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第四十七章 野外生存技能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画小眉 2012 2019-06-20 18:00:45

  茅子平一点都不否认,这个年纪的异性,很容易被长相漂亮的女孩所吸引。自从他投身娱乐圈以来,算是洁身自好,身边也不乏主动投怀送抱的娱乐圈女孩,只是她们看向他的眼神不是纯粹的男女之情,而是一种抱大腿、拉关系、讲利益的复杂情绪。

  多好的情调就被那样功利的眼神毁于一旦。

  加上许姐管束严格,他的身边除了小姜,连一只母蚊子也没有。偶尔和圈内的异性同僚合作,也是仅仅点到为止。

  其他的真人秀他也参加过,比如著名的“野鸭子”事件里,他原本对其中的一个女艺人还颇有好感,直到她喝完汤去大吐特吐之后,茅子平将心中的那一点绮念也掐灭了。

  汪仲雯的出现让他心底某块柔弱的地方有点隐隐被触动。他们算是儿时相遇的玩伴,她又是自己的粉丝,远在娱乐圈,眼神看他的时候是隐隐压抑着的兴奋与崇拜,懂分寸知进退,如果不是他知道汪家夫妇是自己间接害死的,他可能直接就会燃起“要不要试着和她相处看看”的念头。

  而现在,茅子平决定把这个念头暂时放下,还是把这个巨大的误会解释清楚再说吧。

  现在,即使远远看着汪仲雯活力十足的样子,他都会不知不觉带了些异样的温柔。

  可爱的女孩子啊,谁会不喜欢?

  他拎着手里的藤篮也大步追了上去,那只毛毛虫刚刚明明是一个撩拨两人关系进展的道具,下一秒被利用完了,吧唧一下被茅子平踩在脚底,尸骨无存。

  茅子平嫌弃地“咦”了一句,决定去溪边把鞋子洗干净。

  好巧不巧的,汪雯行走的路线也是这一边。

  两人一前一后相遇,刚刚对视了一眼,汪雯就有些不自在地瞥过脸去,冲着溪水的另外一边对着茅子平嚷:“看!是我……是瓜瓜!”

  那个“哥”字被她咽了下去,汪雯拍拍胸口,还好还好。

  她可不想自己和哥哥的关系爆于人前,不然大嫂的事情可能也瞒不住了。

  茅子平冲着对岸的阿里瓜瓜和汪伯霖挥了挥手。

  阿里瓜瓜明显很兴奋,3月中旬的天气,也不怕冷,脱了鞋袜和汪伯霖一起猫在冰冷的溪水里抓鱼。

  汪伯霖也用和汪雯一样的手法编了个肚大口小的鱼篓,阿里瓜瓜拎起那只鱼篓,水从疏密的孔隙里漏了出来,隐约还能看见里面的几尾鱼。

  看来收获颇丰啊。

  茅子平来了兴趣,也打算去帮忙。

  汪雯连忙从岸边捡了几块鹅卵石铺在溪水里,两人一边丢石头一边过河,阿里瓜瓜趁乱用水泼他们。

  汪雯把手里的篮子举高高:“我这里可是晚上的口粮,要是掉进水里被冲走,晚上大家就要吃西北风了。”

  阿里瓜瓜这才停止了嬉戏,一脸拽拽地看着两人淌过来。

  茅子平冲着瓜瓜的鱼篓看了看,里面果然有三尾活蹦乱跳的鲫鱼,只是都比较小,只有巴掌大。他们二十几个人加上这四篮子的蔬菜肯定不够分的。

  汪伯霖冲着两个人点点头:“正好,我发现山壁那边有个洞,有点深,但是可能可以捉到鲶鱼,这东西喜欢钻在泥滩里面,比鲫鱼好吃,我们去试试能不能抓几条。”

  汪雯冲着不远处的一处梯田兴奋地叫了起来:“有水田!这个季节可以摸螺蛳啊。”

  “什么是螺蛳?”阿里瓜瓜很好奇,探头探脑和汪雯一同张望,只是望不出个所以然来。

  汪伯霖想了想:“那我们再换个组分工吧。山壁的洞很深,需要胳膊长一点的探进去。小瓜瓜帮不上我的忙。你去和汪姐姐摸螺蛳吧。”

  阿里瓜瓜对汪伯霖言听计从,听见这句话很是雀跃了一番,拉着汪雯就往下冲。鞋子和袜子也不穿了,就这么光着脚走在山麓间。没一会儿,他就被一路上肆意生长的杂草折磨到龇牙咧嘴。

  英雄不拘小节,小孩子果然需要层层保护。

  汪雯在去梯田的路上已经快速地又编了两个小篮子,她叮嘱阿里瓜瓜道:“一会儿你别下去,田里都是泥,可脏了。”

  阿里瓜瓜:“是小猪佩奇喜欢踩的那种泥坑吗?”

  “……你还看小猪佩奇啊。”汪雯抓到机会就要嘲笑他。

  好气哦,但是还是需要保持微笑。

  阿里瓜瓜站在田埂上,看着汪雯小心翼翼撩起裤腿,露出纤细雪白的一截小腿。

  哇,小姐姐的腿真好看。

  他在心里赞叹了一句,已经不去计较汪雯刚才嘲讽他看小猪佩奇这件事了。

  汪雯记得小时候跟爸妈在乡下做客,乡下的远房表哥带她去田里摸螺蛳。他们有一套特殊的装备,长到大腿根的套鞋,和防水橡胶上围裙,牢牢把下半身都保护好,然后这才伸出手去靠田埂边的泥堆里探查。

  一般来说螺蛳就喜欢吸附在靠着田埂边的那些角落里。

  只要随便一模,满满当当都是硬壳壳。

  可惜今天的汪雯没有那么些装备,她记得自己的背包里带了换洗的衣物,于是横下心,把身体往下一沉,果然,手上传来的贝壳质感表明这水田里果然很多很多螺蛳。

  农人有三月吃韭,四月吃螺的说法。因为三月的韭菜碧绿鲜嫩,四月的螺蛳肥美鲜香,如果把这两个炒在一块,更是妙不可言。

  可惜他们没有找到野生的韭菜,不然今晚真的有口福了。

  两篮子螺蛳很快被装满,但是螺蛳还是没有摸完,汪雯又从田埂里摸到一些滑溜溜的野生泥鳅,这下子完全抓不住,纷纷从她的手底下溜走了。

  “啊啊啊啊!”阿里瓜瓜突然站在田埂上尖叫起来:“蛇!有蛇!”

  屁咧!汪雯瞄了一眼,那是一条肥硕的黄鳝,正在她的脚底下游走。

  她一把捞起黄鳝,举在手里冲着阿里瓜瓜丢了过去。

  阿里瓜瓜一个惊吓,吧唧一下整个人摔进了泥田里。

  两个人的动作太大,远远看着他们的茅子平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