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12 裴家打脸

嫡聘 欲妆 2379 2019-09-08 09:31:06

  纪清媛由身边的丫鬟服侍着进了屋,脱了身上的嫩青色宝葫芦纹披风进了屋。

  “四姑奶奶,四小姐刚起呢,我让人沏了您喜欢的安溪铁观音,您要不先喝口茶?”

  红暖礼仪周到,形态恭敬的询问纪清媛,纪清媛不由的步子一顿,多看了红暖两眼,面露满意之色。

  “你是个有心的,不错,好好的服侍容姐儿,以后有的是你们的好日子。”说着又对身后的丫鬟道:“呐,你们也跟着学学。”

  丫鬟们齐声应是,纪清媛就对红暖道:“无妨,我去看看这小丫头。”

  红暖自是无话可说,领着纪清媛进了内室。

  纪容正坐在一套鸡翅木芙蓉出水的妆台边,红烟一双手灵巧的在她头上转了转,就绾了两个小巧精致的小鬏。

  “小丫头,今日又贪眠了?你母亲就是太惯着你了!”

  人未露面,笑已先闻。

  纪容转头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喊着:“姑姑!”

  纪清媛听着心都酥了,上前去捧着纪容的小脸就“吧嗒”亲了两口。

  昨日因为是纪安的好日子,姑侄两个也没有什么时间说说话,这会儿见了,自是一番亲热。

  纪清媛没有女儿,膝下只有三个儿子,五年生三个,可见四姑姑成亲以后与四姑父琴瑟和鸣。

  纪容也知道,前世四姑父待四姑姑是格外珍重的,四姑父在慧元二十年的时候因卷入贪墨案,举家都被流放铁岭卫,四年后,新皇继位,四姑父被大赦,虽然平反了当初那桩冤案,可四姑父却再也没有被朝廷所用了。

  四姑姑因为在铁岭卫那苦寒之地伤了根本,三十二岁就撒手人寰。

  四姑姑是她唯一的亲姑姑,她很喜欢她,不仅仅是因为她待自己如亲生女儿一般事事爱护,还因为前世卫姨娘在府里为所欲为的时候,只有四姑姑挺身为她说过话,她当初没有嫁给承平侯,也多亏了四姑姑为她的一番唇枪舌战。

  只可惜,她嫁入永昌伯府后,就忙于府中事务,竟然连四姑姑家揭不开锅的事都不知道,如今想来,只觉得悔恨不已。

  如今抱着这个世上屈指可数真心待她的人之一的四姑姑,纪容泪盈于睫,抱着纪清媛不撒手,嘴里甜甜的喊着:“我想四姑姑了!”

  纪清媛笑得欢喜,温柔的摩挲着纪容的头发,“小丫头,你哪儿是想念我,怕是想念衡州的茶饼和浆糕了吧!”

  屋子里顿时响起一阵笑声,气氛很是和谐温馨。

  纪容就不好意思的往纪清媛怀里钻,撒着娇,“姑姑,你再说我就不和你好了。”

  纪清媛高兴的搂着纪容,又亲了亲她肉嘟嘟的小脸儿,“那我从衡州给你带的新衣裳和吃食,还有好看头花,项圈,对簪都送给柔姐儿算了。”

  纪容一听,干脆在纪清媛的怀里打滚儿,“不行,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乐的纪清媛开怀大笑起来。

  三房那边,宋氏脸色铁青,坐在内室设在万字格子窗户边的炕上,纪安脸上还带着泪,低声的啜泣着。

  “母亲,哪儿有这样赶着进门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女儿是过去给人家冲喜的!”

  宋氏心里郁闷,按理说这结亲结亲,以后就是亲家了,可裴家不声不响的,就挖了个坑给他们。

  儿女亲事,都是男方选几个黄道吉日,让女方来定,没想到裴家送过来的单子上就只写了一个日子,三月初六。

  如今二月十三,到三月初六连一个月都没有,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宋氏气不过,让人送回了裴家,派人过去问是不是弄错了。

  裴家却道这是老太爷定的日子,没有错了的。

  宋氏几乎气得倒仰,丈夫还没有回来,这事儿她一个妇道人家也拿不定主意。

  这昨日才过了纳征,今日裴家就要打他们纪家的脸,不就是觉得他们纪家不过是个六品京官,能把女儿嫁入广安伯府是高攀了吗?

  她想了想,对纪安道:“你放心,你是我和你父亲的嫡长女,还是纪家的嫡长孙女,我绝对不会让你受了委屈,你且别急,会屋子去好好绣嫁妆,我去同你祖母商议一番。”

  纪安眨了眨泪眼迷蒙的眸子,低低的应了一声是,跟着丫鬟出了正房。

  邹氏听闻了这件事,气的当场就摔了桌上的紫砂壶,骂道:“荒唐,枉他裴家还是知书达礼,明事晓理的贵勋世家,竟然做出这样有悖常理的事来!”

  宋氏静静的垂头听着,不答一语,反正这事儿有邹氏出头处理,她也就不费那个力气了。

  邹氏骂了一会儿,心里就舒服了,

  卓妈妈已经领着人进屋来,手脚麻利的把一地残渣碎片清理了出去,宋氏心中暗喜,裴家要打她们纪家的脸,这样的事最好就是老祖宗出面了。

  “沅哥儿媳妇,你心里可有什么打算?”

  宋氏作沉思状,几息后才开口道:“媳妇觉得,裴家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这样做,以后结亲了,纪裴两家就是亲家了,纪家没脸,裴家又安能得了多大的脸面,其中会不会有别的缘故啊?”

  邹氏听了三媳妇的话,心里有些欣慰,一般的内宅妇人遇到这种事儿,大多惊慌失措,要么就是愤恨难解,在这个时候还能沉下心来仔细的思量其中厉害的人很少了。

  邹氏有些自愧不如,随即抚着自己手腕上的一串碧玉金花的手钏,沉吟道:“这事儿我们纪家不能就这么吃了亏,你也别着急,等你官人回来了让他过来,再商议一下怎么给裴家回话。”

  宋氏忙唯唯应诺,乖顺的模样让邹氏心中很是满意,不由的就想到周氏在她面前那副屈尊降贵的作态,心里就觉得腻味。

  周氏却并不知道这些。

  门帘响动,婢子们纷纷向她行礼,屋里正盘腿坐在临窗大炕上的姑侄两个齐齐朝这边望了过来。

  “娘亲!”

  纪容没有想到母亲会过来,纪清媛就要下炕给她行礼,周氏笑吟吟的摆手制止了纪清媛的动作。

  “我啊,就是喜欢热闹,听说你过来了,才来看看,你不要拘礼,姐儿可是盼着你来呢!”

  周氏的脸色还有些苍白,纪容不由的担心,纪清媛也想到周氏病了的事,就温声问她:“二嫂,你的身子可好了,昨儿听说你病了,一直忙着,也没有过来看看。”

  周氏舒了一口气,轻松的道:“我啊,就是吹个风都要咳上两日的人,不是什么大病,不用担心。”

  纪容见母亲的神色里带着几分喜色,想是四姑姑过来,母亲心里欢喜。

  周氏没有坐一会儿就回去了,说身上乏的很,纪容不放心,跳下炕拉着初月道:“母亲身子不舒服,你切记不要离身,便是要离开,也万万不能让母亲一个人待着,她若是心里不舒服,你就来过叫我。”

  絮絮叨叨的样子像个小老太婆,纪清媛就有些羡慕周氏,她没有女儿,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

  周氏不知道女儿给初月说了些什么,问初月,却只说我四小姐说要叮嘱您喝药,再没有提别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