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第四十四章 攀爬(下)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画小眉 2044 2019-06-17 22:48:50

  众人走过一块镶嵌着“南岳衡山”的巨型石头之后,正式踏入了攀山行程。

  幸好此刻还是三月初,午后的阳光是和煦而不炽烈的,偶尔在攀登的路上,还能看到一茬一茬野生的迎春花和杜鹃花。

  尽管负重累累,茅子平还是觉得刚刚略丧的心情得到了满足。

  看着山涧里潺潺的溪流,从树叶的缝隙中漏下来的阳光,甚至偶尔响起的啾鸣,都让人心情格外舒畅。

  堪堪登上半山腰,就能看见远处如盖的绿色山顶与黄色的岩石形成的南岳特殊花岗岩地貌,这也是诸多山脉之中一眼能分辨衡山的标志。

  远远的,同行的当地人还指着一处山涧,告诉大家那是拍摄《西游记》水帘洞的场景。

  大家被美景折服,对爬山的抗拒心理稍稍回落了一些。

  方才一听到要爬山便撅起嘴的阿里瓜瓜,此刻妥妥印证着“真香定律”。

  “啊啊啊啊啊啊……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阿里瓜瓜有些兴奋地双手做喇叭状,冲着山谷大声喊着,激起了一片回声。

  明潇潇觉得好玩,也冲着山谷大喊了一句:“有生之年想上个微博热搜啊啊啊啊啊啊啊……”

  茅子平看看汪伯霖,很友好地询问:“汪大哥有什么想抒发的心愿吗?”

  汪伯霖在内心腹诽:“想要你死。”

  不过他一向懂得不在外人面前表露心迹,何况还有一大堆摄像机架在后面拍摄。他摇摇头:“已经过了天台喊话的年纪了”。

  天台喊话是霓虹国的一个综艺节目,邀请一群初高中生站在天台上说出自己内心最想表达的愿望。

  的确很像是阿里瓜瓜那个年纪的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

  茅子平见他不想喊,并没有强求,也跟着明潇潇身后喊了起来。“希望世界和平!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吃饱饭!”

  ……在茅子平喊出“世界和平”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的风格为什么一秒切换成了“老干部”人设,直到后半句说出来,大家猜觉得“对啊,后半句才是重点嘛”。

  虽然道路已经是后人修整过的石板台阶路,然而爬到后半程的时候,有几个台阶又窄又抖,需要一个人先上去,然后再用登山棍等道具小心翼翼拉人。

  节目组思量了半天,决定先让运动神经比较发达的卓龙教练过去。那边卓龙正在穿戴一些安全设备,汪伯霖已经轻巧几个纵身爬了上去。

  极强的运动神经和完全没有安全措施的举动惊呆了摄制组一群人。甚至想给他这一段攀爬的镜头来一个大佬BGM。

  “登山棍递给我。”汪伯霖找了个还算安全的台阶,转过身子冲着大家说道。

  汪雯一马当先,第一个拿起登山棍。汪伯霖伸出手搭了她一把,汪雯自然而然露出亲热的神情,笑嘻嘻握住汪伯霖的手过去。

  一旁的卓龙露出几不可见的轻蔑表情,也脱下了比较碍事的安全装备,第三个走了过去。

  阿里瓜瓜探头探脑,往台阶下方瞅了一眼,立刻胆战心惊地跳回来。

  “好高好可怕。要是脚下一滑……”他不敢想下去。

  马孟祥拉着阿里瓜瓜壮胆:“你先过去。我帮你殿后。”

  大概是马孟祥教练一脸让人信服的那种安全感,让阿里瓜瓜也做了一回勇敢的少年。他在工具的帮助下也成功翻越了那一段又高又窄的台阶。明潇潇第一个给瓜瓜鼓掌,然后也一鼓作气翻了过去。

  小姜询问茅子平:“猫哥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茅子平一直生活在海滨城市,对爬山这件事完全是新手上路。刚才在低矮的山麓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爬到了半山腰,觉得昨天跑完步的腿在背上8瓶水的“关照”下又酸又软,不时就会出现膝盖打弯的现象。

  他也学着瓜瓜的模样向台阶下瞅了一眼,脸色刷白。

  “我……好像有点恐高。”

  “那就让摄影大哥先过吧。”小姜及时地去和节目组沟通了。

  汪雯第一次听说茅子平有恐高症的问题,她像只泥鳅一样,在搬着摄影器材的工作人员攀登的间隙,又从那边回转过来,直接站到茅子平的身侧。

  “猫哥,还有水吗?我帮瓜瓜和潇潇拿两瓶过去。”汪雯不动声色地想帮忙减轻茅子平的负重。

  茅子平感激地回答她:“有的。你等等。”

  他从背包里拿出两瓶水递给汪雯,背包顿时清轻了一大截。整个人也比之前挺拔了一些。

  汪雯在茅子平身边面授机宜:“向前看,不要看脚下。注意节奏和呼吸,就和跑步一样。”

  茅子平点点头,在一旁做深呼吸。

  不一会儿,那边摄影组的各位工作人员都差不多过去了,汪雯又手里拿着两瓶水轻轻巧巧翻了过去,把水递给瓜瓜和明潇潇。

  明潇潇若有所思地接过水,开心地夸赞:“谢谢。正好口渴了。”

  阿里瓜瓜却还是小孩子心性,一边喝着水一边冲着茅子平大喊:“猫哥,就等你啦!”

  汪伯霖依然站在接应人的位置,冲着茅子平伸出手。

  小姜也在身后催促他:“猫哥?”

  茅子平的脑海里不知道为何闪现出汪氏夫妻的各种自杀的新闻,小姜有一句话是对的,死人在新闻里是会打马赛克的,只是他们尸体跌落的位置上会画上一道白色的人形痕迹。

  如果从这里跌落在山脚下,是不是也会像那对夫妻一样殊途同归?

  汪伯霖,他会真心实意地接应自己吗?

  茅子平的脚有点抖,他握紧了手里的登山棍,一步一步冲着那陡峭到只有一只鞋面那么宽的石阶上走去。

  只有短短的四步。

  茅子平觉得经历了一段生与死的考验。

  他记得汪雯的提醒,不要看脚下。

  可是前方就是汪伯霖那张无限放大的帅气脸庞。

  茅子平有些紧张地吞咽了一下,他甚至能看到汪伯霖唇齿间流露出的不屑的笑容。

  甚至,只要对方轻轻一推,他就能以意外事故的名义跌落山崖。

  汪伯霖,你以为的杀父仇敌就在面前,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画小眉

加班到10点回家,下午偷偷写了700字。剩下的1300凑足了这一章。O(≧口≦)O真的是很努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