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第四十八章 摸头杀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画小眉 2020 2019-06-21 19:14:54

  阿里瓜瓜爬起身,狼狈又愤懑地在泥田里生气地跺了跺脚。

  汪雯哈哈大笑:“现在我相信你看过小猪佩奇了。跺脚的姿势都如出一辙。”

  “汪仲雯,我要跟你势不两立!”阿里瓜瓜气急败坏,抓起一团泥巴就冲着汪雯丢过去。

  “你不怕有蛇啦?”汪雯指了指还没来得及游走的黄鳝。

  阿里瓜瓜毕竟是小孩子心性,想想既然汪雯敢徒手抓,肯定这家伙并不危险。他装着胆子挺起胸膛:“少废话,我们来单挑。”

  汪雯懒得理他,继续捞起那条肥硕的黄鳝,又冲着阿里瓜瓜的面前假意抛过去,阿里瓜瓜再度吓得下意识闭起了眼睛,不过一会儿没有发现动静,睁开一只眼睛偷瞄过去。

  汪雯美滋滋地把黄鳝放进了藤框里,用嘲笑他的口吻解释:“这是黄鳝,不是蛇。柔若无骨,做响油鳝丝超级好吃。现在能抓到野生的黄鳝的机会可不多。晚上多吃点呀。”

  阿里瓜瓜哼了一声:“我才不要吃!”

  两人打打闹闹把两筐吃的拎上田埂,看起来都灰头土脸,阿里瓜瓜一身泥,汪雯也一脸乌漆墨黑。两人一笑泯恩仇,哈哈大笑着走向小溪处。

  劳动最光荣,一起找寻食物的感觉真的很拉好感。

  阿里瓜瓜这会儿学乖了,找了两片硕大的芋头叶把脚包起来,然后怪模怪样地走在前面。果然没有刚才那么刺激了。

  那边茅子平和汪伯霖互相配合,汪伯霖负责拉,茅子平则负责伸胳膊到山壁和小溪的缝隙里捞鱼,鲶鱼的触感滑滑的,很容易感觉到。

  茅子平刚想和汪伯霖有点交情上的互动,就被这种滑溜溜的触感吓到,一个机灵站起来,害得汪伯霖差点没站稳,在溪水边打了个趔趄,一直后退了好几步。

  “还行不行啊?”汪伯霖瓮声瓮气地问道。

  “行的!”茅子平有些羞愧地甩了甩手臂,“就是滑溜溜的有点恶心。我没做好心理准备。”

  汪伯霖把前面那支带血的尖头木棍递给茅子平,“拿着。一会儿有动静就用力扎下去。”

  “呃?”茅子平想了想:“那我是不是不能一只手探进去?得半个身子都进去?”

  “试试吧。我可以抱住你的腰。”

  问:两个各怀心思的男子,为了生存事业下河捞鱼,暂时抛弃了国恨家仇,亲昵作战,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答:这是一种承袭了中华五千年的吃货精神。

  美食足以抹平一切不愉快的过往。抑郁、悲伤、失恋甚至是仇恨。

  就在茅子平抹黑探进山壁与小溪之间的罅隙时,一双有力的手拦住了他的腰,没有半分温柔与缱绻,就是那种“大爷我允许你不死”的感觉。他内心咯噔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本着捉鱼比天大的思绪去忙活了。

  就在阿里瓜瓜和汪雯拎着沉甸甸的战利品回到小溪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暧昧的场景。茅子平撅着屁股在前面不知道干嘛,汪伯霖抱着他的腰似乎在一直发力的样子。

  旁边的两个摄影师露出“emmmmmm”的神情,见到阿里瓜瓜过来,忙用小儿不宜的干咳声拦住他们俩。

  “不要打搅他们。”

  “这是在干嘛?”打死他都不信这是捉鱼啊!有这么捉鱼的吗?阿里瓜瓜露出早熟的眼神。

  很快,茅子平用行动证明了他们的确是在捉鱼。

  他的木棍上戳了两只正在努力摆尾的鲶鱼,看起来只只都有两三斤重,特别肥美。

  而汪伯霖一个不慎,不小心让茅子平摔在了溪水里,茅子平一身狼狈,却仍旧高高举着木棍,有点嘿嘿地乐着。

  比起山崖上的救命之恩,这点小伎俩算什么?

  摄影师看看他们狼狈的四个人,忍不住开口:“你们好像小猪佩奇一家人哦。”

  猪爸爸,猪妈妈,小猪佩奇,乔治。

  至于谁对应谁,大家都心照不宣。

  阿里瓜瓜哼了一声,嫌弃地用芋头叶擦干脚,把鞋袜换上,头也不回地准备回大部队去。

  山里落日早,几个人这一顿折腾,早已到了月上时分。

  山林里传来络绎不绝的呼喊声,是摄制组的工作人员怕他们迷路,一路找了过来。

  一群人互相打了个招呼,欣喜地拿着战利品回到露营的一大块平地上。

  几个人下了水,身上有水汽,工作人员拿来用电池的吹风机和干毛巾把几个人包裹起来,又送上预防感冒的冲剂,很是贴心。

  汪雯换好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裹着干毛巾,饶是她这样经常锻炼的体质也免不了打了个哈欠。

  茅子平从包裹里拽出一件轻羽绒,抖了抖披在汪雯身上。

  感受到那一阵轻柔的温暖上身,汪雯扭头看了一眼茅子平,感激到眼睛里盛了星光。

  “谢谢。”汪雯吸了吸鼻子,裹紧身上这件薄款羽绒服。

  “猫哥,来拍照啊!”明潇潇冲着他们挥了挥手。

  那一边的山壁上能看到极圆极亮的月亮,好像伸出手就能碰触到一样。月亮上的阴影与轮廓清晰可见,让人忍不住想拍下这美景留念。

  阿里瓜瓜和明潇潇都摆足了pose,准备让茅子平也一道过去。

  工作人员这个时候也大着胆子,央求与几位明星合影,他们都乐颠颠地答应了。

  “去拍照吗?”茅子平把手轻轻放在汪雯的额发之间。

  这个动作未免太过亲昵,有点摸头杀的嫌疑,茅子平发现那时候就是有点忍不住。

  刚才回来的路上汪雯就着溪水把被泥浆弄脏的头发简单清洗了一下,现在还有些湿漉漉地覆在她饱满的额头上。

  她抬起眼睛看着他的时候,眼里的惊喜意味快溢出眼眶,眼神好像一头在森林里迷路的梅花鹿一样温柔。

  “咳咳,走吧。”他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收回手,率先走向明潇潇。

  汪雯的心犹如小鹿乱撞一样,爱豆刚刚摸了她的头,好激动,好想慢镜头回放。如果现在有一张床,她一定裹着被子蒙着头,兴奋地在床上扭来扭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