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嫡聘

欲妆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8-12上架
  • 597743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 醒来

嫡聘 欲妆 2143 2019-08-12 15:08:42

  烟暖雨初收。

  初春的梅花未谢,桃粉梨白已经赶着打了花骨朵儿,天一暖,蜂飞蝶舞瞧着格外讨喜。

  纪容这些日子总有些犯困,娇俏春风吹在身上正得宜,她总爱伏在临窗大炕上的大红羽毛福字枕打盹儿,慵懒倦态。

  朦胧间,又想起他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记忆犹新。

  那女人穿着一袭云紫色软烟罗轻纱素裙,似娇弱芙蕖般婀娜多姿的身段仿佛一个无形的巴掌,掴得纪容的脸火辣辣的疼。

  纪容不是第一次见这个女人,她曾在书房时见过一张画像,说来也是可笑,她才是这府里明媒正娶聘回来的正室嫡妻啊!给他生儿育女的大娘子……

  那日她失手打翻了茶盅,茶水顺着光洁平滑的红木桌面漫延开,她匆忙去挪桌上的一堆书册子,他却急切地抢她手中的东西。

  手忙脚乱间,她手背被刮得生疼,下意识的把怀中物件儿松开来,一堆册子便狼狈的散落了一地。

  那张画上,她也是一身紫衣。

  衣袂下盛开着层层叠叠,淡染轻点的紫蓝色杜鹃花,一旁是颇具颜柳之风的一行字:汴京牡丹生香,独簪杜鹃一枝。

  那是他的字,她怎会认不出。

  一双用来舞刀弄剑的手,握着笔作画,多么难得啊,可这份殊荣,却是另一个女人的。

  只因为她喜极了紫色,从此府中紫色都成了那个女人一人的专宠。

  棠华阁,也成了纪容一生的噩梦。

  他凯旋归来,恰逢长兄病逝,他就成为了永昌伯毫无争议的继承人,糟糠之妻已经人老珠黄,纪容知道,自己色衰爱弛。

  所以她百般忍让,让出了主院,只为了让他能欢喜,让出了掌家大权,只为了让他满意,却在他开口令她让出正室之位的时候,她反抗了,只因不忍儿女屈居庶位。

  可是她的软弱却成了庄明浩变本加厉的理由,他说她有病,强行把她送去了田庄养病,每每回想起那些日子,那种刻骨屈辱几乎再次将她堕入深渊。

  只是没想到一眠醒来,竟然回到了五岁那年。

  她呆愣了好一段日子,才真的相信了这世上竟然有这么怪力乱神的事情,又惊又喜之余不免生出了几分惊惧。

  仿佛只是午憩时做了一个长长的梦,醒来时,窗外春光明媚,打了花骨朵儿的枝头有鸟雀跃然枝头,婉转脆鸣,掐丝珐琅兽头香炉里,轻薄云雾袅袅绕梁,可她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斑竹帘微卷,梳着双丫髻的婢女着春衫,正躬身往齐腰高的石缸里扔鱼食。

  二月初春,还料峭得紧。

  纪容被这带着三分凉意的软风一吹,便回了身,摊开手看着掌心深深的掐痕,眼神渐渐清明。

  她本就是淄城纪家四小姐,她及笄那年,母亲才得了一个儿子,可惜没能留住。

  自此之后,母亲再无所出,父亲又接连纳了几个姨娘,这才有了庶长子。

  纪家是淄城名门望族之一,子弟多在举业上有所造诣,虽未出入阁拜相之才,却也是有几个翰林大儒,也算门楣光耀,后来纪家三爷纪沅入朝为官,才举家迁往汴京城。

  纪家到了纪容父亲这一代,主脉有四房人,她是二房女儿,自打出生记事开始就知道,自己有个三伯父是个大官,每逢元宵重阳,来府上拜贺的人都会先去三伯父处坐一坐。

  喉间有些涩涩的,纪容伸手去提黑漆嵌螺钿牡丹绘小几上的茶壶。

  温润如玉的白瓷浮纹茶壶从纪容伸出的小手上滑落,翻滚落地,“噼啪”一声碎了一地,茶水打湿了地上的猩猩红西番莲纹的地垫。

  “小姐,小姐怎么了?!”一道急促的脚步声顺着叮铃作响的珠帘进了屋。

  是一个身量微胖的中年妇人,妇人面色绯红,喘着粗气,瞥了一眼地上的碎瓷后便径直拉了纪容的手来看。

  见她无恙,这才抚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我的小祖宗啊,您渴了就唤一声奴婢,奴婢就在门口做针线呢!”

