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20 不乐意

嫡聘 欲妆 1017 2019-10-18 22:10:35

  来娣脸色发红,却反过来安慰纪容:“没事儿,我娘说了,惹不起就避着些。”

  纪容不以为然。

  她对着来娣展颜一笑,脸上阴云顿时消散,拉着她就往文哥儿那里走。

  “表妹,这是什么?”桂姐儿手里握着一个珐琅牡丹描金的小盒子,上面有个鎏金的镂空按钮,她好奇的拨弄了一下,“咔哒”一声脆响,盒子上面就忽然钻出一只指头大小的锦鸡,一声哨响又缩了回去。

  桂姐儿很喜欢,她爱不释手的去看锦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纪容没有理会她,拿了旁边的一个榉木匣子,小小的胖手在匣子里咕噜的摸了摸,随即伸了出来。

  “来娣,这个送给你的。”

  来娣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纪容手心里放着的三个彩色珐琅的胭脂盒,她不敢收!

  她的母亲在周家身份尴尬,她若是收了这样的好东西,只怕其他姐妹心里就会不平衡了,尤其是桂姐儿还在这儿呢,她这会儿见了,若是没有她的份儿,只怕母亲又要被大伯母嘲讽,说她的不是了。

  她把手藏在背后,眼睛瞟了一眼一旁的桂姐儿,摇了摇头:“我用不上这些东西,多谢表妹的一番心意。”

  纪容看着不由的在心里叹气,也不知道这都过的是什么日子,才会对于别人的善意都这样的小心翼翼。

  纪容嘟着嘴,上前拉着来娣的手,把东西放在了她的手上,笑着道:“打开闻闻嘛,若是不喜欢再还给我嘛!”

  来娣推脱不掉,只好打开了盒子,晨风拂过山林,野茉莉的芬芳染了三分凉意,从很遥远的地方幽幽入鼻。

  果真不是凡品!

  她虽然并不太知道这些东西,可也能感觉到手上的这珐琅胭脂盒里晶莹剔透的东西是个好东西。

  她玩过母亲桌上的雪花膏,质地粗糙,味道是很平淡的松木味,与眼前的这东西仿佛有天壤之别。

  “这是我说了要送你的鹤仙楼的香脂凝露,鹤仙楼的师傅是按照我的喜好来调的香,说是小姑娘用了这东西,养肌肤的,母亲从我三岁开始就让鹤仙楼每月给我送来,便是到了冬日,我的脸也一点也不痛呢。”

  纪容一边说着,一边抹了一点在手指上,轻轻的在来娣的脸上抹开。

  “她还小呢,我看看!”

  桂姐儿一把抢过纪容手上的香脂,凑在鼻子边嗅了嗅,露出了这个满意的神色。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纪容的脸色彻底阴郁了起来,她不想和这些小孩子计较,但是做人最基本的尊重不能没有,对于文氏的这对儿女,她真是生不出半点好感来!

  “表姐,你很喜欢吗?”

  纪容歪着脑袋问桂姐儿,桂姐儿点头,“那这个就送给我了,还有她手上的那个也留给我吧,她用不上的。”

  纪容挑眉:“我不乐意怎么办?”

  这回答有些出乎意料,桂姐儿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纪容脸上的狠色一闪而过,她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伸手就要去拿来娣手上的香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