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第四章 不给糖果就捣蛋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画小眉 2618 2019-05-08 08:38:52

  许姐是茅子平的经纪人,本名许善良,四十多岁的年纪,能言善道,人缘极佳。

  她的口头禅就是每三年合约期内“只带三个艺人”,业内人称“拼命三娘”。

  除了茅子平之外,公司还有一个14岁的少年艺人,一位刚出道不久的女艺人。最近那位14岁的少年刚刚拿下新人歌唱比赛的奖项,许姐正在给他努力营造一个坦荡星途而努力,至于茅子平这边,有小姜在的话,她还是比较放心的。

  茅子平算是选秀出道的一线流量,代言不多不少,口碑不上不下,离顶级流量还差那么一口气。

  业务水准没话说,就是少了一些能拿得出去的影视作品。

  因此,许姐除了今年让他继续保持唱跳艺人的训练之外,还为他接了一部综艺、一部由网剧改编的电影。

  另外下午的珠宝品牌发布会,也是许姐出面联络时尚资源那边一手操办的。

  据悉这个珠宝品牌是瑞士知名的奢侈品牌,最近盯准了中国市场,风格端庄华美,又紧跟潮流美学,主打高端消费人群。

  这一次的发布会搞得声势浩大,请了不少知名艺人前去捧场。

  小姜慎重其事地问品牌方要来了出席人员名单,并确认了茅子平的座位没有被压番位。

  “猫哥,你的位置在第一排左侧,左边是耿嘉树,右边是高恺婕。”

  耿嘉树是近年来活跃在荧屏的中青代,演技有口皆碑,属于人人都认识的国民脸。

  许姐特意让茅子平坐在他的旁边,也存了点讨教的意思。

  高恺婕则是和茅子平差不多咖位的流量小花,长相温婉没有什么攻击力,靠着炒作与首富公子的绯闻在互联网造星时代脱颖而出,目前面临着和茅子平一样缺乏影视代表作的尴尬。

  有她坐在茅子平的旁边,微妙平衡了耿嘉树对茅子平的咖位压制。

  小姜没有道出个中细节,不过默契多年,茅子平当然瞬间明白。

  茅子平顺便看了一眼品牌方的招待细则,在目录上看见了伴手礼盒,来自瑞士的巧克力和品牌限量版手链一枚。

  茅子平对手链的款式和价值兴致缺缺,独独在巧克力的扉页上停留了五秒钟,被小姜眼尖发现,然后强制性翻页。

  小姜恨铁不成钢:“许姐来电话了,让黄老师帮你把阴影打重一点。”

  黄老师从儿子的数学作业里抬头:“没问题,衣服选的什么颜色?”

  茅子平想了想:“前几天从韩国带回来那套白色的私服我还挺喜欢……”

  小姜:“猫哥你在想什么呀!当然是黑色!黑色显瘦!”

  茅子平:“……”我还是继续看名单吧。

  他丢开招待细则,拿过小姜手上的名单看了起来。

  这是茅子平被许姐调教出的良好经验,出席任何活动之前需要把所有出席的人员名单在心里过一遍,以便遇见对方的时候能迅速有所反应。

  关系好的也好,关系坏的也罢,不至于发生问题才抓瞎。

  出席活动的艺人不算少,咖位从一线到二线也排了那么十几个。

  都是或多或少在娱乐圈听过不曾见过,或者见过也就点头交的那种。

  只是在名单的末尾,茅子平有些奇怪地念出了一个名字。

  “汪伯霖……这个名字怎么那么耳熟?”

  小姜凑过来:“是哦?台湾有个艺人叫陈柏霖吧。”

  茅子平:“是新人吗?”

  小姜不愧是业内金牌助理,几乎是个行走的百度百科。小眼睛一眨,脑内资料张口就来。

  “出道一年了。是拍广告起家,走学霸人设,后来在一个综艺节目里突然大火,现在还算小有名气。”

  茅子平按下心中莫名的熟悉感,点点头不说话。

  他认真工作的时候,很容易进入状态。

  原本一双圆圆的犹如布偶猫一样漂亮的眼睛也会眯缝起来,从人畜无害变成攻气十足。

  这种明明冲突很强的风格在茅子平身上却一点都不违和,只会觉得那个软萌的弟弟长大啦,好帅好A。

  这种反差萌的人设也是最吸引毛豆喜欢的。

  小姜发了条确认工作的短信给许姐。

  “猫哥状态不错,黄老师正在给他造型。半小时后应该能出发。”

  许姐很快回复:“好。午饭不要吃了。”

  小姜看看手上的一盒生菜鸡胸肉色拉,他还叮嘱外卖小哥特意不要加任何酱汁,撒了薄盐和一层黑胡椒调味而已。

  他到底要给呢还是要丢呢?

