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18 丑态

嫡聘 欲妆 2325 2019-10-16 08:58:20

  外祖父只有母亲一个女儿,就是把家产都给了她,别人也无权置喙。

  纪容一想到母亲以后在纪家可能受到的轻待就不由的心紧,倘若母亲有周家一半的产业傍身,纪家谁敢怠慢?

  周家的一半产业啊!那可不是几百上千两银子!

  母亲是嫁妆丰厚,不用为柴米油盐费尽脑汁,可坐吃山空,谁又知道往后的光景如何。

  尤其是前世因卫姨娘的编排,父亲让母亲拿出自己的嫁妆来添补纪姝和纪子羡兄妹俩之后,母亲真正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地步。

  如今想来,纪容是深深的后悔,她与母亲从前的关系疏远,她觉得母亲不能帮扶自己,又不能在纪家站住脚很,连父亲的心都拴不住,让她嫡出的身份在纪家也变得不明不白,十分尴尬。

  只是死过一次了,有些事情好像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

  以成年人的心境来看待母亲的做法,或者说是以母亲的角度来与母亲将心比心,设身处地,她才能明白母亲的用心。

  母亲待她是极好的。

  只是母亲被外祖父和外祖母宠坏了,作为周家独出的嫡女,母亲一直过的顺风顺水,大道理知道的一箩筐,却只知道用生硬刻板的规矩来约束别人,并不是真的融会贯通。

  这或许也是为何母亲纵然姿容妍丽,却没办法留住父亲的心,甚至还比不上乔姨娘,一个接一个的生。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她记忆里,外祖父去世之后,母亲同自己娘家的关系就日渐淡薄了,可见周家落到周盛昌一家手里之后,并没有记挂旧情,甚至在母亲被卫氏挤兑得无路可退的时候,也没有伸出援手!

  纪容的心里顿时变得沉甸甸的,她必须要让母亲改变主意。

  等母亲把叹着气的外祖母送出去回来,纪容骨碌骨碌的从罗汉榻上爬了下来,跑到周氏身边。

  周氏以为纪容睡得正香,正想要叫初月几个进屋来把她抱到内室的床上去,却见她精神不错的朝着自己跑来,露出来几分惊讶的神色。

  “怎么还没有睡,容姐儿是不是还不习惯外祖父家?”

  纪容的小脑袋就摇得拨浪鼓似的:“娘亲,外祖母说要分好多钱给母亲,是不是我们以后就可以时常回来看外祖母了,还可以接外祖母去京都玩了?”

  周氏柔柔的笑着,抱了女儿放在膝头,忍不住伸手捏捏她鸡蛋似的脸颊,听着女儿的话,却并没有放在心里。

  纪容暗暗着急,却又无计可施。

  “是,以后咱们接了外祖母去京都玩,也可以带着我们容姐儿来盐林看外祖母!”

  全然是一副哄孩子的口吻!

  纪容恨不得拍拍母亲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被浆糊糊着了,忍不住问:“那没有银子,娘亲怎么安置外祖母啊,就是要在烧雪阁买一包盐酥花生也要一两银子呢!”

  闻言,周氏这才认真的看着女儿,话出口却是:“你怎么知道的,小鬼机灵?”

  纪容暗自苦恼,这就是做小孩子的不好,不管你说什么,她们都觉得是童言无忌,是做不得数的玩笑话。

  纪容索性捏着手,有些扭扭捏捏,神情紧张的道:“外祖母送给娘亲的银子,娘亲可以分一点给我吗,我给娘亲买好吃的。”

  看着女儿憨憨中透着童真的模样,周氏感觉心里的阴郁消散大半,不由的笑了:“你个小财迷,这算盘打得可真响,主意都打到你娘的头上了?”

  不管怎样,只要让母亲动了心,这事儿就好办。

  可看样子她说了这么多,还是收效甚微啊。

  她真的很想仰天长叹一声。

  这事儿还是要从长计议啊!

  既然她劝不动母亲,那就让别人来帮她添一把火吧,另辟蹊径,或许能柳暗花明。

  周氏哄着纪容又睡了半个时辰,文氏和周仕贵的妻子林氏就带着自己的儿女过来了。

  纪容对林氏的印象就是:木讷,沉默寡言,常常低着头,畏畏缩缩的。

  林氏性情和她的相貌平平有些关系,可和周仕贵对她的态度有也很大的关系。

  女子终其一生,就是在娘家和在婆家了可无论在哪里,姣好的相貌都是不可小觑的助力,但丈夫的态度却更能决定一个女人的地位。

  纪容对她的印象很浅,应该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文氏在林氏面前,就有种莫名的优越感,她笑容满面的告诉林氏身边站着的几个面生的少年少女。

  “这是你们的姑姑和表妹,还快上前拜见!”

  然后又告诉纪容:“明芷明琴盼弟来娣四姐妹你应该还没有见过,这是你二表舅母所出,至于这个……”

  她忽然露出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目光落在林氏身边的小男童身上:“这是你二表舅妾氏所出的,比你小一岁,叫周安平。”

  林氏的脸色霎时变得格外的僵硬,头埋的更低了。

  一个女人,若是不能为夫家开枝散叶,那还有什么价值,而妯娌文氏却偏偏要戳她痛处,是谁也会心里膈应吧。

  周氏就打断了文氏的话:“站这儿做什么,进屋喝杯茶吧。”

  她并不擅长打圆场,话说的有些生硬,可林氏却不禁朝她望了望,眼里流露出感激的神色。

  纪容就不住的打量起林氏来。

  虽说外面都传林氏貌丑无盐,可如今见了真人,却也并不是如外界传言一样,好像和文氏也没有太大的差距啊。

  只是听说她生了四个女儿,却没有生出一个儿子,纪容不免有些同情。

  几个人一起跟着周氏进了屋,分宾主坐下,丫鬟们端了茶上来。

  文氏就喊着:“文哥儿,来领着你五表妹去玩儿吧。”

  一个穿着宝蓝色缂丝春衫的小少年就站在出来,有些踌躇的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又看了看站在周氏身边得到纪容。

  别的夫人面前站着好多人,可这位表姑母身边却只有这位五表妹,他总觉得她有些不同。

  周氏笑吟吟的对纪容道:“去玩儿吧。”又担心女儿不习惯,又道:“桂姐儿和来娣都同你年纪相仿,跟她们一起去吧。”

  文哥儿听了面上就露出了喜悦的神色,转身去拉自己一母同胞的小妹桂姐儿,林氏所出的来娣面露犹豫,拉着林氏的衣袖,小声的嗫喏着:“母亲……”

  纪容心里一酸,小跑着过去拉了来娣的手:“走,我们玩儿去吧,我从京城带了好吃的桂花糖回来,还有鹤仙楼的香脂,抹在手上可香了,滑滑的,我送你一个。”

  她一边絮絮叨叨的念着,一边拉着来娣的手往全哥儿那边去,来娣眼圈泛红,转头去看林氏。

  林氏一直一言不发,文氏面色不虞的看了一眼来娣,颇有些训斥意味的道:“畏畏缩缩的,你表姐亲近你那是你的福气,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