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将军恃宠,朕而骄

第二十一章 诡计 幸福的本真?

将军恃宠,朕而骄 月亦瑶 2669 2019-05-30 15:28:52

  月千忆推开房门的时候,看楚焰寒还没起身,就让琴语把篮子放下后关门出去了,月千忆布置好菜,就走到了床边,看着楚焰寒。

  睡觉的时候倒是可爱,醒的时候一点都不可爱

  月千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抓住了手腕,拽向了他

  “哎?!”

  月千忆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他怀里了,看着近在咫尺的脸

  “这么看着朕,是想做点什么?朕等了那么长时间,你都不做点什么,那就只好朕做点什么了”

  月千忆打了他一下“你干嘛,起身用膳了”

  楚焰寒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好”

  月千忆心漏跳半拍,已经很久没有人摸她的头了...

  楚焰寒松开了她,月千忆不自然的坐在床边等他起身,可他却没有动,躺在那里看着月千忆,然后一脸的痛苦

  “哎呀,哎呀~哎呀~朕的心脏好不舒服啊~啊~好难受~呼吸不过来了~啊~”

  楚焰寒趁机抓住了她的手“啊~忆儿~千忆~朕好难受啊~”

  月千忆一脸担忧“你怎么了?”

  楚焰寒见月千忆也没有躲开,痛苦的脸上挤出一点得逞的微笑

  “没事,就是心脏疼,呼吸不过来”

  月千忆转头对着门口高喊“魏公公,传御医!”

  楚焰寒急忙拉住她“不...不要御医~朕不要御医~”

  月千忆看他撒娇打了个寒颤,魏公公进来了,月千忆看向他“你快去传御医,他身子不舒服”

  楚焰寒趁着月千忆看不见他,疯狂摇头暗示魏公公

  魏公公看向楚焰寒,对方疯狂的摇头,又看了看月千忆脸上的担忧,了然

  “是”默默退出去后,站在门口继续当门神

  月千忆看着楚焰寒“再等等,御医等会就来了”

  楚焰寒看着她脸上的的担忧“千忆,朕呼吸不了空气..”

  “那怎么办?本宫也帮不了你啊...”

  “不,你可以”楚焰寒狡诈笑着

  “嗯?”月千忆一脸茫然,看着楚焰寒笑的不正常,有种不祥的预感

  “千忆,朕真的好难受”

  “额....那....那该怎么办?”

  看着月千忆呆萌的样子,楚焰寒引导她

  “如果朕掉湖里,你救朕上岸后应该做什么?才能把朕救醒?”

  月千忆想了想“当然是.....”

  一愣,看着楚焰寒的笑“你!不知羞!”

  楚焰寒失笑“你既然都知道了,还不快点救救朕?”

  月千忆锤了他一下“整日没个正经!还不快起身用膳!”

  月千忆率先起身站在一边,免得他再耍诡计,楚焰寒看她这样防备着,笑出了声

  “这么防备着朕做什么?”

  月千忆看向了别的地方“你管本宫”

  楚焰寒趁她不注意,起身揽过她的腰,圈在怀里亲了一下,趁月千忆半天没反应过来,松开了她,乖乖坐在了桌子旁边,月千忆不知所措的坐在了他旁边

  “你..你...你也不饿?”

  楚焰寒笑道“慢慢说,别紧张”

  “你!还不是你做的!”

  楚焰寒无辜笑笑“千忆不救朕,朕就自救了,难道做错了吗?”

  “................”

  月千忆无语“好,用膳”

  楚焰寒还是不嫌事大的继续逗弄她“其实朕刚才饱了”

  月千忆握拳“楚!焰!寒!”

  楚焰寒笑出了声“朕在”

  月千忆夹起菜塞他嘴里“闭嘴!”

  楚焰寒点了点头,月千忆轻哼一声给他夹菜

  “你做的?”

  “不然呢?报恩还给你的,弄璃竹很难吧”

  “不难,但是你要做一辈子的饭菜还朕,毕竟朕为了这几颗璃竹花费了很多东西”

  “你花费了什么?”

  “你猜?快吃吧,都要凉了”

  月千忆不开心“已经凉了,回来的路上又耽误了一段时间”

  “嗯?那段时间你偷吃啦?”

  月千忆看他一脸不正经,无奈笑笑“本宫下毒去了”

  楚焰寒每道菜都吃了一口“好吃,比那些厨子做的好吃多了,朕天天吃他们做的饭菜都要吃吐了,偶尔吃吃你做的也不错”

  “你不怕本宫下毒?”

