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05 打探消息

嫡聘 欲妆 2200 2019-08-15 19:57:57

  初月闻言上前接揭了盖子,一桌子的菜式,很是丰盛。

  不过纪宏并不是真的关心吃什么,而是不想同周氏拘谨的说话。

  纪容暗自抹了一把汗,上前拉着周氏的手糯糯的喊道:“娘亲,我们和爹爹一起用晚膳了嘛,肚肚都饿了。”

  周氏身边的茹妈妈亲自上前给纪宏布菜,纪宏摆了摆手,“不必服侍,难得陪容姐儿吃饭,来,容姐儿坐爹爹身边来。”

  纪宏说着就弯了弯腰把小小的纪容抱起放在身边的绣墩儿上,纪容有些不适应这样被人抱来抱去的,她可不是真的才五岁,事实上她都是生过孩子的人了。

  “那……我来服侍主君吧。”

  周氏有些不自在的绞着手帕,哪里还有一丝在下人面前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主母姿态,纪宏有些不耐,啧了一声,“都说了一家人坐一起吃顿饭,婆婆妈妈的。”

  纪容注意到,父亲的话音刚落,周氏的脸就红了起来,神色不安的敛着裙摆坐了。

  好在父亲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如意蝙蝠云纹六角乌木桌上摆着的菜式上。

  “这西湖醋鱼不错,容姐儿可喜欢?爹爹给你夹一点。”

  他说着就挽起一截袖子,在鱼肚处夹了一块放在纪容的碗里,纪容面色有一瞬间的僵硬,她不喜欢吃鱼,从来都不喜欢,倒是纪姝特别喜欢吃鱼,父亲也素来喜欢吃鱼,看来纪姝倒是随了他。

  周氏面露犹豫,手紧了紧又松开,还是开口对纪容道:“你不会吃鱼,小心些慢点儿吃,别被鱼刺卡着了。”

  此话一出,纪宏就偏头来看纪容,似乎是在确认她是不是真的不喜欢吃鱼,纪容噘着嘴,两颊胖胖的挤在了一起,一脸委屈状。

  仿佛是为了掩饰尴尬,纪宏讪讪的笑了笑,把纪容碗里的鱼肉夹到了一旁的空碗里,“是爹爹不好,忘了容姐儿不喜欢吃鱼了。”

  周氏接下来就再没有开口说话,纪宏吃的不多,倒很喜欢那碟红亮亮的东坡肘子,独他一人就解决了一半,又夹了几筷子的素炒蕨菜就搁了碗箸。

  纪容还想夹一块色泽金黄诱人的甜皮酥鸭,见状只好放下了筷子,六个穿戴整齐的丫鬟就捧着盥洗的茶水痰盂,鱼贯着进了屋。

  等漱了口净了手,纪宏就站起身,似乎不准备在春平院过夜。

  纪容忽然道:“爹爹,娘亲今日还给女儿说很久没有见着您了,爹爹娘亲说话,女儿就先回去了。”

  纪容说完就对着纪宏拱手作揖,像个小大人似的,逗得纪宏心情大好,朗声笑了起来,再次坐了下来,纪容转身一溜烟儿的就跑得没影了,周氏面若朝霞,张了张嘴,又无奈的抿紧了唇。

  等出了春平院,纪容就借口想去花园,让姜嬷嬷回去帮她拿手炉和披风,她自个儿就带着红暖红烟去了父亲的书院漱玉斋。

  日落西山,暖橘色的天幕下,倦鸟归林,浮光掠影间,青色的嫩芽在枝头打了个颤。

  漱玉斋里,纪宏的长随荣生正捏着手有些焦急的等在檐下,来回踱步着。

  看见一个丫鬟出现在漱玉斋的门口,门口守值的丫鬟就问她做什么,她道:“我是四小姐屋里的人,主君让我过来给四小姐拿一卷字帖。”

  丫鬟听了不疑有他,侧身放行,这自称是四小姐院子里的丫鬟正是红烟。

  荣生没见过红烟几次,有些眼生,见她直直朝自己走来,颇为意外。

  “想必这位就是主君身边的荣生小哥吧,我家四小姐有事找你,还劳烦你随我走一趟。”

  “四……四小姐,找我?!”

  荣生惊讶不已,一个五岁的黄毛丫头,找他做什么,又想到纪宏吩咐他在这儿等着,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红烟见他犹豫,笑着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红封,塞到了荣生手里,笑得很是温柔可亲,荣生有些愣神,摩挲着红封,想着快去快回应该来得及,就点了头。

  纪容在漱玉斋外水榭角亭里坐着等,红暖放了八角飞檐亭梁柱间的斑竹帘子,挡了冷风,不多时,红烟就领着荣生过来了。

  荣生见着纪容,恭敬的行了个礼,纪容说了声免礼,就让红烟红暖在水榭外面守着。

  “嘿嘿,四小姐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荣生见这阵仗有些不对劲,痴痴的笑了笑。

  纪容见他上道,满意的笑了两声,操着一口奶气十足的娃娃音道:“你告诉我,我爹爹这几日都去了哪里?”

  荣生一张堆满笑容的脸就僵了一半,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支吾着道:“四小姐,这个,这个主君去哪儿也不是我一直跟着的,我也不能,不能全知道啊。”

  “哦?”纪容沉吟,含笑着摸了摸脖颈间的长命金锁上的铃铛,清脆的铜铃声响起,荣生有些心慌。

  “你若是不如实说来,我待会儿就去给爹爹说你弄坏了我的长命锁,你若是如实说了,自然也有赏。”

  荣生听了神色渐渐露出了几分不敢置信来,四小姐小小年纪,这是要做什么?

  “四小姐,不是我不说啊,实在是我也不知道啊。”

  荣生还挣扎着,想着怎么脱身才好,这事一定要给主君说,四小姐有所察觉,那夫人那边指不定也知道了。

  就在他沉默时,纪容慢悠悠的道:“你可想好了,我是父亲最宠爱的嫡长女,若是我说你偷了我的东西,父亲是信你还是信我,况且就算父亲在外面有个什么相好的,以后进府也是归我母亲管,你若是知道什么,就乖乖告诉我,否则……”

  荣生骇然,看向纪容的目光就多了几分狐疑,可想着纪容的话,又觉得的确是这个道理。

  不管那位卫氏如何,府里周氏才是明媒正娶的正室主母,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一个小小的随从,学什么坚贞不二,反正以后周氏都是要知道的。

  心里打定了主意,荣生就抬头讨好的给纪容拱了拱手,“四小姐,您也是我的小主子,我哪里敢欺瞒你,主君最近常去柳叶巷胡同,那儿有一家茶馆……”

  等问完了话,纪容嘱咐了荣生几句,看着荣生变了的脸色,她淡笑着带着红烟红暖准备回棠华苑。

  姜嬷嬷正拿着暖炉和披风,身后跟着捧着热茶和帽子的红药红莲两人,见着纪容回来,有些不明白,“四小姐不是想去花园吗,怎么就……”

  “我有些乏了,不玩了。”

  纪容不悦的嘟了嘟嘴,一副娇生惯养的小姐架子,姜嬷嬷倒也没有怀疑,只是心里暗道纪容难伺候,呵了一口冷气,跟着一起回了。

  

欲妆

今日有些晚了,宝宝们见谅,笔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