本是不想久留的,却被一名叫做婉仪的女子留了下来。“公子,你是我们的大恩人,今日我们若连恩人都留不住,你走之后,红妈妈定会怪罪我们…”婉仪虽是悄悄地对玉钰说,但其实大家都能听见。

  玉钰看了一眼落玉,看到落玉面露难色,以为那红妈妈真会做什么,又想着那落玉的性格与一般女子有所不同,就只是留下来吃顿饭,也不是不可。

  其实红妈妈不过是觉得这玉钰身份地位肯定很高,人也正直,想要处好关系,或许对酒楼有好处。

  那日,玉钰同落玉一起吃了晚饭,本只觉得落玉不过性子刚烈,相谈下来,发现落玉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与其他红尘女子都不同。两人相谈甚欢,也算是知己。

  而落玉先前面露难色,不过是怕玉钰为难,她看得出他并不想留,可是她知道红妈妈的性子,一定不会让他就这么走了。

  从那以后,玉钰将落玉视作难得的知己,心事沉重时便来找落玉说说话。

  而对于落玉而言,玉钰也和别的人在心中的地位不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