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第六章 第五条热搜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画小眉 2936 2019-05-10 09:31:28

  很快,“汪伯霖茅子平什么仇什么怨”迅速地上了热搜。

  茅子平成为了一天之内有五条热搜的人。

  汪雯那个气啊!就好像吨吨吨喝了一升汽水,二氧化碳形成的泡泡直冲脑门。

  她熟练地输入自己的微博ID和密码,想登陆上去,在点击登陆的那一瞬间又把手缩了回来。

  等一等,先用个小号去自己以前的微博上去探查一下,看看到底什么情况吧。

  刚才的兴奋麻痹了车祸后的手脚疼痛,现在一盆冷水浇在脑门上,汪雯冷静了不少,终于感受到五马分尸的痛苦。她脸孔扭曲着,龇牙咧嘴打开“汪仲雯”的微博,为了少打几个字做了件十分偷懒的举动。

  她用“汪仲雯”的账号“雯小咩”直接关注了“茅子平”,然后搜索自己以前的ID“茅家看门柴犬汪”。

  很快,“茅家看门柴犬汪”的微博跳了出来,表明汪雯还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过痕迹。

  汪雯放心地拍了拍胸口,继续看了下去。

  “茅家看门柴犬汪”最近的更新停留在2020年2月29日,还是每天8点一张茅子平的早安问好图。奇怪的是,这条微博被转发了几万条,评论也有好几千。

  哇擦这不科学。

  她记得自己发得最多的一次图文也就被转发了接近一万,这还是因为茅子平开个唱,她贡献了最多图的原因。

  这一条简单的早安微博哪来这么大的魅力?

  汪雯再定睛一看,一种又感动又哔了狗的心情油然而生。

  “姐妹走好……毛豆们永远不会忘记姐妹这些年产的粮。”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又一个留下ID却在互联网彻底消失的人。”

  “阿汪的墓地在西郊墓园,大家有空去拜祭一下。顺便拿点爱豆的海报照片烧给她。”

  “在爱豆的演唱会上心脏骤停去世,应该是人生最幸福的事了吧?”

  “我到现在都完全接受不了阿汪已经离我们远去的事实。”

  死了?我死了?

  死因居然还是在茅子平的演唱会上幸福到心碎而去世。这个设定怎么听起来还有点萌?

  难怪微博被转发评论那么多,一群毛豆组团来悼念她这个“死掉”的站姐啊!

  有一种躺在棺材里,耳畔还响起一群和自己有共同爱好的人对自己说悼词的感觉。

  汪雯感觉好像再看另外一个人的故事一样,她平复了一下心情,现在脑子里想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还好我没用以前的号登陆啊,不然这算什么,诈尸吗?

  她吸了吸鼻子,心下一横,麻蛋,就当被渣浪渣号,重新再来就是了。

  雯小咩是嘛?看她换个马甲也能立刻打入毛豆内部,成为新的站姐!

  说做就做,雯小咩除了关注茅子平之外,立刻关注了茅子平后援会,茅子平官方应援会等好几个后援会组织。

  每个组织都会在月初定时发布管理人招募通知,力求为后援会吸纳新鲜血液,保持爱豆在互联网良好的形象与曝光率。

  汪雯直接用用汪仲雯的微信号发送了招募申请。

  没过多久,对方的微信直接来了个拒绝。

  理由是:“你的微博关注了汪伯霖,差评滚粗。”

  汪雯想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她忘了这是“汪仲雯”的微博,关注汪伯霖简直是意料之中的事。

  她的脑子被车撞过一遍果然智商负八百。

  她马上找到微博关注列表里的汪伯霖,把他设置为取消关注。

  大义灭亲算什么,不过是个便宜哥哥!

  珠宝品牌的开幕仪式已经过半。

  每个艺人都拿到一份非常精巧的伴手礼。

  茅子平看看里面包装别致的巧克力,心满意足。

  然后他扭头看了看隔壁的高恺婕。

  高恺婕显然看到了今天早上的热搜,看见茅子平探看的眼神已经瞬间读懂了他的用意。

  “哈哈哈,巧克力我是不吃的。但是我可以送人。”

  “听语气是不想送给我。”

  高恺婕抿嘴一笑:“我怕被许姐追杀。”

  茅子平又看向旁边的耿嘉树。

  耿嘉树也心存逗他的意味,护着巧克力说:“我要拿回去送给我儿子。”

  茅子平内心OS:回去他就要去网上下单,买一箱同款!

