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将军恃宠,朕而骄

第十八章 苏醒 感动

将军恃宠,朕而骄 月亦瑶 2579 2019-05-27 17:08:22

  楚焰寒一路小跑到墨竹阁,琴语在后面都跟不上他的步伐,楚焰寒试探性的推了一下门,又拍了几下,放声大喊

  “千忆!千忆!”

  听着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楚焰寒赶忙后退几步,踹了几下门,琴语赶到的时候,楚焰寒还在踹门推门,急忙跑过去,俩人一起撞门

  月千忆蜷缩在床上,恍惚之间听到了呼唤声,睁开模糊的双眼,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听着一声声的撞门声,在陷入昏迷的最后几秒,月千忆看到了一道黄色的身影闯了进来

  .....是..他..吗?........

  楚焰寒看着月千忆蜷缩在床的一角,心一紧,坐在床边,担忧的看着她,还未触碰就有一种寒冷侵蚀着楚焰寒,试探性的碰触了一下月千忆,这种刺骨的寒冷

  “多拿被褥过来!御医呢!怎么还不来!”

  琴语赶忙跑了出去拿被褥了,魏公公也赶忙跑到门口眺望御医去了,楚焰寒起身,温柔的把她从床的一角抱到了床的中央,盖上了几层被褥,心疼的看着她,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仿佛一次不用力,她就会化成空气飞走一般...

  看着脸苍白的她,心十分的难受,他闲来无事跟她赌什么气啊。但她当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了,当他找遍了整个皇宫还没有找到她的时候,他是有多么的害怕

  害怕她突然的消失,害怕她出事,害怕她被朝中陷害,害怕.....

  楚焰寒不知道的是,自从她出现在他身边,他平白无故多了很多害怕的东西,害怕她的疏远,害怕她的冷漠,害怕....

  御医来后,楚焰寒松开了她的手,放在床沿,御医放下药箱,从里面拿出了一方手帕盖在了月千忆的手腕上,这才开始把脉,一边捋捋白胡子,一边眉头深锁,一脸的不可置信。

  楚焰寒看他这样,心揪到了一起“情况如何?”

  御医收回手帕,放回药箱,楚焰寒立马握住了月千忆的手

  “回陛下,公主体内有种毒,是从胎中便有的毒,如今只不过是毒发作了而已”

  “可有办法?”

  御医摇了摇头“此毒无解,否则也不会存在这么长的时间,此毒名为寒毒,是边疆地区才有的毒药,一月发作一次,发作的时候,体温近冰,苍白无血色,近似于沉睡,没有意识,这种毒的强弱是根据中毒者的身体体质决定的,也就是说,公主身体强健,则寒毒的毒性削弱;反之公主身体娇弱,则寒毒的毒性增强,严重时可导致体内器官冻结成冰,呼吸衰竭而死。好在公主身体并不是很娇弱,否则寒毒日积月累的侵蚀,公主恐怕早已香消玉殒了”

  “那现在怎么办?她什么时候会醒?”

  “陛下莫着急,可能不久就会醒过来,也有可能永远沉睡醒不过来,陛下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公主的外界温度升高,这样或许可以加快公主的苏醒时间”

  “下去吧”

  “是”

  楚焰寒立马派人搬了很多火炉,整个房间的温度可以瞬间让人汗如雨下,楚焰寒让所有人都退下了,楚焰寒躺到床上紧紧地抱着她,刚接触到她身体的那一刻,他打了一个寒颤,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寒冷

  “是否是因为你体内的寒毒,所以你才从小习武,成为青璃的将军?豆蔻年华征战沙场.....”

  楚焰寒抱紧了她,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疼过.......

  “千忆,你醒过来好不好,醒过来,朕就不生你气了”

  她体温越来越凉,他心越来越慌,只能紧紧地抱着她,给她搓手哈气,用体温暖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月千忆的身子温度回温了,还是楚焰寒身体也变冷了,楚焰寒也感受不到那么刺骨寒冷了,这才抱着她沉沉的睡去...

