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第九章 减肥真人秀(上)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画小眉 2086 2019-05-13 10:10:00

  汪伯霖看着妹妹没心没肺的笑容,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是爸妈去世以来,妹妹展露的第一个开怀的笑容吧?

  爸妈离世后留下大概十亿人民币左右的债务,兄妹俩把所有不动产卖掉之后,还有两亿多银行欠款。为此汪伯霖踏入演艺圈,汪仲雯以地下赛车手的身份去赌车。他说了她无数次,可是汪仲雯就不愿意让他一个人来背负这些欠款。

  “你不是赌车,你这是赌命!”在妹妹出车祸的那天早上,他们还爆发了一次激烈的冲突。

  谁能想到,他一语成谶。

  看着汪仲雯脸色灰白被送进手术室的那一瞬间,汪伯霖觉得内心有一把小刀在不停戳着自己的胸口。

  如果仲雯再出事……他不敢想自己还有什么勇气苟活于世。

  “把恩怨放下吗?”汪伯霖喃喃自语。

  汪仲雯点点头。“我知道大哥你一时半会儿很难接受。不过我也不是圣母,偶尔来一点惩罚OK的,就像今天这样。只要不做出格的事情,我都支持你。”

  汪仲雯伸出手,一副give me five的架势。

  汪伯霖和她击掌。

  “那么同理,你也不要管我的喜好啦。”汪仲雯终于说出内心的小九九。

  “呵呵,这么说你还是不肯把微信头像改回来了?”

  “啊哟哥,大家都是成年人,我顶着你赤·裸上半身的照片做头像不太好吧?大嫂不会吃醋吗?”

  “不会。”林显雅笑眯眯的,从门外探了个头进来。

  “不要废话,想出院就给我改头像。”

  汪伯霖站了起来,以身高差优势自上而下看着汪雯,颇有一点压迫感。

  汪雯气鼓鼓抓起手机,既然不能用爱豆的头像,那她也不要用这个便宜大哥的头像。

  她从汪仲雯的手机相册里选了一张小羊羔的卡通头像换上。

  汪伯霖虽然不满意,却也点点头。

  “那,我明天出院?”汪雯眼珠转了转,小心翼翼把目的提上日程。

  汪伯霖无奈揉了揉她的头发。

  “如果身体没问题就出院吧。”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张协议书。“把这个签了。”

  那是一张汪氏兄妹之间的君子协议。

  协议很简单,就是规定汪仲雯出院之后不能再去地下城赌车,否则就要承包汪家一年份的洗厕所事宜。

  反正我又不会飙车,地下城赌车什么的百分百不会再去了。

  汪雯拿起笔,刚想签下去,突然想起她和汪仲雯的字迹完全不一样。

  失忆梗可以拿来解释一切,但是字迹总不能改变吧?

  潜意识里,汪雯并不想告诉汪伯霖她是穿越过来的,你的妹妹很可能已经嗝屁的事实。

  “哥,要不我发朋友圈吧。如果再去地下城赌车,我就回家洗厕所!你和大嫂看着我发,还可以截图、点赞。”

  汪雯脑子里灵光乍现,想出一个不用签字的主意。

  汪伯霖似乎觉得这个主意更能约束妹妹的行为,眼神微动,已经说明他同意了。

  汪雯抓起手机在朋友圈打字,当着汪伯霖的面发完朋友圈。

  【doge表情包】要是我再去地下城赌车,就回家洗一年厕所。立誓为证,敬请监督!

  在确定这条朋友圈没有分组显示、完全公开之后,汪伯霖满意地截了个图,然后给“雯小咩”这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不多时,汪雯发现朋友圈的这条讯息被很多人点赞,好多人都是她完全不认识的。

  所以,她出院以后的社交关系,应该何去何从?

  汪伯霖又戴上他的帽子和大墨镜,准备和林显雅一起回家。

  “路上小心。”想到哥哥那个隐婚协议,汪雯忍不住提醒了一嘴。

  现在的私生饭和狗仔队实在太可怕了。要是汪伯霖已婚的事实曝光,不知道还会引来什么风波呢。

  汪伯霖拉开门,帮林显雅拿起了便当盒,冲着妹妹挥了挥手。

  相比汪家的兄友弟恭,茅子平就没有这么好命了。

  出席完下午的珠宝品牌发布会之后,他被小姜拖进了许姐的办公室——心美娱乐二十一楼。

  许姐是个体型娇小但是声量十足的女性,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管理得相当优秀。

  茅子平刚一进门,许姐就把24吋的电脑屏幕转过来面对他。

  屏幕上赫然是他今天出席活动的私生图,占满了整张屏幕。

  没有PS,没有滤镜,没有任何粉丝光环。

  照片上的茅子平,脸足足比之前圆了一圈。

  最可怕的是,这个发布图片的人,把他刚出道时照片放在了这张发福照的旁边做对比。

  刚出道是颜值巅峰,这特么能比吗?这人一定是想他死。

  茅子平有些心虚地把手揣进口袋,无意中又摸到了那条出席活动得来的巧克力。

  活动结束后就直接来了这边,全程都有小姜盯梢,他还没来得及把巧克力毁尸灭迹。

  天气有点热,巧克力明显已经有点软了,就像他此刻有点蔫的模样。

  “今天小姜已经喂我吃草了。”

  “别人家的明星都是16G的小鸟胃,你的胃为什么就是128G?时不时还能升级成plus?”许姐的利嘴字字如刀锋,生动的比喻让人哭笑不得。

  小姜躲在墙角抖肩膀,没办法,憋笑只能这样。

  许姐指着办公室一角的一个白色的体脂称,语气不容置喙。“站上去。”

  “啊?”茅子平十分抗拒,虚虚笑了一下,想要蒙混过关。

  对一个发胖的人来说,当着boss的面去称体重,就和古代炮烙之刑没什么区别。

  尤其是那个体重秤会用机械的不带感情的声音大声报出你的身高体重和体脂率,仿佛把那些年吃下去的东西兑换成等额的排泄物,在这短短几秒钟糊你一脸。

  恶寒。

  茅子平觉得二十一楼办公室的空调打得有点低。

  许姐作为圈内知名的艺人经纪,不仅对艺人严格要求,对自己也有一套严格的身材管理方案。最著名的就属这个叫做“享瘦”的体脂称了。

  韩国定制,造价不菲,不仅能精确测量出身体的脂肪比率,还能把脂肪在身体的各个地方的分部用红外线扫描的方式打印出来。

  让使用者可以有针对性地锻炼脂肪过多的部位,达到体态匀称的目的。

  许姐眼疾手快拉住了茅子平,把他拖到体脂称旁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