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14 告诬状

嫡聘 欲妆 2514 2019-09-29 23:21:04

  纪容很犹豫,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在春平院看见父亲的身影了,那日父亲母亲有口角的事情她也知道了,心里不免就有些担忧。

  母亲还年轻,府里姨娘不少,庶长子如今就在乔姨娘的肚子里,再等几个月就要出生了,庶次子也会在腊月里由卫氏生下。

  而母亲如今膝下却只有她一个人,父亲一个月也来不了春平院几次,有时候也是过来坐坐就走了,母亲想要生下嫡子只怕不容易。

  且如果不出意外,母亲还有十年才可能再得子嗣,到时候庶长子都大了,嫡子还尚在襁褓,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现在去盐林……唉,这到底该怎么办啊?

  纪容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不自觉的嘟起嘴,一双胖胖的小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俨然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

  周氏看着女儿的样子很是惊讶,她以为纪容是哪儿不舒服,当下就要让茹妈妈给纪容请郎中。

  纪容汗颜,随即扑进母亲的怀里撒娇道:“娘亲,我没有生病,我就是想外祖父和外祖母了。”

  周氏又不放心的伸手在纪容的额头上探了探,仔细的看了看,长吁了一口气。

  等纪容走了,周氏不由的叹气,“这孩子看着怎么心思这么重,你看柔姐儿,兰姐儿,芳姐儿,这才是小姑娘应该有的样子,柔姐儿胆小就不提了,兰姐儿芳姐儿却是天真烂漫,唉!”

  茹妈妈却不以为然,“老奴却不这么看,四小姐是二房的嫡长小姐,占嫡占长,以后到了年纪,定然也是要嫁为宗妇的,多些心思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周氏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下去。纪容心思百转,权衡利弊,最后还是决定先去盐林。

  外祖父等不了,若是因为别的事耽搁了母亲见他的最后一面,想必这会成为母亲一生的心结吧。

  没等纪容去春平院,茹妈妈已经过来了,指挥这一大堆丫鬟婆子收拾纪容的箱笼。

  屋子里丫鬟进进出出,谁也没有时间来理会纪容,纪容就一个人跑到前面的小花园亭子里坐着,入春后池子里的锦鲤多了很多,水波潋滟,她百无聊赖的捏碎手里的饼子往池子里撒,看着鱼儿争食,颇觉有趣。

  忽然听见一道奇怪的低呼声,纪容抬头循声望去,就看见亭子外面被修剪的整整齐齐的灌木丛旁探出一个小脑袋。

  她见自己被发现了,慢慢的挪了出来,站在那儿,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

  “琼姐儿?”

  这是纪琼,纪容的庶妹,与她是一年的,乔姨娘所出,平日里很少露面,这儿见着她,纪容颇有些意外。

  她站在灌木丛边的一株观赏桃树下,杏花罢后百粉娇,朝露还未收尽,真是应了那句“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小姑娘生了一副好相貌,小小年纪已有几分楚楚动人的姿态。

  纪容朝她招手,她略略犹豫,往身后看了一眼,这才小跑着往纪容那儿去。

  同样的年纪,纪琼却比纪容矮了半个脑袋,她抬着眼皮看纪容,低声喊了声:“四姐姐。”

  她有一对梨涡,笑起来应该很好看,只是纪容很少见她展颜,小小年纪,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纪琼秉承了乔姨娘的好相貌,不过乔姨娘待她不甚上心,纪容都略有耳闻。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纪容放柔了语气,像大姐姐一样的口吻温声问她。

  纪琼捏着自己的手心,垂眸嗫喏着,“我,我甩开嬷嬷自己跑来的。”

  正说着,远远地传来喊着五小姐的声音。

  纪容不禁皱眉,“是你的嬷嬷找来了。”

  纪琼下意识的就往纪容背后躲,纪容抬头看向越来越近的身影,端容正视,那边纪琼的嬷嬷已经绕过那株开得烂漫的桃树往亭子这边走,显然已经看见了纪容和纪琼。

  “四小姐妆安!老奴来寻五小姐,一个眨眼的功夫她人就不见了,可把老奴吓坏了。”

  她说着就要去拉纪琼,纪容面色顿时沉了下来,声音冷漠:“五小姐同我说话,你要干什么?”

