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16 周家旁支

嫡聘 欲妆 2160 2019-10-14 08:16:22

  沈妈妈是个身材瘦削,看起来有些刻板的妇人,若是没有接触过,只怕就会以为这是个不好相处的人。

  只是纪容知道,沈妈妈待她是别无二心,只可惜前世的自己没有明白她的苦心,终究是走错了路。

  她对庄明浩一味的忍让迁就,换来的不过是变本加厉的伤害,若是听了沈妈妈的,或许事情还会有转圜的余地。

  纪容摇了摇头,不能追溯的事情,就不提了。

  她抹了抹眼角的湿润,笑着让沈妈妈坐她马车上来。

  周氏随意的问了两句,就吩咐马车夫继续赶路。

  沈妈妈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纪容了,因为娘家出了点事儿,耽搁至今,她心里也有些愧疚。

  “四小姐,我不在的日子里,你可还好?”

  纪容去牵了沈妈妈的手,很是亲昵的道:“没有沈妈妈在,我这日子可真的度日如年!”

  沈妈妈被逗的开怀大笑,又问起怎么忽然要去盐林。

  从京城去盐林,像她们这样走,至少要耗上半个月,若是没有什么大事,这又不是逢年过节的,夫人是不会回盐林的。

  “说是外祖父不大好了,母亲忧虑不安,我们这才上了路。”

  周老爷不大好了?

  沈妈妈心口一滞,周老爷周政通她是见过的,是个看着慈眉善目的,因膝下只有夫人这一个女儿,待四小姐也如嫡亲孙女一样,宝贝得很。

  只是周政通如今不过四十出头,怎么就不大好了?

  可谁也没有见着人,都是听说的,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还是等到了盐林再说吧。

  红药有些心不在焉,中午停下来吃午饭的时候,不小心把刚烧的滚开的水洒到纪容的身上。

  沈妈妈吓了一大跳,红药知道自己犯了错,不敢争辩,一把跪在地上,“四小姐恕罪,四小姐恕罪!婢子不是有意的。”

  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沈妈妈怒气上涌,骂几句:“蠢物!”又见纪容只是外面的衣服被打湿了,并没有烫着里面的肌肤,这才松了一口气。

  红药有些不高兴,总觉得是因为沈妈妈,姜嬷嬷才不能去盐林,立时就红了眼睛,满是怨怼的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选夫人出门的日子,害的姜嬷嬷必须因此就在府里!”

  原来是为了这事儿,纪容冷笑:“红药,姜嬷嬷留在府里是我的意思,你不要把气胡乱撒到别人身上去,你若是再口不择言,我就让夫人差人把你送回去陪着姜嬷嬷好了。”

  谁都知道每次去盐林都能得了不少的赏赐,周家出手阔绰,远非一般人家可比,红药就是想到这个才觉得心气儿不平,她又不傻,闻言立刻闭上了嘴,眼睛却不由的横了沈妈妈一眼。

  她这院子里,可以说就是两派人马,沈妈妈不在的时候,姜嬷嬷为首,红药为辅,是一帮人,沈妈妈回来了,剩下的就是另一帮人了。

  这对于纪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沈妈妈虽在红药面前表现的很强硬,可等红药走了,她又觉得有些不安,见只有纪容,就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就让她来罢了,我守家也一样。”

  纪容“哎哟”一声,拉着沈妈妈到了一边去,一脸神秘的道:“我不喜欢姜嬷嬷,她总是往三伯祖母那儿跑,还把我赏给她的东西送给荣禧堂的下人。”

  听着仿佛就是个小孩子不喜欢一个人的抱怨,可落在沈妈妈的耳朵里,却变了味儿。

  “四小姐说的可是真的?”

  若是真的,那姜嬷嬷只怕在搞什么鬼,棠华苑去春平院顺路,去荣禧堂却并不顺路。

  纪容用力的点了点头。“沈妈妈,我不骗你。”

  虽然纪容并没有真的看见过,可姜嬷嬷不可能没有和荣禧堂有来往,只要沈妈妈上了心,就一定能找到蛛丝马迹。

  周氏有些头疼,茹妈妈听见动静从马车里下来,问是怎么回事儿,纪容不想旁生枝节,打着马虎眼儿说没什么,大家说笑呢。

  马车紧赶慢赶,总算在十日后到了盐林。

  城门口,周家旁支周盛昌带着自己的夫人儿女来迎接周氏和纪容。

  主子,下人,浩浩荡荡的至少有二十人。

  周盛昌的夫人文氏年过四十,又要主持家业,已一脸老态,同周氏见了礼之后,就看见被沈妈妈牵着走过来的纪容。

  她眼睛一亮,笑容满面的蹲下身,“哎呀,四小姐长得这么快,上次瞧见的时候还丁点儿大呢,如今一眨眼,就长这么高了!”

  周氏抿唇轻笑,“她这就是傻长,堂嫂可别夸她了!”

  纪容暗暗的翻了个白眼,任由文氏选菜似的把她前前后后打量了一通。

  周盛昌祖上虽然说是周家旁支,实际上同她的外祖父这一脉远的很,前世就听母亲说过,周盛昌的祖辈是看着曾外祖父这一脉势大,这才拖家带口的来投靠。

  文氏亲亲热热的抱了纪容,转身看向自己的长子周怀志和媳妇郭氏笑道:“志哥儿,志哥儿媳妇,这是你们的妹妹,比嫡亲的还亲呢!”

  郭氏生的小巧娇丽,闻言就从荷包里摸出一朵赤金睡莲,虽说做工不见真章,但贵在是赤金的,金光闪闪的很是可爱。

  纪容伸手就接了过来,乖巧的道了谢,周氏就嗔道:“你这小丫头,小小年纪,真是个财迷!”

  纪容看着母亲露出的笑颜,转身抱住文氏的脖子,傲娇的不去理会周氏。

  惹得众人一阵笑。

  文氏又指了自己的二子周裕全三子周安文问她:“这是你二表哥和三表哥,容姐儿还记得吗?”

  一旁的周云英和周云桂两姐妹就笑着指了两个哥哥:“他们带你去玩爆竹,把你吓哭了,容姐儿应该还记得吧?”

  纪容哪里还记得这些,只咯咯儿的笑了起来,文氏的脸色却有一瞬间的尴尬,心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又转眼不动声色的看了周氏一眼。

  不由的感叹京城夫人的衣裳首饰还真是讲究,她也见过不少富户人家的夫人,虽也是花团锦簇,却不免让人觉得有些过于华丽,一身的铜臭味,压不住场子,可这周氏却是举止自然大方,就连不过五岁的纪容顾盼流转间也是落落大方,让人赏心悦目。

  周盛昌见差不多了,就出声道:“好了,堂妹千里迢迢的赶路回来,想必是又累又饿,咱们有什么话,回了府再说不迟。”

  众人这才纷纷止了话头,重新上了马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