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将军恃宠,朕而骄

第二十七章 吃醋

将军恃宠,朕而骄 月亦瑶 2071 2019-06-06 23:40:27

  月千忆明明只是想靠一下,结果竟然意识昏沉睡了过去

  果然寒毒过后,大量耗费体力真的很累.........

  感受到呼吸均匀后,楚焰寒看她头睡得不稳,这才小心翼翼的扶住她的头,放到腿上,让她枕着他的腿睡觉

  一遍又一遍的轻抚月千忆的头发,梳理鬓间碎发

  看着她睡着的模样,同那些官府小姐有什么区别呢

  月千忆半醒不醒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楚焰寒把她抱了起来

  月千忆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间房子里了,看着陌生的环境瞬间清醒,

  起身穿鞋,桌上还摆放的胭脂,屋内的装饰倒是显得很女孩子气打开房门

  鸟儿脆鸣,蝴蝶飞舞,院子里的鲜花,泉水流动,还有鱼跃出水面,一旁的桃树已经花满枝干,风吹花瓣落,一切都很美

  树下楚焰寒坐在那里,一张紫檀木方桌,一人酌茶轻抿,但不知为何,感觉他很忧伤?

  楚焰寒见她出来了“桌上的衣服没看见吗?还敢穿成这样出来?不怕朕给你撕了?”

  “本宫披上披风?”

  “没用”

  “.......”

  月千忆乖乖回屋关门,拿起桌子上的衣服,笑着

  还算有点心,终于不是那么繁琐的衣服了

  换好后,打开房门,楚焰寒看向她,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在牵动着他的心,等到月千忆走近了,楚焰寒这才注意到她的腰带

  无奈的叹口气“这么大了,琴语不在身边,你是连衣服也不会穿了是么?”

  月千忆疑惑“啊?在哪?本宫还以为穿的很对呢,谁让你们圣翊的衣服这么难穿了”

  楚焰寒起身走到她身后“抬手臂”

  月千忆抬起手臂,楚焰寒手从后腰伸到月千忆前腰周围

  “看好了,这腰带是有正反的,虽然正面和反面都带有刺绣,但是图案的方向不同,在圣翊,这只凤凰刺绣头向左,知道了么?”

  “知道了...”

  “好了,过来坐吧”

  月千忆坐在他对面,楚焰寒给她倒了一杯

  月千忆拿起刚要喝,却被刺鼻的酒味阻止了

  “你在喝酒?本宫还以为你在喝茶呢”

  “是啊,在桃花树下喝桃花酒不是很惬意的一件事么?”

  月千忆抿了一口“花香好浓郁啊..”

  “这可是独家酿造的桃花酒”

  “是你酿的吗?”

  楚焰寒看向月千忆“不,是一位故人教朕的”

  月千忆能感受到楚焰寒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的悲伤还有一点愤意

  月千忆大概可以猜出一点“那她真的是多才多艺啊”

  楚焰寒看向杯中的酒“大概吧”

  月千忆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她在等他先开口,一阵阵风吹过,几片花瓣落在月千忆的酒杯中

  月千忆仰头喝下,品尝着桃花酒的甘甜,也品尝着那几片花瓣的苦涩

  “这里的桃树开了,那宫中御花园里那棵桃树也就开了”

  “宫中还有桃树啊?”

  “是啊,朕移栽过去的”

  月千忆一愣,移栽?难道执惜楼角落的土坑就是桃花树?一位故人,原来是跟那个异国公主有关啊,

  难怪他会这么悲伤,这里的桃花树也是为了那个美人栽种的吧,原来屋里的胭脂装扮都是关于那个美人的啊.........

  月千忆不免有些难过,明明已经知道了一些东西,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知道这些消息,还是很难过

  真不知道她在难过什么,明明是不该发生的事情,也就不应该奢望,没有希望,希望就不是奢望

  楚焰寒感觉她不对劲“怎么了?”

  月千忆笑了笑“没事呀~就是酒有点辣”

  “酒量真差,这酒封坛了三年,宫里的那棵桃树下,埋着一年的桃花酒,回宫朕带你去”

  月千忆紧紧地握着酒杯,没有看楚焰寒

  “好,那你很喜欢桃花吗?种桃树,还酿桃花酒?”

  楚焰寒沉默一会才道“还可以吧,那位故人喜欢,朕也就喜欢了”

  “那位故人对你很重要吧”

  “以前是”

  “那现在呢?”

  “现在?呵~肥料而已”

  “肥料?”

  月千忆有些不知所云,楚焰寒笑了笑“没事~不必放心上~”

  月千忆哦了一声,也不说话,俩人就这么沉默着

  “桃夭”

  “啊?”

  月千忆茫然的看着他,楚焰寒眼里有心痛的感觉

  “她的名字”

  月千忆顿时似乎心停止了跳动,手握紧的茶杯开始颤抖

  “桃夭?很美的名字呢~应该是一位美人吧?”

  “嗯”

  月千忆笑了笑“难怪你今天这么反常,原来是在这里思念故人啊”

  “不是的.....”楚焰寒有些着急的反驳着

  月千忆也不给他解释的机会,起身

  “本宫知道了...你慢慢在这思念她好了...”

  “千忆!”

  月千忆没有回头径直走开了,楚焰寒看着月千忆离开的背影,握紧了拳头

  他没有办法面对她,没有办法带着桃夭面对她

  月千忆离开了那个庭院,突然发现这个地方很大,很像青璃的避暑庄园,跳上房顶,眺望整个地方,很大很美

  坐在最高的地方,还是能看见桃树的树冠,月千忆不爽的转了个身子,背对着那个地方

  楚焰寒起身到处找月千忆

  “千忆—”

  “忆儿—”

  “月将军—”

  月千忆听到他叫她了,转个身俯视着底下嬉皮笑脸的楚焰寒,轻哼一声,也不说话

  盯着楚焰寒在整个庭院里钻,听着楚焰寒在整个庄园里叫她的名字,

  听着声音一会在左边,声音一会在右边,一会又跑到前面去了,月千忆无语的看着前方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起身转身,刚想飞身远离这里

  “千忆!”

  月千忆转身看着他“怎么?”

  看着她眼睛里的淡漠“你听朕解释”

  “你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不是思念她吗?本宫给你时间和空间了啊”

  “不,你不懂,桃夭对朕来说算不上什么”

  “那本宫呢?”

  “你对朕而言是不一样的,千忆,朕只是对当年的事有点....放不下...”

  月千忆轻哼“你还是放不下她不是么?又有什么好说的”

  “不是朕放不下桃夭,是当年的事朕耿耿于怀”

  “......”

  “千忆,给朕点时间,朕告诉你一切;下来,朕带你上街玩”

  “........”

  看着他的笑脸和伸出的两只手臂,跳了下去,楚焰寒接住了她,把她抱在怀里

  “再等等,给朕点时间,千忆”

  “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