  “金嬷嬷。”

  纪琼像是有些怕她,声音很小声的喊着那嬷嬷。

  金嬷嬷神色有些尴尬的收回手去,瞥了纪琼一眼,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道:“五小姐,你不吃饭偷偷跑出来,姨娘知道了要生气的。”

  纪容闻言不免惊疑出声:“纪琼,你怎么不吃饭就跑出来了?”

  “饭是馊的,我不要。”

  荒唐,纪容愕然!

  金嬷嬷却一把扯过纪琼,像是恼羞成怒似的,骂道:“胡说什么,不过是早膳简单了些,五小姐你不爱吃也别瞎编乱造啊,走,跟我回去,有什么去姨娘跟前说!”

  “你骗人!”

  纪琼用力的想要从金嬷嬷的手里挣脱出来,可她哪儿是一个侍候人的婆子的对手,纪容本不想多管闲事,可是目光落在纪琼短了半截的春衫上,忽然就想到了女儿,前世自打那女人进府之后,女儿也跟着她吃了不少苦头,为了不让她担心,女儿从来不会在她面前抱怨一句,也不知道之后女儿如何了。

  心里突如其来的一阵酸楚,纪容上前呵斥道:“大胆!放开她!”

  金嬷嬷被她着突然的一声呵斥吓了一跳,手下一松,纪琼就挣脱开,哭着躲到纪容的身后,眼中噙泪,一脸警惕的看着金嬷嬷。

  “四小姐,出了什么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茹妈妈走了出来。

  看见茹妈妈,纪容心中一松,想到金嬷嬷的放肆,掩在袖口下的手暗暗使劲,疼的她几欲泪下,朝着茹妈妈喊道:“茹妈妈,金嬷嬷她,她打人!”

  打人?茹妈妈快步走了过来,纪容伸手给她看,茹妈妈看得心疼,抬头看向金嬷嬷。

  金嬷嬷难以置信的望着纪容通红的手,连连往后退了几步,“我什么时候打了你?四小姐可别空口白牙的胡说八道啊!”

  “好生可笑,我为什么要冤枉你一个下人,莫非是闲的?”纪容没敢说纪琼也知道,毕竟纪琼是乔姨娘的女儿,金嬷嬷又是乔姨娘屋里的,她还不确定纪琼的心思。

  红暖和红药听见院子外的动静,快步走了出来。

  “出了什么事儿?”红暖看着自家小姐红着眼睛,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开口问道。

  茹妈妈冷声道:“奴大欺主,纪家也有些年没有出过这样的事了,金嬷嬷有什么冤情就去夫人面前说吧。”

  纪容其实还有很多法子让金嬷嬷受到惩罚,只是这个办法最简单粗暴,也更符合她这个年纪,金嬷嬷一听要去周氏那儿,顿时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周氏严苛,府里下人无人不知,四小姐又是周氏的心尖子,若是让她知道自己对四小姐动手,那结局只怕比死还可怕吧!

  与其去周氏面前说理,还不如在这儿说清楚,金嬷嬷下了决定,当即就苦着脸解释道:“好姐姐,不敢欺瞒,我只是来寻五小姐回去用早膳,难免拉扯到,可绝对没有对四小姐动手啊,我若是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

  这样的毒誓已经说的很重了,茹妈妈略略迟疑,纪容却平静的道:“金嬷嬷真是开口闭口就鬼神,您也知道子不语怪力乱神,所以这指天发誓是信手拈来?”

  一句话说的金嬷嬷哑口无言,竟无力反驳。

  纪琼在一边低声啜泣,场面混乱,谁也没有注意到纪容的话根本就不应该是从一个五岁的小姑娘说出来的。

欲妆

感谢白枕的支持,喊着小可爱们的鼓励,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