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21 冤枉

嫡聘 欲妆 2043 2019-10-19 17:28:41

  纪容伸手把胭脂盒从来娣的手上拿了过来,桂姐儿身影一顿,问纪容:“你什么意思?”

  到底还是个孩子,纪容很不屑与一个孩子争这些无厘头的事。

  她摊开手,对着桂姐儿展颜一笑,眼底闪过一抹狡黠:“你不是喜欢嘛!”

  桂姐儿这才明白她这是要把东西给她,怒容一改,喜上眉梢。

  可就在她伸手碰到纪容的手心的时候,纪容忽然用力的收了手。

  桂姐儿的指甲盖一翻,顿时疼得她呲牙咧嘴红了眼睛,纪容却仍不撒手,桂姐儿哪儿受得了这个气,多吃了几年长饭,人又比纪容高,她抬手就去拉纪容的头发。

  纪容哪里等她打到自己的头上,“哎哟”一声已经倒在了地上,事情发生得突然,沈妈妈和红暖红烟都没有反应过来,纪容已经成了这样。

  桂姐儿怀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她明明没有打到她呢,怎么她就倒在了地上?

  纪容坐在地上,沈妈妈去扶她,就看见纪容的头发被拉扯得很是凌乱,她当即就沉了脸:“周六小姐,你比我们家小姐还要大三岁,怎么这样做事,欺负我们家小姐在周家还没做踩熟地皮子吗?”

  “明明是她自己倒下去的,我妹妹没有推她!”周安文气呼呼的走过来,指着纪容道:“没想到你……”他红着脸,话哽在喉咙里,好一会儿才说了句,“你这是栽赃陷害!”

  桂姐儿在周家顺风顺水惯了,哪里碰上过这样的阵仗,当下嘴一瘪就要哭。

  红烟见状不对,早去禀了周氏。

  文氏听说是女儿闯的祸,急得不行,周氏面色不大好,林氏想着自己的女儿也在暖杏阁,也焦急起来。

  三个大人急急忙忙的赶去了暖杏阁。

  屋子里哭声,埋怨的尖叫声,丫鬟婆子的劝慰声交织不断,暖杏阁真是热闹!

  文氏不等门口的丫鬟反应,已经提着裙子急急的进了屋。

  女儿哭的小花猫似的,儿子文哥儿在一旁安慰她:“哎呀,你别哭了,母亲会为我们做主的。”

  桂姐儿道:“做主,她让我们要巴结周家母女,哪里会管我们的死活!”

  心里更委屈了,眼泪像是决了堤的大坝,泅湿了宝蓝色的四合如意滚边云肩,她全然没有注意到母亲已经过来了。

  可文氏更担心这话被周氏听见,她忙上前去抱住女儿:“嗳,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一边压低声音道:“你别给我胡说八道,不然回去就去跪祠堂去!”

  一想到那黑漆漆,阴森森的祠堂,桂姐儿就像是被人点了穴似的,哭声骤然而止,巴巴的看了一眼母亲,可旋即却爆发出了更大的哭声。

  文哥儿听得明白,惊讶于母亲竟然是这样的态度,他不解:“可明明就是这位纪家的大小姐故意欺负人,她就仗着她纪家势大,娘你怎么还帮着她说话!”

  这句话就让慢文氏一步的周氏和林氏捡了一耳朵。

  文氏起身一巴掌拍在儿子的背上,骂道:“你都多大的人了,和妹妹争口舌长短,你好出息!先生就是这样教你的?啊?”

  文哥儿满腹委屈,看见周氏进来,睁大了眼睛狠狠的瞪着周氏。

  “就是你,你不来我们家,就没有这些事!你就是……”

  天哪!

  周氏惊愕,这就是大表哥对儿子的教养?

  在周家的门第,怎么会养出这样这样的孩子!

  林氏并没有多惊讶,大房的孩子娇宠惯了,更过分的事她也见过。

  文氏脸都憋红了,恨不得把这个儿子回炉重造,真是糟心的东西!

  “堂妹,孩子不懂事,你不要同他计较,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孩子,又不大熟悉,相处起来难免有些摩擦,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纪容等着母亲说话,周氏却迟迟不语,一脸震惊。

  “周家怎会有这样目无尊卑,不知长幼的孩子?!”

  纪容几乎气的倒仰,感情母亲心里惊讶的就是这个?

  文氏没有想到周氏会这样不给她面子就数落她儿子,咬紧了后牙槽,深吸了两口气:“堂妹,孩子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咱们都是做娘的人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外面丫鬟声音有些急切的道:“大爷,夫人们在屋里呢!”

  那脚步声却丝毫也没有停顿,一直进了屋:“那逆子呢?”

  是周盛昌。

  这时候出现的这么及时,只怕也是得了信儿,怕得罪了长房吧!

  纪容冷笑,这夫妻两个,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就想把这事儿糊弄过去,哪儿有那么容易。

  文氏见了丈夫,有些心虚,“大爷,文哥儿只是和姊妹间有点摩擦,不是什么大事。”

  只听周盛昌的鼻孔里冷冷一哼:“还不是什么大事,文哥儿都是被你惯坏了,他若是哪天犯下不可弥补的大错,你还是这样包庇他?慈母多败儿!”

  纪容小跑着走过去,跑的太急险些跌倒,文氏离得最近,伸手就去扶她。

  “小心些,别摔着了。”话音刚落,就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她雪白的缎面袖子上,几道殷红血迹刺目非常。

  众人寻声看去,周氏见了忙去看纪容的手,刚才扶着文氏的手掌上,三道血迹让她的心口疼得一抽一抽的。

  这是她的娘家,她是这周家正儿八经的姑奶奶,她带着女儿回来一次,竟然还受到了这样的不公,她心口像是塞了一团棉花,半晌都吸不上一口气。

  文哥儿的那句责怪她不该来周家的话在她的脑海里发酵,周氏冷声吩咐沈妈妈:“快去请郎中啊!”

  周盛昌也没有料到本只是孩子间口舌的事情会发展为受伤流血事件。

  原本想好的计策显然没有办法应对这样的变故,他转头去示意妻子,文氏也慌了神,责怪的看了一眼女儿。

  不管怎样,也不能动手啊,这动的手,怎么都是一个理亏。

  桂姐儿看见母亲的神色,心神都乱了,母亲这是相信纪容手上的伤是她弄的了?

  委屈,愤恨,不甘,恼怒齐齐涌上心头,她拉住纪容就道:“你告诉他们,我没有打你!我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