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第四十五章 别怕,过来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画小眉 2003 2019-06-18 15:58:29

  汪伯霖向着茅子平伸出手。

  大敌当前,他不是没有想过把茅子平推下去的。

  可是想想身后几台摄像机就对着他拍摄“凶案现场”,还有身边十几个“人证”,把茅子平推下去很爽,他要是进监狱了,谁来照顾妹妹和妻子?还有未出生的孩子?让一家子老小来背负剩下的债务,太不是男人所谓。

  大丈夫能屈能伸,汪伯霖决定做个好人。

  “别怕,过来!”他屈身向前,冲着茅子平又挪了点距离。

  茅子平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白色的帆船在碧蓝的海面上尤为亮眼,一艘标志着B.W.缩写的白底蓝字的尤为亮眼。

  在最后一段不足千米的赛程中,几位选手激烈争夺着前三名。

  结局很快揭晓,Bill没有夺冠,只拿到了第三名。

  不过汪家小妹还是和他击了个掌,拎着裙摆就奔向一身水珠的Bill。

  彼时他站在帆船的一头,伸出手揉揉妹妹的头,又看向一脸好奇的茅子平。

  “要不要上来试试?”

  茅子平有点讪讪的。他虽然在海边长大,水性却很一般。帆船什么的,完全是其他男孩子的游戏。

  Bill伸出手,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他的笑容爽朗,少年气十足,声线中带着笃定的意味,一听就让人格外放心。

  “别怕,过来!”

  茅子平不记得当时的结果如何了,只记得他浑身湿透了和汪家兄妹回去,虽然狼狈,但是特别开心。更别提换上了Bill的T恤吃蛋糕的时候,简直是夏日里最甜蜜的回忆。

  儿时记忆里少年的面孔重叠,茅子平心中突然意识到,那位一直给他做蛋糕的阿姨……不会就是那位和丈夫一道跳楼自杀的……

  甜蜜的回忆突然间变得苦涩又内疚,茅子平被山风一吹,眼睛迷离了起来,眼眶中氤氲了一汪水汽。他向前迈了一步,一脚踏空。

  危急时刻,汪伯霖及时拽住了茅子平。

  茅子平大气也不敢喘。

  此刻他双腿悬空在几百米的山崖上,只有双手是被汪伯霖拉住的,周围的人吵吵嚷嚷要上来帮忙,可是他们的世界却相对禁止。

  茅子平不想死,汪伯霖要救他。

  两人四目相对,茅子平喃喃地对着汪伯霖,说了一句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对不起”。

  汪伯霖双手使力,发现腰间被一双虽然细却十分有力的胳膊抱住。

  是汪雯。

  她抱住了哥哥的腰,将他们向后拉去。

  其余的人见状,也纷纷效仿,一个叠一个的抱着前一人的腰,双脚抵在前面人的脚掌上,不至于滑落,然后向后拉拽。

  很快,茅子平被有惊无险地拉了上来。

  他的面孔上没有历经生死的惶恐后遗症,而是一直默默地流泪。

  这眼泪不是后怕,而是一种沉重的愧疚。

  汪伯霖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声对不起,来得太晚了。

  小姜觉得茅子平不太对劲,迅速把他的包解下来,从里面摸出一瓶水,细心拧开盖子递给茅子平。

  “猫哥,猫哥,没事了没事了。喝口水压压惊。”

  茅子平擦了把脸,他一时沉浸在儿时的记忆里没有做好表情管理,喝完水之后终于恢复了常人的模样。

  “让节目组把我哭的那一段删掉。掉崖的那段可以播出来。”他定了定神,吩咐小姜道。

  小姜有点担心地抓了抓头:“可是……真的没问题吗?”

  这种事总感觉像是会破坏猫哥的形象,而且会给那个可恶的汪伯霖增加热度。

  茅子平已经从惊魂未定的状态中缓了过来:“他救了我,有点正面声音不是应该的吗?”

  小姜喃喃低语:“那真是便宜他了。”

  很快,节目组得知了这一消息,马上与几位艺人经纪取得联系。大家共同在微信群里拉了个交流群,15分钟之后就觉得先把这个新闻捅出去。

  一来茅子平坠崖这个消息太过惊悚,二来汪伯霖救人的举动也可圈可点,三来还能在节目未播出的时候就炒红一把,一箭三雕。

  只是在打出茅子平坠崖这个热搜的时候,许姐万分叮嘱:“不能把Martin的人设变成胆小鬼,一定要有舆论引导性,从恐高症这个弱点下手,站住人设。”

  很快,摄制组的成员准备委派一个人带着储存卡下山,小姜自告奋勇决定和工作人员一同回酒店发布消息。毕竟山里的信号差的要死,要在这里把片子剪辑出来再发布出去,估计就要等明年了。

  时间就是金钱,我的朋友。

  小姜下山之前,向汪雯招了招手。

  “照顾好我们家猫哥。”

  “放心吧。”汪雯对这份信赖觉得无比自豪,挥挥手目送小姜和那名工作人员下山。

  爬过了这一段魔鬼般的山路,接下来的路途宽敞了许多。茅子平背包里的水一路上也被解决了一大半,他们中途修整了一会儿,阿里瓜瓜当着众人的面把早上吃剩下的能量棒拿出来啃着。

  茅子平经历了刚才生死一幕,突然对零食什么的胃口全无。记忆里最好吃的食物,就是儿时隔壁邻居阿姨做的巧克力千层。而直到阿姨的离世和自己间接相关,茅子平现在想到食物就有点反胃。

  他喝了一大口水,破天荒没有主动要求食物补给,而是大踏步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熊比心这会儿跺了跺脚,扭着身子跟了上去。

  他作为茅子平的健身教练,没有第一时间保护他的安全,不知道是不是要被开除了。好可怕,接下来应该好好表现表现了!

  汪雯故意落在后面,和汪伯霖悄声对话。

  “哥,你怎么他了?”

  “什么我怎么他了?”汪伯霖挑挑眉。“我救个人还被怀疑动机?”

  “那倒也不是。总觉得他好像变了个人。”汪雯看出了茅子平眼底的落幕。

  如果说之前他对食物有着200%的兴趣,那么现在就变成了10%……

  眼神里闪闪的小星光都不见了,变得晦暗不明。就好像隶属于他的那颗小宇宙,被蒙上了一层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