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第六十九章 被处理的照片

我的爱豆不可能那么萌 画小眉 2077 2019-07-06 12:25:00

  汪雯再度回到长沙的时候,惊讶地看到茅子平已经瘦了大概一圈了。他的圆眼睛看起来更大,脸部的轮廓已经恢复到了出道时神颜的模样。

  她只不过回去了一周的时间而已,茅子平的体重已经成功下了七开头的数字,变成了68.9。

  最可怕的是阿里瓜瓜,仿佛一枚雨后的春笋,开始抽条般疯长。

  155.3,虽然只有1.3公分,然而给人的感觉还是高了高了。尝到甜头的阿里瓜瓜一直缠着马孟祥教练,要他多布置一些训练给自己。马教练照例中规中矩地拒绝,“运动多了也不太好。你这个年纪,适量就可以。”

  明潇潇还是每天开开心心的样子,气质依然文艺又单薄,三个人里面只有她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汪雯笑嘻嘻和诸位同事打招呼,小姜臭屁着一张脸,递了瓶水给她。

  “今天晚上有新的飞行嘉宾加入,要准备开始新一周的录制哦!”

  “新的飞行嘉宾?”汪雯还挺期待的,也就是顶替哥哥的位置,不知道是位什么样的艺人?

  小姜提点她:“是一位谐星,说相声的。人挺有意思,就是体型有点……”小姜做了个“胖”的口型,坚决不把这个字说出口。这大概是做艺人经纪的本能,说坏话的时候都会用无声来取代。

  胖就对了。不胖谁来这儿啊。

  汪雯表示get到了信息。“那要我做点什么?”

  “小姑奶奶,这回你可千万什么都别做。这位的咖位比猫哥还可怕,粉丝和猫哥不相上下。不想跨界被黑的话,咱们就秉承老子的思想,无为而治吧。”

  小姜开始和汪雯上起了哲学课。

  汪雯听明白了。其实就是三不原则。

  “不靠近,不搭腔,不暧昧。”

  今晚的节目策划也为这位新来的飞行嘉宾想破了头。

  对方一米八的个头,二百四十斤。自从昨天《艺人的自我修养》上了芒果台,收视率破1之后,就有很多想来参加的艺人向节目组递上了橄榄枝。

  芒果台合计了一下,因为上一段爬山出现了比较危险的剧情,加上这一位新来的嘉宾体型不是那么的方便,因此决定这一期做的是水上乐园的题材。

  刚好录制的时候已经四月份了,节目组找了一个室内恒温的温泉游泳池,决定以游泳教学和水上击球运动为主题,让嘉宾们动起来。

  同时几位教练也需要随时在一旁待命,以备不时之需。毕竟水下也是个危险的场所。

  这也表示,大家都必须穿泳装,在全国人民的面前展露自己的身材。

  茅子平偷偷捏了捏小肚子,很好,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赘肉了,只是离有腹肌的地步还有很大的距离。

  回到屋子里,茅子平打开冰箱,看见冰箱里存放着汪雯指定品牌的无糖酸奶。

  他下意识拿了出来,用双手捧在掌心。

  酸奶杯凉丝丝的,茅子平不由自主笑了起来。

  她又回来了啊。

  小姜无意中看到茅子平这个有点奇怪的笑容,又看到他摸着酸奶杯,好像在抚摸情人一样,这种眼神和表情,小姜从没在茅子平身上看见,但是身在娱乐圈,类似的场面他太熟悉不过了。

  现在是四月,是春天。

  我们家猫哥,他他他他他,恋爱了?

  小姜被自己的推论吓了一跳。

  那么,对方是谁?

  回到那间熟悉的双人房,汪雯总算定下一颗心来。

  汪雯由于正式签约了心美,但是暂未召开签约发布会,所以还是秉承着低调的原则,谁也没说。和同住的毛珊珊在一起,也只是聊着爱豆真的瘦了好开心之类的话题。

  毛珊珊话锋一转:“不过我完全没料到,你居然是汪伯霖的妹妹。”

  汪雯点了点头。“之前你没问,我也没说,抱歉哈。”

  毛豆们到底知不知道,汪氏兄妹就是当年众邦保险的少东家。

  毛珊珊摆摆手,帅气回应:“没事没事。毕竟汪伯霖也救了咱们家猫哥。一来一去扯平了。”

  汪雯一边收拾行李一边继续和毛珊珊哈拉,直到她从手账本里抽出那两张签名照,是上回从小姜手里抢来的。

  她想了想,拿来递给毛珊珊,“选一张吧。”

  “哇!”毛珊珊本来在做面膜,这会儿激动地从床上跳起来,差点连脸上的面膜都崩掉。

  这才是真正毛豆的反应吧?

  汪雯有点遗憾,甚至有点瑟缩,她这个毛豆,越来越不称职了。

  毛珊珊纠结地抓了抓头,选择困难症。她也知道,汪雯拿到两张签名照肯匀出一张给她,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想了想,她选择的是那张茅子平穿着湘北篮球队服,抱着篮球的照片。

  “猫哥很少以运动的装扮示人,我选这个吧!”她轻轻从汪雯手上抽出照片,大力在照片上亲了一口,然后抱着签名照在床上滚来滚去。

  汪雯把剩下的一张夹在手账里,看着毛珊珊笑笑。

  “对了,今晚你还要去陪猫哥跑步吗?”毛珊珊扯下面膜,认真询问。

  汪雯摇摇头。

  这几天没有她不是一样吗?感觉熊比心教练和猫哥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了。

  她晚上,还有点小事情要做。

  今天是清明节,也是她自己本尊的生日。汪雯本打算今天去墓地拜祭“自己”的时候把签名照烧给自己,现在看来只能用一个纸袋子,去马路中间画个圈,千里隔音遥传祝福了。

  小时候,外婆就教过汪雯做这些祭拜长辈的事情。如果亲人远在外地,只需要用纸袋写上那位亲人的姓名、籍贯、出生年月日时,在地上画个圈,把需要寄送的事物放进纸袋点燃,再向西南方向喃喃念出对亲人的祝福,待到纸袋里的东西化为灰烬,这份心意也就尽到了。

  画圈是不希望其他的人来打扰。念出祝福是希望遥远的亲人能够听到。

  虽然听下来的确有点迷信思想,不过很多地方还是在清明节延续了这个老一辈的传统。

  汪雯决定试试看。一切准备就绪,她把茅子平的那张签名照放了进去。在别墅外面的角落里,她画了个圈,把所有的东西都放进了纸袋里,纸袋上不仅写下了她的生辰八字,还有她的真实姓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