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画小眉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5-05上架
  • 30008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追星险了解一下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画小眉 3179 2019-05-05 18:32:39

  “追星险”了解一下?

  无论你是正准备追星入坑的颜狗,还是中毒深重的唯饭,亦或者天天等粮刷屏的CP粉,追星险都是你的不二选择!

  根据你对爱豆的了解适当购买,万一爱豆哪天爆出整容危机、结婚传闻、出轨风波,保险公司会为你准备巨额的精神赔偿,以安慰那些年喂狗的青春。

  现在购买,还有演唱会购票险、追机延误险等多款险种打包奉送!

  还等什么,马上拿起电话拨打屏幕下方的专属热线订购吧!

  汪雯习惯早起一边看电视一边撸个10KG的壶铃做深蹲。

  她是位初涉茅庐的健身教练,刚刚考出营养师资格证,每天对身材有着严格的管理。

  一打开电视,铺天盖地看到的就是众邦保险公司推出的这个“追星险”。

  近年来,粉丝经济成为了一环重要的支柱产业,围绕着粉丝相关的产业链也层出不穷。

  汪雯一开始听着这个广告语还想给文案点10086个赞,甚至还有些心动,然而定睛一看,她满脸堆笑的表情瞬间凝重,差点把壶铃砸脚背上。

  在广告结束的时候,保险公司用了一张打了马赛克的海报作为“劣迹艺人”的示范,虽然艺人的脸孔被遮住,却被眼尖的汪雯认了出来,这特么不就自己爱豆茅子平演唱会的照片吗?

  茅子平三年前因为选秀节目出道,能唱会跳,还弹得一手好钢琴。

  原本以为是软萌的弟弟人设,谁知他出道一周年演唱会时突然A爆全场,身穿一袭红色的武士服出场,手里握着一柄钛金武士刀。

  追光灯中,刀鞘落地,刀光乍现,前奏响起之时,手执长刀的人肉光源体被站姐瞬间抓拍,这才有了这张堪称经典的一刀一人一舞台的海报。

  汪雯还怕自己看错了,放下壶铃跳着脚就蹦进了卧室,翻出这张珍藏的海报,再对比定格在电视上的画面,她怒从心头起,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卧勒个大槽!”

  她此刻的心情如果能用漫画展示,就是一只生气到极点的柴犬,瞪着眼睛追着自己的尾巴在房间里转圈,一边汪汪汪地叫着,一边拼命想撕碎电视里的那个保险公司泄愤。

  为什么她没有在健身房!这样就可以当即举起80kg的杠铃片砸烂这家公司的大门。

  她立刻打开自己的微信追星群,选中群名——“把毛豆队伍壮大以实现社会主义大和谐”,然后发了个嗷嗷叫的柴犬表情,并把保险公司的追星险广告截图发在群里。

  我的爱豆只有捧的份,是谁给你们的勇气黑他?

  「柴犬汪」:qswl!!!

  立刻,不断有群友跳出来。

  「毛家大豆」:什么鬼?暗示我们家老公是劣迹艺人?

  「话不能这么说」:怼他怼他!

  「面包蟹真好吃」:怼他就够了吗?太便宜他了!上我的狗头铡。

  「真香定律」:ヾ(。`Д´。)我擦,可以说脏话吗?xxxxxxxxxxxxxxxxxx!

  「话不能这么说」:楼上你为什么可以发语音。

  「柴犬汪」:撸袖子申明,我家老公不可能、也绝对不是劣迹艺人。

  「毛家大豆」:要不要组织一个应援团去这家广告公司门口抗议?

  「话不能这么说」:附议!

  「吃好喝好」:附议!

  「蘑菇君」:附议!

  「雪」:带上我!

  「面包蟹真好吃」:附议!楼上注意队形!

  「理智追星」:我觉得不用这么冲动,可以先在微博书面写一封抗议信,并@官方后援团,听听团员和老公团队的意思,不然贸然行事很有可能招黑。

  「毛家大豆」:阿理说得是!

  「柴犬汪」:那我先带着家伙去公司,你们商议好策略告诉我。

  汪雯放下手机,翻出一块专属于茅子平的应援牌。

  原本应援牌的灯是关闭的,汪雯想了想,既然翻了出来就不能白白浪费,她把on/off的开关打开,小红灯一圈圈闪烁着,发出绚烂的光芒。

  汪雯很满意,将自家爱豆的应援牌扛在肩膀上,换上跑鞋出门。

  汪雯工作的健身房就在她住的小区不远,跑步过去大概3公里。

  一般来说汪雯早上撸完100个深蹲就会穿上教练服跑步去上班,再利用健身房的淋浴设备冲洗一下,清新健康的一天就这么完美开场。

  而今天,她扛着茅子平的红色应援牌,一路跑过小区,红色的应援牌刮蹭到了正在驾着梯子修剪树枝的园艺师傅。师傅看着汪雯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她跑过菜场,鲜活的鲫鱼从水盆里挣扎着跳跃着,水滴溅洒到了应援牌上,汪雯心疼得用袖子小心翼翼把水渍擦干才继续跑。

