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25 质疑

嫡聘 欲妆 2049 2019-10-23 17:47:06

  纪容临窗揽镜时发现,暖杏阁外栽着的贴梗海棠打了花骨朵,忍不住惊喜的轻呼一声。

  点点胭脂色,泅染枝头,如同少女粉面含羞的脸庞,娇俏动人中带着几分羞赧。

  “不打紧间已是四月初了!”红暖语意轻缓的叹道。

  红烟领着小丫鬟摆早膳,就看见纪容的身影往外跑去,她出声喊她:“四小姐,还用早膳了!”

  纪容却一溜烟的已经跑远了,她在花树下站定,想着母亲一定很喜欢,拔腿往正房去。

  周氏正准备出门去周许氏那里,还要在床前伺候汤药,尽为人子女的孝道。

  见女儿小小的身影随着一阵风近到眼前,不由失笑:“做什么这么着急,小心别摔着!”

  又不由的感叹小孩子就是好,不过一夜就如同汲了露水的青草恢复了活力。

  “娘亲,你快看,海棠花开了!”

  周氏见她跑得气喘吁吁就只是为了告诉她海棠花开了,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几抹暖色。

  红烟追了出来,看见纪容和周氏在一起,这才放轻脚步,姿态稳重的走了过来。

  初月就笑着对周氏道:“难怪人说女儿是母亲的小棉袄,瞧着夫人最喜欢的海棠花开了,先要跑来同夫人说了,怕这枝头娇客被谁拔得头筹似的!”

  言语间,尽是打趣的笑意,周氏忍不住啐她:“这丫头的嘴,鬼见愁啊。”

  众人忍不住捧腹大笑,周氏就问红烟:“四小姐吃过早膳没有?”

  难得见周氏这般高兴,红烟的心情也很是轻快,俏声答道:“刚摆上桌,小姐急着过来,奴婢也跟着过来了。”

  想着还要去周许氏那里,周氏就蹲下身对纪容道:“母亲要去看你外祖母,你乖乖的回去吃了早膳在过来好不好?”

  上房昭华苑里的小花厅里,文氏和林氏坐在各自的丈夫身边,周许氏坐在上位,身后挂着游汴京图,转角的花瓠里,几根枯枝了无生气的摆在那儿,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那里去。

  “趁着如今我和你们大伯父还健在,岚清也还在盐林,你们尽快拿出和章程来,该清点的账册名录尽快整理出来。”周许氏说完,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

  花厅里鸦雀无声,半晌才响起周盛昌的声音:“嗯,大伯母放心,这件事我会吩咐下去,尽快办好。”

  文氏的声音有些不合时宜的响起:“大伯母的意思是周家这么诺大的产业,都给了姑奶奶?”

  这话不免有些听头,花厅里的气氛一时间死寂,周许氏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的端了茶,周盛昌心下一惊,登时就呵斥文氏:“大伯母做了的决定,你在这儿置喙什么,听说你今儿起来就身子不舒坦,银钗,扶夫人回去歇着。”

  文氏嘴角翕翕,有些不甘的闭上了嘴,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丫鬟杵在那儿不知所措,看了看文氏又看了看周盛昌。

  周许氏轻咳两声,“昌哥儿媳妇,既然身子不适,就回去歇着吧。”

  文氏一张脸憋得通红,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也不让丫鬟来扶,快步出了厅堂。

  她走的太急,险些和刚过来的周氏撞个满怀,却脚下不停的径直走了。

  周氏有些摸不着头脑,初慧忍不住嘀咕道:“文大奶奶怎么这样啊。”

  初月撇撇嘴,心道谁知道呢?明明是依附着周家过日子的,如今却摆起了主子的款儿,若是老夫人有儿子的话,这些人哪里敢在夫人面前蹦跶!

  周氏心里虽然也有些膈应,却也没有往心里去。

  林氏有些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嫂嫂都走了,我还是……”

  周许氏摆摆手:“你若是也不舒服,那就回去吧。”

  周仕贵低头呷着茶,看也没有看林氏一眼,她和进来的周氏点了点头,出了厅堂。

  纪容合了书在临窗的美人榻边坐下,今日是四月初二,如果没有偶变化,母亲会选择在周家待到外祖父七七之后,再陪外祖母一个月,然后启程回京。

  如果还是这样的话,那回京之后差不多就是八月中旬了,一想到离卫氏进府的日子更近了,纪容就头大,她抱着脑袋,,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脑瓜。

  怎么办才好呢,母亲倒是不会把卫氏放在眼里,可卫氏却不是什么好东西。

  周氏回来的时候,先来了暖阁,看见女儿坐在床边发呆,走过去一看,却发现纪容是睡着了,她嘴角含笑,让丫鬟去拿毯子来。

  “娘……”

  纪容嘟囔着睁开了眼,还没有全然清醒,红暖去倒了一杯温水过来,纪容喝了,清明了许多。

  周氏让红暖带着人去外面守着,红暖有些惊讶,应声带着人退了出去。

  纪容满腹狐疑,母亲这么小心翼翼是说什么吗?

  “容姐儿,母亲有话要给你说,不管你听不听得懂,都要牢牢记在心里。”

  纪容点头,周氏深吸一口气道:“你外祖母决定把周家三分之一的产业给你,还有三分之一在母亲这里,等你以后出嫁,母亲的这一份也是要作为你的陪嫁产业的,还有三分之一由你的两个堂舅舅管着,每年的进项还是要上禀的,你外祖母还在就先禀给她,等她老人家百年之后,这也是要交给你的,我想若是可以,以后寻个周氏子弟……”

  她的话忽然打住,周氏不由懊恼自己说话没个把门儿的,女儿还是个孩子呢,这些话说给纪容听,未免有些不合时宜了。

  周氏突如其来的一番话信息量巨大,纪容听得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回过神来。

  母亲的意思是周家的产业以后都归她!

  这简直是骇人听闻,令人咋舌。

  且不说她是个女儿家,还只是外孙,把周家给她,等同于是把周家的这些产业都改姓了纪!

  而且母亲只说了一半的想寻个周氏子弟的话她哪里猜不到啊,母亲的意思就是想让她嫁给周家的人,可是她心里却有别的心思。

  好在她现在还小,这件事还能从长计议,纪容长吁一口气,但外祖母说出要分她周家三分之一的产业,她真的有些惊讶,可心里却是满满的暖意。

  有了这些,或许她就不用再走前世的路了,即便不是全然如此,有所改变总归是好的。

  周氏喝了一口茶,这才神色郑重的叮嘱道:“以后回了京都,这件事绝不能提起,哪怕是你父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