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第六十一章 柳暗花明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画小眉 2035 2019-06-30 15:19:17

  很快,在关铮的主导下,公司出具了一份汪伯霖已婚的情况说明,言辞恳切,坦荡而不失愧疚。由于他的形象一直比较正面,也没有因为隐婚这件事和其他女艺人有过多的纠葛,大众对此事的反应90%都是没事,艺人应该以作品说话。

  只不过,随着这件事逐渐淡去,瑞寰的那张天价的公关费用账单,也寄到了汪伯霖的手上。

  “5000万!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零!”汪雯拿着账单怪叫了一句,肉疼得要命。

  现在家里上上下下都要花钱,嫂子还在住院,侄女还在保育箱,医院那边也要送饭打点,还要请各种护工月嫂……

  汪伯霖拿了一张卡给她,虽然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但是汪雯也不敢乱花啊。

  除了这些,他们这套三室两厅精装修的房子,在北京朝阳区的东四环,每个月的房租就五位数。加上之前利滚利的两亿外债,汪雯觉得光是算账都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这5000万隐婚曝光后的公关费用,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在税改之前,艺人的收入的确不少。跑综艺、拍网剧,只要肯拼命,5000万也就2年还清的事情。

  可是现在不行了,政策规定艺人的单集剧片酬不得超过100万(最高),像汪伯霖这种二线艺人,能拿到50万顶天了。

  还必须要缴纳业内14%的个人所得税,折合下来他必须要演130集的剧才能还清这笔债务。

  大哥每天早上出门前都要拽着她起来,让她用那辆小破车送他去医院,看完静静沉睡的林显雅,汪伯霖这才会蹑手蹑脚走出病房去赶通告。

  看着大哥如此辛苦,汪雯再也没有在心中叫他便宜大哥了,而是发自肺腑地认为这就是她的亲哥哥。英俊帅气有担当、高颜值配高智商,运动神经更是怒甩她一大截。

  汪雯迫切地想为这个家做点什么。她翻出微信,想到之前答应大哥那句“再也不会去地下城赌车了,否则就罚扫厕所一年”的朋友圈。可是除了赛车,她还有什么技能可以赚一点钱减轻大哥的经济压力呢?

  一条未阅读的微信引起了汪雯的注意。

  是小姜发来的,询问她关于合约是不是还有再商谈的可能性。

  之前拒绝是因为大哥的不同意,而现在汪雯决定自己做主。

  “等姜哥你什么时候回北京我们再谈吧。”汪雯如此回复道。

  她想了想,决定如实说出自己目前缺钱的窘境:“只是我大哥和瑞寰那边签了个公关协议,曝光已婚的事情要赔偿5000万费用。我想把单集的片酬要高一点,您看行吗?”

  小姜当然没问题,作为经纪人,他赚的也是艺人的提成。艺人收入高,他的提成也相应的多一些。汪雯肯这么直接告诉他这个合约的事情,他也吓了一跳。

  瑞寰这是狮子大开口啊,把自己公司的危机转嫁给艺人承担,何况这几天的一波公关操作,费用撑死200万,收人家5000万,倒是很符合瑞寰一贯的黑心作风。

  只不过汪伯霖并不是自家艺人,小姜也没兴趣帮他出头。但是汪仲雯求他提高点片酬这件事,小姜想了想,干脆把这个八卦告诉了许姐,让许姐出面定夺。

  “这样吧,你让她来公司直接找我谈。你在长沙好好陪着Martin,把减肥这事儿给我盯紧喽。”

  许姐如是吩咐道。

  小姜唯唯诺诺地答应了,决定一会儿还要给汪仲雯传授一些如何应对许姐的技巧。

  许姐想了想又发过去一条消息:“乘着这几天热搜还在,让芒果台迅速把我们面试健身教练的花絮剪出来播放掉。里面汪仲雯的镜头多剪辑一些,特别是帽子被鼓风机吹掉的那个场景,给我特写,放慢,加背景音乐!”

  小姜:“好的许姐,我会盯着他们剪。”

  许姐:“剪辑赵老师是我私交比较好的朋友,你回头买点礼物私下送给他,就说是我的一番心意。买什么你自己衡量吧,费用回来找我报销。”

  在娱乐圈内,得罪了谁都不能得罪剪辑师。一个综艺、一个电影、一个网剧,有时候剪辑师把你的镜头剪没了,你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更没法说理去。

  小姜深谙许姐的逻辑,相比艺人关系,许姐对于维护各种关键性人物的关系更加圆融通透。这也是一场变相的提点。

  汪雯自从得知明天要和那个厉害的许姐面谈的消息,整天都有点坐立不安。幸好钟点工阿姨会帮他们做饭,不然汪雯不知道多少次要把自己的手指切到了。

  这会儿她刚刚给大嫂送完饭,和当时刚刚穿越过来的情况正好相反。轮到她来照顾大嫂,她才知道当时大嫂照顾她有多么不容易。

  饭后林显雅的精神显然不错,苍白的面颊上稍稍有些一丝血气。

  生产时她和汪伯霖都不在身边,林显雅倒是十分坚强,机智地拨打了关铮的手机,让他送自己来医院,还坚定地在生产手术上自己签了字,剖腹、全麻,一个不拉下。

  这一场果断又伶俐的手段,才争分夺秒保住了小婴儿的性命。

  汪雯在一旁给大嫂削苹果,手艺不行,苹果皮断断续续的,满满的心思在脸上藏不住,好几次差点削到手指。

  林显雅注意到了小姑的异样,并没有说话,只是不嫌弃地接苹果,小口小口慢条斯理地吃完,这才从枕头底下摸了一个小本子出来递给汪雯。

  “这是什么?”汪雯接过来看了一眼,密密麻麻都是林显雅给女儿取的名字。

  “哇!”汪雯惊叹了一声,仔细看了起来。“

  “汪以琼……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我喜欢这个!”她看了半天,指着其中一个女孩子的名字,有些兴奋地说了一句。

  林显雅脸上的笑意温温柔柔的:“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也最喜欢这个名字。”

  “要问问大哥的意见吗?”

  林显雅摇摇头,脸上的温柔更甚:“你大哥说,孩子是我怀胎七个月生的,那么辛苦,我有给孩子命名的权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