  做艺人助理真的是好痛苦啊。

  社畜有没有!

  算了,给他发工资的是许姐。他得时刻抱紧大腿。

  可是许姐的钱也是艺人分红而来,严格意义上来说,茅子平才是他的衣食父母。

  哎呀……不管了!衣食父母发福,他们也没好果子吃。

  小姜闭起眼睛,带着不忍与罪恶,蹑手蹑脚把外卖丢在了垃圾桶里。

  很快,黄老师的妙笔之下,茅子平的造型搞定。

  一身稍显宽松的黑色长款西装,内搭的是今年大热的宇航员黑底白色印花T恤,普通的黑色九分休闲西裤,露出目前还算纤细的脚踝。

  茅子平:“珠宝开幕仪式是不是要穿着正式点?”

  黄老师杀人不用刀:“我怕你穿燕尾服系领结会显得脸更圆,还是休闲点吧。”

  茅子平从镜子里看了一眼黄老师。

  在小姜的视线里,镜子里的茅子平又变成了那只加菲猫,只是表情狰狞,张牙舞爪,冲着黄老师就是一顿降龙十八爪。

  小姜在心里给黄老师点蜡,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好催促两人。

  “时间差不多了。”

  茅子平扭头:“说好的鸡胸肉色拉呢?”

  小姜的眼神扫了一眼垃圾桶,里面正放着那份还没开封的餐盒。他迅速整理好面部表情管理,撒谎不打草稿:“车里呢。”

  茅子平狐疑地看看小姜,长腿悠闲架在梳妆台上,一副不给我吃我就不走的架势。

  “不急,还有半小时,我们吃完再走。”

  黄老师捧起儿子的数学作业:“既然时间有多,要不要帮忙检查一遍?”

  茅子平站起来抖了抖衣摆,推开黄老师递过来的作业本,盯着小姜的眼神已经杀气腾腾。

  他往前走了几步,逼近小姜。

  小姜的眼神乱闪,被气场全开的茅子平逼得后退几步。

  茅子平:“我以为你已经很了解我。”

  小姜举手投降:“猫哥……我错了!”

  是的,他真的很了解茅子平。

  不给吃,毋宁死。

  没有糖果就捣蛋。

  他冲到垃圾筒面前,把那个没拆封的餐盒三下五除二打开盖子、掰开筷子,再递到茅子平的面前。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小姜觉得心脏狂跳,口干舌燥,双手微抖。

  这只猫成精了,还是让许姐来降服吧!小的就是一个遛猫童子而已啊……

  茅子平一点都不介意餐盒从何处来,他只知道食物唯一的归宿就是胃。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

  你们去征服世界,我只想被美食征服。

  茅子平愉快地将那块鸡胸肉轻轻放在唇边,动作轻柔地咬了下去。

  嗯……低温烤制,不柴不老,刚刚好。

  今天的一切都很顺利,除了早上的那一场不知是幻觉还是错觉的车祸。

  茅子平一面吃着午餐,一面想想这消失的一年。

  汪伯霖的名字再一次浮现在脑海里,难怪他对这个人没印象,正是人生里突然少掉的一年才出现的人物。

  茅子平啃了一口生菜,突然想到一个英文名。

  Bill?

  比尔·汪?他幼时的邻居。

  他只记得十几岁的时候与邻居家的一对兄妹还没混熟,只简单通报了彼此的姓名,去做过一次客。后来那户汪姓邻居搬家,便再无来往。

  茅子平总觉得还有什么细节被他忽略过去,只是现在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仅有一面之缘的邻居,那个男孩子的中文名好像就是叫汪伯霖?

画小眉

社畜,是日本用于形容上班族的贬义词,指在公司很顺从的工作,被公司当作牲畜一样压榨的员工,多用于自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