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03 春光盛

嫡聘 欲妆 2163 2019-08-13 17:13:40

  桃柳新叶,浅翠娇青。

  汴京城的春没有诗书绘的江南多情,可枝头那盈盈一抹月色杏蕊却是格外动人。

  花繁枝娇,占尽春风。

  “小姐,这样穿着会不会冷,若是冷,就让红烟回去拿件厚些的斗篷来。”

  姜嬷嬷满脸是笑的凑上前去,躬身轻问。

  纪容目光落在不知名的地方,漫不经心的答了句:“不了,我不冷。”

  前面那掩映在新翠葱茏间的亭子里正笑语晏晏,传到纪容耳朵里,她迟迟没有回过神。

  若非红药推了推她,纪容险些忘了自己在做什么。

  可是脑子里却不断的响起一句话,她怎么会在这儿?

  这个声音虽然听起来尚且还很年轻,可却让她一听就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这是她未来的婆婆,就是在她尚未嫁入永昌伯府就病故的婆婆崔氏。

  说起来,当初婆婆崔氏和母亲也有些往来,若不是她,自己也不会认识庄明浩。

  再走近些,姜嬷嬷正要上前去,却被纪容拉住了衣袖。

  借着假山旁几丛梅花枝桠躲着,纪容一双黑圆的眼珠儿悄无声息的打量起亭子里坐着的人。

  亭子里坐着三个衣着华贵的妇人,其中一个是她的母亲周氏,一个是前世的婆婆崔氏,还有一个则是三伯母宋氏。

  母亲周氏穿着刚才的那身胭脂色海棠纹滚边通袖裙,发髻端庄,插了一根翡翠簪子,浓淡相宜,很是养眼。

  崔氏穿了一件琥珀色圆领宝葫芦纹的上衣,下面穿着深色烫金综裙,脖颈间一串南珠景泰蓝璎珞很是华贵,她抹了淡淡的脂粉,面如满月,举手投足间透着贵妇人的雍容。

  宋氏则打扮的比周氏要惹眼些,又比崔氏低调些。

  一身云绫锦蹙金合欢花比甲,配着一条宝蓝色水波纹马面裙,面若银盘,身材微胖,正笑容可掬的说着话,气氛很是和睦。

  三伯母宋氏是个八面玲珑,面面俱到的人,因此在纪家上下很受尊敬,三伯父也对她很是敬重。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四小姐,几个人的目光纷纷落到了纪容的身上。

  纪容心口一跳,被这么多双眼睛盯得无处遁形,转头就看见花园月洞门边,一个穿着豆绿色百褶裙,戴着月牙白披风的少女正款款走过来。

  纪容不由在心底骂了句多事精,有些恼怒少女来的不是时候。

  少女约莫十五六岁,五官娟秀,体态风流,婀娜娉婷,好看得如同枝头含苞待放的杏花,明艳动人。

  她见纪容痴痴立在那儿不动,杏眼一弯,娇笑了起来,“四妹妹怎么了,怎么几日不见就不认识大姐姐了?”

  这少女正是纪家三房的嫡出姑娘,纪家的大小姐,纪安。

  四个大丫鬟,红药,红暖,红莲,红烟还有姜嬷嬷都连忙向她行礼。

  纪安又掩嘴咯咯的笑了,柔声说着免礼,就走到了纪容身前,问:“四妹妹在看什么呢,家里来了客人,去请了安,就有糕点吃了。”

  她语态轻柔,一副逗小孩子玩的口吻。

  纪容却没有露出她想象中的那种天真无邪的欢喜来,她还欲多说两句,又想起亭子里坐着的人,就端正了身姿。

  “安姐儿,在那儿做什么,还不快把妹妹带过来,给永昌伯夫人请安。”

  宋氏拔高声音,明明是寻常的话语,从她嘴里出来,无端端的就多了几分笑意,几分让人如沐春风般舒畅的快意。

  “嗳,这就来。”