  这是姜嬷嬷,纪容身边的管事嬷嬷。

  纪容稚嫩的眉眼间还有些初初醒来的懒意,翘挺的鼻子下,一张桃心嘴似笑非笑,呶了呶嘴道:“嬷嬷,屋里没人。”

  清脆悦耳的童声响起,姜嬷嬷嘴角翕翕,似欲言又止。

  这时候,门外又一道脚步声由远及近,屋外有婢女恭声行礼的声音:“夫人妆安!”

  这偌大的纪府二房,配被人尊称一声太太的,只有她的母亲周氏。

  听见是母亲来了,小小的纪容嘴角不由上扬,周氏亲自打了帘子进了屋,抬眼就望见了炕上女儿含笑的眉眼。

  似海棠花枝上的骨朵儿,稚嫩中隐约可窥见几分将来绝代风华,潋滟倾城的姿容。

  “怎会让姐儿独自一人待在屋里,你们都是做什么的?!”周氏垂眸便见了一地的碎瓷,恼意便染上了眼角眉梢。

  姜嬷嬷立刻跪倒在地,面上惊慌的解释道:“夫人,老奴就在耳房门口做针线呢,原是红药在屋里守着的,不知为何……”

  “夫人,奴婢刚才去净房了,往日小姐都要睡上一个时辰的,本以为今儿也不例外,谁知小姐竟这么快就醒了。”

  红药发髻有些松散的跑了进来,同姜嬷嬷并肩跪在地上。

  周氏眉眼透着一股冷意,声音略微拔高:“这么说还是主子的不是了?”

  纪容望着母亲含怒的侧颜,心头浮起一丝难以言明的情绪。

  母亲是个很厉害的人,她长得似画里的仙女,可府里的人都怕极了她,就如眼前所见,母亲生气时,总是这样一脸寒霜,叫人不由胆颤。

  前世,或者说是梦中,她也对母亲喜欢不起来,总觉得母亲待人太过于严苛,看起来尖酸刻薄,让她不愿亲近。

  可是此时此刻,望着身前一脸怒色的母亲,她竟然觉得鼻尖发酸,似乎下一秒就要哭了出来。

  她也是在为人妻为人媳之后,才明白了母亲的不易。

  纪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将眼中酸涩憋了回去,伸手扯了扯周氏的衣袖,“娘亲,娘亲!”

  听着这软糯的声音,周氏身子一愣,回头的瞬间,目光便柔得甚春风,容姐儿很少这般唤她,今儿是怎么了?

  她矮下身子,平视着炕上的女儿,“容姐儿怎么了,是不是被吓着了?别怕……母亲在呢。”

  周氏习惯了容姐儿叫她母亲,犹豫着摸了摸纪容的脑袋,笑容和煦。

  “不怪她们,是容儿自己不小心摔了茶壶。”

  她巴巴的望着周氏,给姜嬷嬷和红药求情,周氏见了,只觉得心窝子又酸又软,恨不得化成一摊春水。

  姜嬷嬷和红药两人偷偷睃了一眼周氏,见她神情缓和下来,这才暗自透了一口气。

  “罢了,既然容姐儿亲自给你俩求情了,下不为例。”

  姜嬷嬷和红药两人一听,立刻恭声道谢,朝纪容投去感激的目光。

  “奴婢们这就去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了。”

  

欲妆

新书开坑,希望宝宝们喜欢,多多支持,笔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