  前面是一个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汪雯小步跳跃着等待着红绿灯。

  结果因为红色的应援牌太闪亮,一溜原本应该是绿灯通行的汽车都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为首的司机有点呆,直到交警对他死命吹哨才领悟过来是看走眼。

  汪雯一面在内心翻涌出一种“你们都给我爱豆跪下”的自豪感,一面不好意思地对交警说了句“抱歉”,继续扛着她的应援牌跑进了老太太老大爷跳广场舞打太极拳的公园。

  舞着一把太极剑的老大爷十分潮流地指着汪雯身后的应援牌,老神在在地跟一旁的大爷科普:“现在的小年轻追星可不得了,这玩意我孙女儿也有,叫什么……”

  另外一名大爷翻了个白眼,十分与时俱进地接茬:“应援牌!”

  汪雯没忍住脚下差点一个趔趄,扭头看了看两名大爷一眼,笑眯眯冲着他们挥挥手。

  行罢,假装他们是爱豆的爷爷粉。

  那枚红色的应援牌在她肩膀后面发出亮眼的光芒,一位骑车上学的小屁孩还追在她屁股后面叫了一句“小姐姐,我也是毛豆!”

  汪雯按了下应援牌的开关,小红灯明明灭灭了两次,这是毛豆们特殊的打招呼方式。完了之后她循循善诱:“好好学习,理智追星!”

  小屁孩猛点头,停下车拍了个汪雯跑步扛牌的背影发朋友圈。

  「图片」:上学路上偶遇晨跑也不忘追星的毛豆小姐姐,简直吾辈楷模。

  汪雯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跑过去,不过二十分钟健身房的招牌隔着一条马路,已经远远能看见。

  电话铃响起,汪雯略略喘气地用无线耳机接听,里面传来经理热络的声音。

  经理:“小汪你什么时候来健身房,今天有个大客户,指明要女教练,我帮你应下来了,你快过来接客。”

  汪雯加快脚步,扛着应援牌嗖嗖嗖地就打算过马路。

  一辆飞驰而过的保姆车驶了过来,以汪雯的运动神经当然能完美避开,但是她突然立在当场挪不动脚步。

  追了这么多年的星,当然知道面前的这辆保姆车的车牌号,属于她追了四年的爱豆茅子平。

  车牌号码她已经在脑海里默念过5000遍!

  作为一名毛豆,汪雯闭着眼睛都想梦见这辆保姆车在自己面前停下,然后茅子平从里面走出来和她挥手say嗨。

  时空在此静止不停,汪雯感受不到自己的理智,身体仿佛被定格在了当下,无法动弹。

  汽车一个急刹,汪雯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一瞬间被撞击,一种浮空失重感伴随着身体撕裂的痛感随即袭来,意识在濒临死亡的一瞬间居然还如此清醒。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脑海中闪现——“如果不能追上爱豆的车,就撞上爱豆的车”。

  2020年2月29日,汪雯被她爱豆茅子平的保姆车撞翻在地,当场不省人事。

  地面上那个刺眼的红色应援牌,被汪雯的鲜血染红,一闪一闪的灯泡组成着“茅子平”三个文字,刺痛了坐在保姆车里的茅子平的双眼。

  他被这抹红色眩晕了一下,身体有一种浮空的失重感,似乎在这短暂的瞬间里,他穿越了一个诡异的空间,骨头与血液因时空的跃动而略感不适。

  渐渐的,那抹不属于乘坐汽车会出现的失重感缓慢消失,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保姆车依旧四平八稳地前行,司机依然顺风顺水路过一个绿灯,一切和刚刚一样。没有过马路的女行人,没有突如其来的车祸,也没有一地鲜血和属于他的应援牌。

  “难道是我看错了?”

  茅子平并没有觉得刚才的那一瞬间是自己的幻觉。他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是刚才的8点整,只是日期突然变成了2月28日。

  茅子平在后座上询问助理小姜:“今天是几号?”

  小姜:“喵喵喵?猫哥你忘记了,28号啊。9点钟有一个杂志内页的拍摄,我们只有40分钟的时间造型化妆。”

  茅子平:“不是29号吗?”

  小姜捂嘴笑:“今年是2021年,不是闰年啊。”

  茅子平有些愕然,混迹娱乐圈的铁律让他不能随便乱说话。好吧,如果刚才那一场车祸不是幻觉,莫名消失了一年的时间不是做梦……

  “空调打高一点。”他突然有些浑身发冷。

  司机立刻应声照做。小姜甚至十分周到地递给他一杯尚有余温的热咖啡。

  茅子平接过,浅浅啜了一口,开始整理着一瞬间的记忆。

  那个死去的年轻女子,他还记得她错愕中带着惊喜的面孔,想必是认出了他的保姆车。

  她的肩膀上还扛着他的应援牌,也许在演唱会时,她就坐在下面望着自己。

  茅子平觉得咖啡的苦涩滋味现在才在口腔里蔓延开来。他的生命如果像播放电影一样突然快进了一年,那么那个女孩,到底现在还活着吗?

画小眉

萌新求收藏,(~o ̄3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