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07 病了

嫡聘 欲妆 2108 2019-08-28 00:23:31

  流萤藏树梢,疏星落画檐。

  红药去支了窗户,初春的晨风还带着寒意,裹着淡淡的花香涌进了屋,把屋里的热气吹散。

  “谁让大小姐喜欢四小姐呢,三小姐都没能凑的上去呢!”

  红暖的声音清脆明亮,如同枝头的黄鹂,让人听了很是舒畅。

  纪容闻言就在心底暗道,若不是因为三姐姐是三伯父宠妾所出,大姐姐也不会那么喜欢她,偏偏要选了自己。

  男人没有不喜欢美人的,三伯父虽然宠妾,却没有到灭妻的地步,他给正室大娘子留足了体面,大娘子自然别无他言,相反,为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平衡,宋氏还要卯足了劲儿为三伯父做事。

  她望了一眼支起的窗棂外朦胧的天色,不由深吸一口气,由着姜嬷嬷为她净面洗手。

  作为今日主角的纪安则比纪容起的很早,在屋里紧张的打扮着,一会儿问丫鬟“我戴这根簪子好看吗,要不还是用这根珠钗吧,哎,和衣服颜色不衬呀……”

  丫鬟们憋着笑,听着纪安的吩咐忙的脚不沾地。

  屋外宝蓝色毡帘下的玲珑鎏银芙蓉花压角的铃铛响了起来,三太太宋氏就扶着身边大丫鬟扶风的手走了进来。

  丫鬟们纷纷行礼,“夫人妆安!”

  纪安看到母亲过来,心底不由的定了定,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似的,上前就抱住宋氏的胳膊撒娇道:“母亲,您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宋氏看着女儿娇俏的面孔柔柔的笑,拍了拍她的手,余光瞥了一眼妆台上凌乱摆放着的首饰盒子,笑容里就多了几分宠溺,慢悠悠的道:“你呀,着急什么,今日不过是下聘,瞧瞧你这一桌子,让人知道了可不笑话吗?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看着母亲感叹的模样,纪安赧然的低头,两颊绯红。

  知道女儿害羞,宋氏打趣着说了两句就止了话头,正了正神色坐在了丫鬟搬过来的软椅上。

  纪安见母亲这般神色,知她定是有话要说,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丫鬟萱草,萱草心领神会,领着屋里一众丫鬟退了下去。

  宋氏这才开口:“今日是未来女婿亲自下聘的日子,来的人还有裴家其他的公子,广安伯府里关系复杂,你将来是要嫁过去的,广安伯夫人素来有厉害的名声,你万万不可露了怯,让人看了笑话。”

  听着母亲的话,纪安不免有些紧张,抓着宋氏的手不由的紧了紧,宋氏轻轻叹了一口气,搂着她温声道:“别怕,你是我们纪家的嫡长女,不是谁家都能娶得,万事莫怕,自有母亲在你背后撑着呢!”

  纪安听着就不由的红了眼圈,抱着宋氏不肯松手。

  棠华苑这边,纪容耷拉着眼皮,听着红药和姜嬷嬷在一旁笑着说话。

  “四小姐真是秉承了夫人的好相貌,粉雕玉琢的像个瓷娃娃。”

  姜嬷嬷眼底闪过一抹异色,嘿嘿的笑了笑,干瘪瘪的说了句:“那是自然。”

  一旁叠衣服的红莲就插了一句:“我倒觉得四小姐是府里小姐中生的最好看的。”

  红暖听了就骂道:“别在这里扯嘴皮子了,小姐生的好就生的好,和别的人比什么,没得让人听了去,惹了麻烦!”

  纪容听着,不由在心里暗暗的赞了红暖两声,不愧是她一直以来最信任的人,红暖的心思细腻,是其他三个比不了的,至于红烟,前世她早早的就把她放出府配了人,是个中规中矩的。

  “走吧,去大姐姐哪儿看看,毕竟大姐姐是给了大红封的,拿人的手短,还是去帮帮忙吧。”

  红药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姜嬷嬷瞪了她一眼,她立刻就闭上了嘴,悻悻然的转身去给纪容拿披风。

  姜嬷嬷对红药不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红药是姜嬷嬷的义女,红药是姜嬷嬷最亲近的,纪容自然也知道,这也是她不用红药的原因之一。

  “今儿有些冷,小姐要不要带上手炉啊,天阴沉沉的,指不定要下雨。”红烟问道。

  姜嬷嬷就呵斥道:“这都几月了,还用手炉,你是不是糊涂了,出去让人以为小姐失了心智?”

  纪容知道红烟这是关心她,声音带着几分轻快的道:“不用了,到大姐姐的梨春园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哪儿用得上手炉啊。”

  春平院,往日里早该起身的周氏却躺在床上迟迟没有动静,茹妈妈起初以为是周氏想贪眠多睡一会儿,本想要等等再去唤她起身,可又想到周氏还要去三老夫人哪里去请安,今日又是广安伯府来下聘的日子,怕耽搁了,便去喊她。

  谁知道,她的手碰上周氏的额头,却被惊得退了一步,好烫!

  “夫人,夫人!”反应过来,茹妈妈失声喊了周氏两声,周氏已经烧糊涂了,茹妈妈又连忙喊着:“初月!快去打一盆冷水过来!”

  外面正在布早膳的初月闻声立刻丢了盘子,跑出去打了一盆水进来。

  另外三个大丫鬟初蕊,初青,初慧听见这声音,直觉是出了什么事,都放下自己手里的活儿进了屋。

  因为周氏喜欢养花草,尤其是茉莉,平日里屋里不燃熏香,都摆着几盆茉莉,清香宜人,很是好闻,为了让茉莉冬天也开花,初蕊初青几个平日没事的时候都在打理院子里的花草。

  几人都进了屋,看见周氏面色潮红的躺在床上,嘴唇却异常的泛白,没有一丝血色,三人都吓了一跳。

  “快去请郎中!”

  茹妈妈转头看见三个木头桩子似的人杵在那儿,气不打一出来,怒声喊道。

  三个人这才如梦初醒,忙转身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茹妈妈把帕子浸在水里,拧得半干敷在周氏的额头上,心里却是自责不已。

  她怎么就这么粗心,夫人昨夜就有些不对劲,她竟然没有注意到,夫人病成了这样她都没有察觉,真是糊涂!

  因为今日是三房的大好日子,请郎中进府到底不是什么好事,初蕊就让郎中从后门绕道去了春平院。

  郎中把了脉,只说是急火攻心,外邪入侵,染了风寒,开两剂药煎水吃了,这烧应该就能退了。

  从梨春园和纪安一起出来的纪容没精打采的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纪安屁股后面,穿过抄手游廊往上房荣禧堂去。

  

欲妆

大家好,欢迎来到午夜剧场!精彩为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