  “朕信你”

  三个字简单明了,让月千忆愣了半天,他...信她?

  楚焰寒给她夹菜“怎么不见你吃?”

  “你见过哪个下毒的人吃自己下过毒的菜?”

  楚焰寒笑道“多吃点,看你瘦成什么样了,就你这样的,上个战场,风沙遍天,早把你吹一边去了,再这样下去,你连红缨都拿不住了”

  月千忆把他夹过来的菜都吃了“万一本宫真的下毒了,你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死就死了吧,朕又不是没经历过”

  月千忆也不说话,俩人就这么静静地吃饭,十分祥和,互相给对方夹菜,十分默契

  静谧的氛围被外面的嘈杂扰乱了,月千忆轻皱眉头“琴语!”

  琴语推门进来“奴婢在”

  “去看看”

  “是”

  过了一会,琴语回来了“殿下,好像是一个妇人在御书房门前哭闹”

  月千忆看向楚焰寒,对方感受到她的注视

  “不是朕惹得花,魏公公,把那个人拖出去”

  “是”

  月千忆叹口气“万一她找你有事呢?”

  楚焰寒估计也能猜出是谁了“朕才不管她”

  俩人又继续用膳,然后...

  “陛下——陛下——您饶了他吧”

  月千忆无奈抚额叹气“她怎么到这来了?”

  门外还在吵闹,一个守卫进来了,楚焰寒皱眉“不是拖出去了么?怎么又到这来了?”

  “回陛下,拦也拦不住她”

  月千忆起身“琴语,走,出去看看”

  “是”

  俩人一开门就看见一个妇人跪在地上哭,几个守卫拉着她,想把她拖走,月千忆看着倒是有些心疼“放开她”

  月千忆扶起了她“你在哭什么?”

  “我...我...”

  妇人满脸的泪痕看着月千忆“公主,求您饶了他吧”

  月千忆懵在原地“本宫也没做什么啊..”

  “他以下犯上,应当入狱”

  月千忆回头,楚焰寒快步走了出来,妇人见他出来了,又跪了下去,月千忆用力也没拉住她

  “陛下,我儿上战场而死,如今我就只剩那一个老头子了,陛下,您念在他为国出谋划策的份上,饶了他吧”

  楚焰寒面无表情无动于衷,她磕的额头都流血了,月千忆看着于心不忍,看着楚焰寒倒是对这件事冷血得很,是不是君王都这么冷血,即便家中功德高就也还是这么冷血....

  “他到底做了什么?你把他关入了大牢?”

  楚焰寒看向她“他说你祸国殃民,不可留,应当杀之”

  月千忆一愣又笑了笑“放了他吧,他也是为了国家社稷”

  楚焰寒盯着她“这个世上动朕可以,动你不行,一点想法也不能有”

  月千忆心头一暖,牵住了他的一根手指“放了他吧,就这一次好不好?”

  楚焰寒紧抿着唇半响后才说话“听你的”

  月千忆笑得开心,楚焰寒转身回去了,妇人急忙道谢,月千忆扶起了她“随本宫来,本宫给你包扎一下”

  “不,我不要紧,还请先放了我家老头子”

  月千忆微微一愣,这是多美的感情,明明额头流血,满面血迹,还是先惦记着夫君,危险的时候还放下一切求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举案齐眉又相敬如宾的感情真美

  月千忆笑了笑“你也不想这样去见他吧?来,本宫给你包扎一下,收拾一下,然后你再去见他,否则他会担心的,对吧?来”

  妇人点了点头,月千忆把她带进自己的屋子里,楚焰寒坐在桌子前看着她们,月千忆用湿的手帕给她擦脸清理伤口,地上碎石子多,伤口里都有了碎石子

  处理好伤口,月千忆又给她梳理发髻,像对待自己母后一样温柔,楚焰寒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琴语在旁边递胭脂

  月千忆看着铜镜里的她,真的是岁月忘记了这位美人,年轻时该是多少人追求的美人啊

  “真美,他一定很喜欢今天的你”

  妇人娇羞一笑“真的吗?”

  “嗯”月千忆羡慕,相扶到老这么多年,还能保持现在的娇羞,真羡慕,他们一定很幸福,如果他们的儿子还在的话,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幸福的本真是否就是保持初心,保持初见的那份心悸?

月亦瑶

QQ群号:3191728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