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予你几何

风流到丢人?

予你几何 双人鱼嘛 1344 2019-05-16 00:49:59

  苏离一路提着左从霜进到京城,刚上了主街便有不少百姓与商户行礼拜见。苏离也不言语,只是微微点头,算是受下了。

  左从霜心道,这腹黑攻居然还有这么好人缘?怕是这些人都没被马遛过!

  正想着便见远处一个当值地禁军快步走来,一个抱拳躬身道。

  “苏先生安。”

  苏离轻摆手示意他退下,继续扯着左从霜往前走。

  “苏先生!”当值禁军见他要走急忙缓步跟上。

  “苏先生,属下禁军参领梁散之,冒昧一问,可是禁军有何疏漏之处,滋长了逆贼,烦劳了苏先生”

  “未曾。”

  “那这位……”梁散之一脸疑惑望向苏离,正遇上苏离投过来地目光,眼神冰冷似利刃尖刀,不由心下一惊,拱手低头道。

  “属下多言,苏先生慢走”

  经此一事,左从霜可算是看清了,苏离看起来是神仙一般地人物,宠辱不惊,与人为善。可是他对自己的圈子划的十分清楚,靠近一步,他便一个眼神冻死你!

  至此,她也想明白了,老老实实才是最重要的,免得一个不小心,害得她横尸街头,而且看苏离这,简直民心所向,若是她不幸死了,怕也都是喊号叫好的人。

  一路连扯带拖,终是进了宫,走进御书房的一瞬间,左从霜就感觉自己像是不受力了一般,心下一惊,反应过来之时,已经被苏离远远的从门口抛到案桌之前,顿时胸口一阵闷痛,口鼻之中有一股浓重的血腥之气。

  左从霜心想,我不会是要被摔死吧?!这么多穿越的前辈可没有哪个死的这么憋屈吧!我还没好好享受古代生活啊!我还没……

  “疼,啊啊啊,松手疼……”左从霜还没从要被摔死的悲痛中走出来,便又被苏离扯着衣领拉了起来。

  “赶紧问,问完丢掉兽营,别耽误我时间。”苏离皱着眉不耐烦的说道。

  听到苏离的话,左从霜意识到面前可能还有人,下意识抬头刚想看过去,便又被苏离一松手丢了下来,又被重重的拍在地上,这时的左从霜简直是要气疯了,想着这样摔,怎么也内出血了,我也是活不了多久了,不能这么憋屈的死!

  “你他妈的!是想摔死老娘然后独霸穆安吧?我告诉你,我跟穆安早就有了夫妻之实,我俩日日睡在一起,你能如何?杀了我吗?赶紧动手啊!趁着穆安对我情根深种,赶紧杀了我,让你看看他怎么为我撕心裂肺!狗东西!”

  “老娘根本不会骑马!你把我丢在马背上就算了,又将马踢出去让它发狂,背着姑奶奶我跑了两小时,我吐的胆汁都出来了,连手都不敢松一下,你试试!又使坏让我从马上摔下来!我他妈紧紧抱了两小时就怕掉下来,手脚都抽筋了都不敢松一点!你一个口哨你给我丢下来了?苏离,你王八蛋,你不孕不育你断子绝孙!”

  左从霜一股脑的把自己会骂的能骂的全都招呼上,打心眼里想着一定我得好好泄泄愤!只是骂了良久都无人回应,她有些懵,抬起头看着苏离,他依然一脸冷淡,好像刚才骂的不是他一样。

  “骂完了?”苏离冷声问道。

  只是未等左从霜回答,他便高高的提起左从霜,然后重重丢在地上。

  左从霜这下真是,口鼻之中均有鲜血涌出,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鼻子一阵发腥,终是晕了过去。

  “顾惜朝,你差不多得了,攻占城池都没见你脸色有过一丝变化,你今日是铁了心要看我笑话?”苏离厉声问道,言语中多含不满。

  “嗯,毕竟世上少见你这般的风流人儿。”顾惜朝毫不掩饰自己的愉悦,朗声道。

  苏离白了他一眼,转身便像门外走去。

  “诶,我大燕国最风流的人儿,怎么就风流到养了五六年的人儿跟别人跑了啊。”顾惜朝边说着嘴角笑意也越发深,目光也开始聚集到地上这摊小人儿身上。

  “王允,传太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