  当月千忆再次醒来的时候,看着放大的脸,愣神了几秒钟,精致的五官,长长的睫毛,原来他睡着的时候这么乖,嘴角上扬,盯着他笑

  “醒了?”楚焰寒睁开眼睛看到怀中美人对着他笑,不禁失笑“盯着朕笑?”

  月千忆收回了笑,岔开了话题“原来你醒着的啊?”

  “被你这么盯着,想睡也睡不着啊”

  “谢...谢...你”

  听着她的蚊子声,楚焰寒啊了一声“你说什么?”

  月千忆深吸口气“谢谢你...!”

  “朕听见了,作为报偿,就把你献给朕吧?”

  话毕,手开始不老实了,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腰上,月千忆赶忙摁住那只手“你干嘛!”

  楚焰寒笑了笑“你不是要道谢吗?朕在帮你啊~要不,你主动?”

  月千忆脸一红“你在说什么!不知羞耻!”

  “哦?羞耻为何物?”

  月千忆挣扎“你...你松开!”

  楚焰寒用力摁着“朕偏不松”

  “你松不松!”

  “你又能奈朕怎么样呢?”

  她好像的确不能把他怎么样,不开心的盯着他

  “从了朕算了,从了朕又不会缺什么,朕对你多好~朕还会一直宠着你”

  月千忆脑海里倒是想起了琴语说过的话,他有一个很宠爱的异国公主,但最后却死了,还是未知原因,他现在对她这么好,是不是意味着将来的某一天也会亲手杀了她?

  伴君如伴虎,谁也不知道他的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楚焰寒看出了她的落寞“你怎么了?”

  月千忆不开心的把头捂了起来“本宫困了”

  楚焰寒把被褥扯一边“那你别捂着啊”

  月千忆转个身背对着他,就是不想理他。楚焰寒叹口气闭上眼睛继续休息,月千忆看着房中的布置,沉默半天才开口“楚焰寒,本宫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去?”

  楚焰寒睁开眼睛又闭上眼睛也不搭话,俩人沉默了很久,楚焰寒才出声“你被当做停战的工具,你回去了,圣翊就要和青璃开战了”

  “你不怕大炎,星耀联合青璃与圣翊开战吗?”

  “朕从未怕过”

  “你把本宫囚禁在身边是没有结果的”

  “朕没有囚禁你,你来圣翊是你自愿的,朕也没有限制你的自由,更何况,朕不需要结果,你在朕身边就是结果,朕就是一切的结果”

  面对楚焰寒突如其来的霸道,月千忆不再回话,无言起身,楚焰寒看她一眼“你的红缨在朕的御书房里”说完又闭上眼睛打算睡觉了

  月千忆也没回话,跨过火炉,打开房门,发现琴语坐在地上,头靠着门框睡着了,抱着自己还瑟瑟发抖,月千忆有些呆愣的看着她

  转身拿了一件衣服给她盖上,又把她惊醒了“殿下?你醒啦?太..太好啦..嘻嘻”

  月千忆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谁让你睡这的?怎么不回房睡?”

  “奴婢担心殿下,陛下又养尊处优,不会照顾殿下,但是陛下又让所有人退下了,所以奴婢就在门口坐着,没想到睡着了..嘻嘻嘻~”

  月千忆无奈担忧的看着她,“这样不会染上风寒吗?”

  琴语拍了拍胸脯“不会的,奴婢身强体健,不会的,殿下刚醒,奴婢去给您打水沐浴”

  话毕赶忙起身忙活打水去了,月千忆倚着门框看着琴语,盯着她的身形,不一会,摇摇晃晃,月千忆走了过去“本宫来吧”

  “不行,这种粗活怎么能让殿下来”

  月千忆拗不过她,就两个人一起了。月千忆要沐浴了,琴语要伺候,月千忆不让,她就站在那里,月千忆看她这么犟,就妥协让她坐在梳妆台前的凳子上了。

  月千忆背对着她,等到月千忆出浴的时候,琴语又睡着了。月千忆穿上衣服,把琴语抱了起来,好在月千忆从小习武,好在琴语轻,抱到琴语房内掖好被子,试了试额头温度,还好,不烫

  出了门,月千忆走在宫中,但是..御书房在哪......

月亦瑶

QQ群号:3191728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