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22 寒心

嫡聘 欲妆 1444 2019-10-20 23:48:51

  周云桂年纪虽小,力气却不小,纪容被她拉拽着一个踉跄,俯身摔倒在了地上。

  手腕处火辣辣的疼,文氏正对周氏说着好话,见状心里是一阵的悔意,正要亲自上前去扶纪容,红暖已经先一步上前,一脸心疼的问纪容:“四小姐,你没事吧,这手腕都磨破皮了!”

  周氏闻言脸色再度阴沉下来,上前去看女儿的伤势。

  磨破皮的地方渗出了一些血丝,她拿出自己的帕子给纪容抱上,然后把她抱了起来。

  这是她的娘家,她难得回来一次,自己的孩子却这样被欺负,饶是因为远嫁而对娘家多有宽容的周氏此时也心生怨怼。

  她自问对娘家人都是和颜悦色,厚待有加的,可从文哥儿嘴里说出的那番话却叫她寒了心。

  虽说童言不忌,但孩子总归是孩子,上行下效,若没有长辈在旁言语,他们又哪里懂得这些。

  周许氏急急赶过来的时候,周盛昌刚把女儿抱到一旁,命令她:“你站在这儿不许动,你若是再胡言乱语,就给我去祠堂跪三天。”

  纪容垂头揉着眼睛,见了周许氏,一把扑到了外祖母的怀里,嘤嘤低泣起来。

  在周许氏的印象里,容姐儿就是个善解人意,早慧乖巧的孩子,平日里都是笑盈盈的,何曾有这样委屈抹泪的时候。

  她心疼的抱了纪容在怀里,温声的哄着她:“哎哟乖孩子,咱们不哭,不哭啊,有什么委屈的,你说出来,外祖母给你做主!”

  这时候,沈妈妈急急的回来了,周氏让她立刻把郎中待到暖阁,又吩咐红暖红烟:“你们两个,带小姐去暖阁包扎伤口,把小姐照顾好了,不许什么不相干的人靠近。”

  周氏难得的态度强硬,纪容知道这出苦肉计是奏效了,心下稍安,外祖母就躬着身对她道:“好孩子,咱们先去看郎中,等会儿我让厨房给咱们元姑做好吃的点心好不好啊?”

  元姑是对长女的称呼,在周许氏面前,纪容是她女儿的长女,那就是她的嫡亲长外孙女,这样的称呼无异于告诉周家人,纪容在周家的身份不是谁也能欺负的,变相的给下人们敲了一个警钟。

  纪容眼角微湿,她心里兀自生出一种辜负了外祖母的愧疚。

  她这样做,的确是利用了母亲和外祖母对她的偏心和爱护,可她又不得不这么做,纪容脑子嗡嗡作响,心下苦涩不已,被红暖牵着去了西侧的暖和。

  郎中给她清理了伤口,林嬷嬷就过来了,她拿了个小瓷瓶给郎中:“我家老夫人说了,这个药是御赐的金疮药,给小姐抹上吧。”

  御赐的金疮药?纪容怔愣半晌也想不出来,周家有什么在朝为官的子弟或者是可以在皇帝面前露脸,能得如此殊荣的人。

  伤口上一阵犹如撒了盐似的疼痛拉回了纪容的思绪,郎中已经起身,林嬷嬷就笑着松了郎中出去。

  沈妈妈是纪容的乳娘,待纪容真真是如己出一般,见她在自己的眼皮子下遭了这样的罪,心里就自责不已。

  “四小姐,可还疼?”

  纪容知道她是真的担心自己,不由的露出一个轻松的表情:“不疼,沈妈妈不用担心,不过是些皮外伤。”

  沈妈妈听了却更难受了,她才多大啊,五岁的孩子,收受了这样的苦,包扎的时候连哼也没有哼一声,她离开的那小段日子,四小姐是经历了什么?才会从一个千娇百宠的大小姐,变得如此坚韧,像是一瞬间就长大了似的。

  她忍不住落泪,纪容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酸涩,嘿嘿的笑着对沈妈妈道:“外祖母说让小厨房给我做好吃的,你快去看看嘛!”

  沈妈妈见她惦记着吃的,算盘一副孩子心性,顿时心中大松,抹了一把泪,吩咐红暖照顾好纪容,转身出去了。

  纪容眼睛亮晶晶的,招手让红暖到了跟前,压低声音道:“红暖,你快去正房看看母亲那边是什么情况,她们说了什么,有些什么处置,你听了回来同我说。”

  红暖面露讶然,随即点头应是,“那婢子叫红莲进来服侍。”

  纪容笑着看红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躺在了垫了软垫的罗汉榻上,随手拉了一个条枕垫在后脑勺,翘着小脚等着红暖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