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08 报信

嫡聘 欲妆 2216 2019-08-29 00:05:05

  石上蔓新,春意尚浅。

  纪家的花园景致破费重工,造景别致,荣禧堂是上院,自然也是纪家最好的院子。

  穿过花园,地势渐高,前面百步之遥就是荣禧堂了,一旁却响起一道刻意压低,带着几分急切的声音。

  “四小姐,四小姐!”

  纪容的瞌睡一震,精神一抖,寻声看过去,是一个年纪十五六岁的年轻丫鬟,梳着双环髻,头上戴着一朵蓝灰色的绢花,看着是个机灵的。

  纪容记忆模糊,想不起她是谁,“你是哪个院子里的丫鬟?”

  “奴婢是春平院里姚姨娘的身边服侍的,名叫如霜。”

  姚姨娘?纪容脑海里就渐渐浮现出一张总是低眉顺眼,有些期期艾艾的脸,姚姨娘就是那个前世总是在母亲身边恭顺服侍的女人吧。

  纪容记得,她是母亲从外面买回来的,卖身葬父,当时母亲正准备给父亲选两个生的端正,家世清白的通房,觉得姚氏性情乖顺,不是个多事的性子,就让她签了卖身契,姚氏进府半年就有了身孕,母亲就做主把她抬了姨娘,母亲本打算拨个院子给她,姚氏却拒绝了,说想要在周氏身边伺候一辈子,周氏待她有大恩大德,她一辈子也还不完。

  母亲很感动,甚至破例求了父亲让姚氏自己给孩子取个名,姚氏没有拒绝,给女儿取了一个单字:柔。

  纪柔只比纪容小一岁,生的也的确是人如其名,性情温婉喜静,等闲是不出门的,即便是出门,半晌也憋不出一句话,邹氏很是不喜她闷葫芦的性子,平日里也免了她去跟前请安。

  纪容面带疑惑的看着如霜,如霜就连忙道:“四小姐,夫人病了,姨娘怕您担心,让我给您说,她在夫人床前侍疾,让您尽管陪着大小姐便是。”

  母亲病了,纪容心口一滞。

  纪安闻言,脸上的喜色就淡了许多,母亲昨晚还好好的,怎么早上就病了,她放心不下,姚姨娘让自己的丫鬟过来给她报信,母亲那边有的是丫鬟,却没有一个来告诉她,可见母亲是病的不轻,怕她担心。

  “大姐姐……”

  “快回去看看吧,二伯母病了,你是女儿,是该回去端茶倒水,服侍床前。”

  没等纪容说话,纪安就俨然一副说教的口吻对纪容道。

  纪容没有多说,带着红烟红暖就往春平院去了。

  姜嬷嬷一大早就被宋氏抓去帮忙了,既是纪家的好事,各院都出些人手也是情理之中,茹妈妈看见赶回来的纪容,有些不明所以,“四小姐怎么回来了,您不是去大小姐那儿了吗?”

  纪容一脸寒霜,可落在茹妈妈眼里,就以为是她受了什么欺负,回来同周氏撒娇的,不由笑问:“四小姐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啊,夫人今天身子不爽利,你同我说也一样。”

  纪容有些不耐烦,声音僵硬的道:“郎中怎么说?”

  “请的回春堂的胡郎中,说夫人是怒火攻心,外邪入侵,什么……”初慧正在凉药,作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答着纪容的话。

  “初慧,做你的事!”茹妈妈不悦的打断了初慧的话。

  夫人膝下只有四小姐一根独苗,疼的如珠似宝,她就是皱一下眉头,周氏也要心疼半晌的,这些事,夫人一向是不许同四小姐说的,免得四小姐小小年纪养成了一副多思多虑的性子。

  纪容知道茹妈妈对母亲是忠心不二的,对她也是宠爱有加,当下也不多说什么,赞许的看了初慧一眼,因为被茹妈妈呵斥,如同蔫茄子似的初慧顿时就精神一振,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奖赏。

  怒火攻心……昨日是发生了什么,母亲怎么好端端的突然病了,纪容直觉此事与父亲脱不了干系。

  母亲是肯定不会告诉她的,纪容一边盘算着让红暖去打听一下,一边绕过正垮着脸要还要训斥初慧的茹妈妈往内室去。

  周氏身上发热,屋子里开着窗户通风去热,她身上只穿着一件梨白里衣,面色恹恹的,听见脚步声,她眼睛也没有睁一下,疲倦的道:“都说了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药我待会儿会吃的。”

  “娘亲……”

  纪容心疼,鼻尖酸涩的喊着周氏。

  周氏如被电击,倏然睁眼,不知道为何女儿突然过来了。

  “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去你大姐姐那儿了吗,给伯祖母请安没有?”

  周氏声音低沉的问道。

  纪容只是要摇头,一头滚到周氏的怀里,周氏想伸手抱她,可身上乏力,竟无能为力,她这才惊觉,女儿已经五岁了,不是襁褓里的孩子里,她再也不能随手就把她抱起来了,心头有些苦涩,她喊着茹妈妈,“茹妈妈,快把小姐带出去,别过了病气。”

  纪容不干,紧紧抱着周氏不松手。

  “四小姐。”

  “四姐姐。”

  两道有些相似又截然不同的声音响起。

  纪容微微怔愣,朝外望去,猩猩红八团花百福地毯前站着两个长相有些肖似的人,这正是派丫鬟给她报信的姚姨娘和五妹妹纪柔。

  姚姨娘穿着一身素净的半旧青花小袄,下面穿着一身鸦青色马面裙,头上挽着圆髻,只插了一根扁头镂空的银簪。

  纪柔如今四岁,穿着一身豆绿色袄裙,同她一样,在头上挽着两个圆圆的小鬏,带着两个小巧的珍珠发夹。

  “柔姐儿也来了,过来。”

  周氏目光温柔的喊着纪柔,纪柔怯生生的回望了姚姨娘一眼,姚姨娘就轻声笑了起来,整个人顿时鲜活起来,“快去大娘子那儿,那是你的母亲。”

  听到“那是你的母亲”,纪容只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不免抬头多看了姚姨娘一眼。

  这样一个柔和乖顺的人,前世怎么会做出那种让女儿去勾搭有妇之夫的事来。

  感受到纪容的目光,姚氏就蹲下身,平视着纪容,嘴角含笑,“四小姐怎么了?”

  纪容回过神来,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些许,抿着唇淡笑,“没什么,就是想多谢姚姨娘,你若是不遣人同我说母亲病了,我定还没心没肺的自顾自玩去了。”

  屋子里陡然间安静下来,周氏正摸着纪柔脑袋的手不由一顿,神色晦暗的看向姚姨娘。

  姚姨娘掩在袖子里的手紧了紧,面上闪过一抹不自在,却是故作平静的道:“夫人最是疼爱四小姐,四小姐也心系夫人,母女连心,奴婢也是担心四小姐知道了会担心,这才让丫鬟过来说一声,既可以宽了小姐的心,也不叫夫人担心。”

  纪柔年纪小,察觉的大人们脸上的神色不对劲,嘴一瘪,眼泪就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