  纪安说着,就再次低身去牵了纪容胖嘟嘟的手。

  纪容的手被她牵着,生的藕节似的肉乎乎的手臂就露了出来。

  周氏看见,心口微微缩了缩,等纪容一到了亭子,就让姜嬷嬷给她理一理衣裳。

  “瞧着这孩子生的可真好,比起我家那个,身板结实多了。”

  永昌伯夫人崔氏捏着帕子掩口笑道。

  周氏和宋氏都知道她说的是永昌伯的嫡次子,她膝下也只有那孩子与纪容年纪相仿。

  宋氏让丫鬟给崔氏续茶,笑说:“孩子嘛,慢慢的就越长越好了,那会儿我家安姑娘不也是一样,三两日就病一场,瞧如今也好好的。”

  宋氏说着就让纪安上前行礼,周氏也让纪容去行礼。

  崔氏笑眯眯的应了,招呼着身边的仆妇:“文妈妈,快把宫里赏的莲子糖拿出来,给两个孩子一人一包。”

  纪安脸上有些泛红,觉得自己和一个五岁的孩子一样吃糖,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却听崔氏笑道:“这个是昨日我家伯爷带着浩哥儿进宫,宫里那位岭南来的贵人赏的,给浩哥儿赏了不少,我寻思着他也吃不了那么多,就带了些过来。”

  宋氏应承着谢了崔氏的好意,周氏却有些面色不宁,吩咐姜嬷嬷:“姜嬷嬷,容姐儿昨儿就有些咳嗽,你怎么只给她穿了件薄披风就出来了,快些把容姐儿带回去。”

  姜嬷嬷不敢争辩,带着几分委屈的低声应是,随即就弯腰准备带纪容回去。

  谁知她还没有说话,纪容已经乖巧的给几个人行了礼,脆生生的道:“多谢夫人的莲子糖,母亲,三伯母,容儿告退。”

  礼数周全,姿态稳重。

  几个人纷纷露出来诧异的目光,这孩子才多大点年纪,学着大人的模样,真是讨人喜欢。

  崔氏就问周氏:“你这闺女怎么养出来的,太讨喜了,我家那混小子,若是能有容姐儿一分半点的乖巧,我也没有这么操心了。”

  周氏谦虚的笑说了几句,宋氏又把话题转移到了京城里的八卦事上面去。

  崔氏却说起纪安来:“你家姑娘是个命好的,那裴元琪我见过几次,待人接物都是礼数周全的,又仪表堂堂,家室人才都没得选,你家姑娘也是才情出众,我瞧着还真是一对璧人呢!”

  说起这个,宋氏脸上就多了几分得意之色,那是压也压不住。

  “夫人说笑了,我家这丫头啊,虽说针黹女工都是极好的,可在家被他父亲娇养惯了,只怕让人笑话。”

  话虽这样说,可透露出来的意思却是:我家姑娘也是家里的明珠,可不是高攀了谁。

  崔氏的笑意就淡了些,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谈下去。

  纪容的脸色在离开了花园之后就变得肃然起来,在她一张充满稚气的脸上显得格格不入,仿佛是个不吃青菜闹脾气的小孩子。

  如今的纪家,如同一颗初升的太阳,前途光明,深得帝心,三伯父在朝为官,虽然如今只是个六品的翰林学士,可他却是能在皇上面前说上几句话的人。

  这比起那种不得帝心的高官大员,三伯父显得更加受欢迎。

  这也是为何身为堂堂的永昌伯夫人,崔氏会不耻下交,和纪家打好关系。

  在前世,纪容记得三伯父平步青云,最后坐到了内阁首辅的位置,可谓是位极人臣。

  可也是因为他,为了他的脸面,纵容了卫姨娘在府里兴风作浪,使得母亲心中愤懑难平,最后郁郁而终。

  所以纪容对于三房一家都没有什么好感,她不喜欢宋氏披着一副好人皮囊惺惺作态的模样,只是对于纪安,纪容不喜欢她也不讨厌她,她与纪安年纪差了九岁,再等两年,纪安也就要嫁人了,两个人本就没有什么交集,也就谈不上什么喜欢了。

  

欲妆

看到有收藏,好开心哒,谢谢大家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