  高恺婕的眼神一直在瞟汪伯霖,明显有对他开撩的意思。

  此刻她抚了鬓边的一缕头发,露出盈盈耳坠和好看的天鹅颈,乘机对后排的汪伯霖说了几句话。

  “劳驾,我们这边有个孩子想吃巧克力,能把你的给他吗?”高恺婕媚眼如丝,吐气如兰地说。

  汪伯霖想也没想,很大方拿出自己的巧克力递了过去。作为一条健身狗,巧克力这种东西他也很少碰。

  高恺婕的手指顺势蹭了一下汪伯霖,向他抛了个媚眼,这才笑意吟吟地把巧克力拿给了茅子平。

  茅子平扭头看了一眼小姜,发现他正神情严肃低头看手机,做贼一样,马上抓着巧克力就塞进了衣兜里。

  汪伯霖当然十分关注茅子平的一举一动,喃喃自语道:“早知道应该下毒。”

  活动最后,茅子平作为艺人代表上台剪彩,另外一群咖位不够的只能站在第二排做卖笑状。

  因为参加活动的缘故,艺人们的助理都在会场外等候。

  此刻小姜已经焦灼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个汪伯霖到底什么来头,一心想碰猫哥的瓷是不是?

  小姜算是艺人经纪圈里的熟面孔,汪伯霖的经纪人关铮也和他有过几面之缘。

  现在两人握着手机面面相觑,显然都看见了突然爆出来的微博热门。

  关铮脸上挂着心虚的笑容,递了瓶水给小姜。

  “姜哥,实在对不起,都是误会误会!”

  小姜翻了个白眼,没有接那瓶水。

  误会,误会个屁啊!

  关铮是他们最大竞争对手瑞寰娱乐的,两家艺人素来捧高踩低,关系不睦。虽然不知道汪伯霖什么来头,为什么要碰瓷猫哥,不过这种事情做了就得有胆认。

  小姜皮笑肉不笑回复一句:“不敢不敢,许姐说出门在外不能乱喝别人的东西。男同学也要保护好自己。”

  说罢他影帝附体,仿佛关铮想要对他下手一般地抱了抱胳膊,做出一个哆嗦害怕的表情。

  关铮看着这个架势,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关键汪伯霖这个家伙实在太让人头疼了。

  虽然有着那么多的人设光环,但是关铮是门清的,他是已经破产的“众邦保险”夫妻俩的儿子,为了还债才踏入演艺圈。

  不说别的,因为一张劣迹艺人的海报,众邦保险被毛豆粉丝们各种投诉举报打官司,直接导致众邦保险创始人夫妇跳楼自尽,公司以破产结束。

  这让整个娱乐圈的人都看到了茅子平粉丝的恐怖。

  所有艺人经纪都会耳提面命自家艺人,不要得罪茅子平,不然你就是下一个娱乐圈内的众邦保险。

  而唯独这个汪伯霖完全不听这条规劝,要是在古代,这就是杀父之仇,灭门之恨。关铮求爷爷告奶奶帮汪伯霖拿到的这个通告,完全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出击。

  要不是看在他真的很有粉丝缘的份上,关铮真的想撂挑子不干了。

  再加上,这家伙隐婚,老婆都快临盆了。这件事要是让粉丝发现……关铮不敢想下去。

  总之这个艺人是个毒苹果,脆甜好吃,分红多、来钱快,就特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毒性发作。

  看着关铮碰了一鼻子灰走开,小姜这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茅子平后援会的会长已经第一时间和他通气,已经组织安排毛豆去反黑控评了。

  目前茅子平的粉丝已经跑去汪伯霖的微博底下屠版。

  你不是喊我们家爱豆茅坑吗?那你就是汪狗。

  汪!汪!汪!

  那边正在拍摄品牌大合照的汪伯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弹出一条通知:你偷偷关注的“雯小咩”已经对你取消关注。

  什么情况?

  因为害怕粉丝发现,所以对于家人他都是用的偷偷关注。

  汪伯霖点开妹妹的微博,发现她不仅取消了自己的关注,还特么关注了茅子平、茅子平后援会、茅子平官方应援会……

  挖槽,我妹叛变革命了?

  “被盗号了?”

  他迅速编辑了一条微信发给汪仲雯。

  妹妹的微信头像一直用的是他出道时候的那张照片,驾驭着帆船从浪花里跃出水面的样子。

  谁知刚刚发送过去,他看见汪仲雯的微信头像也换了,变成了茅子平!

  ヾ(。`Д´。)我擦!

  要是被盗号不会连微博微信都被盗了吧?

  这是被车撞了之后的应激反应吗?

  汪伯霖脸色一变,看向茅子平的眼神充满杀意。

  茅子平脖子后面一凉,回头望了一眼,正好对上汪伯霖的眼神。

  哇,好恐怖。不会是因为那块巧克力吧?至于这么生气吗?

  茅子平掏出巧克力,递到汪伯霖面前。

  汪伯霖怔了怔。

  “咔嚓”。

  画面在此刻被突然定格。

  这张照片被取名“茅子平赠巧克力和解恩怨”,被好事的八卦众立刻发布到了网上。

画小眉

(*@ο@*)哇~今天收藏又涨了一个。果然新人涨收藏好难。打滚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