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28 腌臜心思

嫡聘 欲妆 2347 2019-10-25 16:59:38

  白事已了,周家恢复了平静的日子。

  周老夫人病了,周氏把原本计划的八月回京推迟到了九月。

  蝉鸣声在窗外传来,聒噪得人不安于席,纪容想要午憩一会儿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像烙饼似的。

  沈妈妈悄声从矮榻上爬了起来,绕过床脚的冰盆,出了暖阁。

  因为原本计划初夏就回去了,所以周氏也没有让纪容单独另住,春日的时候还好,到了夏日被毒辣的日头晒着,暖阁就热的不行,屋子里放了好几个冰盆,才舒服了些。

  “红烟,你去找茹妈妈,问她要几个手脚麻利的小厮,让他们过来把树上的蝉捉了,小姐翻来覆去的,睡个晌午觉都不得安生。”

  红烟闻言,脆生生的应了声“是”,去了上院。

  纪容睡不着却并不全然因为外面太吵。

  下个月就要回京了,大表舅已经把分给母亲的三分之一产业上册送了过来,母亲收了册子,却没有提过管理产业的人要不要更换。

  这一朝天子一朝臣,没有哪个皇帝登基还全用着前朝旧臣,这产业也一样,东家不一样,那办事章程也不一样。

  母亲不提,大伯父也不提,外祖母这些日子身子怏怏的,只怕一时也没空管。

  纪容起身,高声喊着沈妈妈。

  她吩咐沈妈妈,“我要去外祖母那里。”

  洗漱净面,重新梳了头,换了件轻软透气的素面薄衫,纪容就往昭华苑去了。

  这时候约莫不过未时末,青石铺的地板被晒得滚烫,风一吹,热浪就扑面而来,让人浑身燥热。

  昭华苑的丫鬟都认得纪容,直接放了她进去。

  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正房前,斑竹帘子反射着阳光,这个点日头太毒,稍不注意就会中暑,是没人在屋外守着的,纪容率先一步往屋里跑。

  手却在碰到帘子的一瞬间停了下来,屋里有人在说话。

  “……你说文哥儿和容姐儿合得来我却不这么认为,上次几个小的就闹成了一团,不妥。”

  “大伯母,孩子还小,有个什么闹腾的,那是正常的,不打不亲,文哥儿是你看着长大的,容姐儿又是您的宝贝心尖子,这两孩子若是以后能喜结连理,那不就都能在您的眼前尽孝吗?您这膝下也不至于寂寞啊。”

  怎么会是文氏在屋里?

  纪容听着她的话,手不由的攥成了拳,这明眼人谁不知道,谁娶了她,那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得了周家的产业去,娶她就等于娶几座金山银山!

  她之前还没有看出文氏的腌臜心思,如今她亲自说出口,她只觉得这妇人真是用心险恶。

  周许氏声音冷漠下来:“虽说表哥表妹亲上加亲是最好的,放在之前也就罢了,如今若是还要结亲,对文哥儿的名声不好听,别人知道了,会说是你们图媳妇的嫁妆。”

  呃……这话说的文氏喉间一噎,笑容僵了一半,被堵的有些无力反驳。

  不过随即她又恢复了一脸的笑,亲自给周许氏斟了一杯茶,把姿态放得更低了。

  “不瞒大伯母,我也是有私心的,都说娶妻娶贤,容姐儿幼承庭训,打小我见了就喜欢,想着她如今年纪还小,若是往后大了,只怕提亲的人要踏破门槛,这才想近水楼台先得月,且大伯母想想,若是容姐儿将来嫁过来,谁敢为难她?”

  这倒是说到了点子上,周许氏听了也琢磨了起来了。

  可她的态度还是没有松软下来,端起茶抿了一口,“这事儿不是我们在这儿说说就能定下的,你也知道,纪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容姐儿在纪家二房占嫡占长,婚姻大事要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文氏感觉自己像是大冬天的被泼了一盆冷水,面色僵硬,再也笑不起来了,屋外就响起了周氏的声音:“这暑气正盛,怎么这会儿把姐儿带过来了?”

  屋里的丫鬟连忙打了帘子,周氏就牵着纪容的手往屋里去,门前放着遮阳的紫檀边嵌白玉五百罗汉插屏,汝窑青花纹的瓷缸里放着冰,一阵凉意袭来,让人顿觉心旷神怡,暑气尽散。

  文氏向周许氏行礼准备回去,周氏“咦”了一声,“大堂嫂什么时候过来的?”

  周许氏笑容亲切的看了一眼纪容,漫不经心的道:“你去给我看药的时候过来的,容姐儿来,外祖母这里有山楂汤。”

  纪容根本就不想理文氏,撒着欢朝周许氏跑过去。

  文氏本想逗逗纪容的手顿在那里,周氏也面露尴尬,“大堂嫂不再坐坐?”

  她讪讪的收回了手,扶了扶云鬓上插着的一根玉簪,清了清嗓子:“不了,志哥儿媳妇回娘家探亲去了,把平儿放在我屋里的,乳娘一个人看着,我不放心。”

  平儿就是大堂哥和郭氏的长子,去年腊月里出生的,还不足一岁。

  不过都是客套话,周氏闻言就点了点头,让茹妈妈把她送了出去。

  屋里没有外人,周氏在周许氏身边的软凳上坐下,看了一眼正抱着海碗喝酸梅汤的女儿,对周许氏道:“京城来信,说乔姨娘已经生了。”

  “是个儿子?”

  “嗯。”

  厅堂里陷入了一片寂静,纪容心里并不惊讶,可这一切对于母亲而言,却是全新的,让她一时无法接受的消息。

  良久,周许氏才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你现在知道我为何要你拿着那些产业了吗?”

  周氏默然。

  纪容本只是心烦才来昭华苑,没想到却得到了这么多的消息。

  这倒是令人意想不到的。

  周许氏问了周氏回京的东西都准备齐全没有,周氏心不在焉的回答着,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提过文氏说的半个字。

  临出发的前些日子,母亲问了外祖母几次要不要随同她们一起去京都住些日子,就当作是出去散散心,外祖母都拒绝了。

  于她而言,盐林这个地方承载着太多的感情,已是她割舍不下的牵挂,且她年事已高,也不想成为女儿的累赘。

  纪容知道母亲心里难过,她又何尝不是,因为她知道,经此一别,那就是遥遥无期,永生不见。

  出发的时候,大表舅和二表舅两家全部来送她们,在城门口的时候,来娣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塞了个香囊给她:“你以后还会来吗?”

  看着有些稚嫩的针黹走线,纪容心里暖暖的,她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来了,可天高路远,谁又知道往后会如何呢?

  她笑容轻柔,语气真诚的道:“表妹,若是有缘分,自然有再见的一天,谢谢你的兔子灯,这个香囊也很漂亮,我有东西送给你。”

  来娣眼眶泛红,几乎要哭出来了,纪容抱了抱她,把一个精致小巧的红木匣子递给她,“里面有我在京城的住址,你若是有时间,可以写信给我。”

  听着纪容的话,来娣咬着唇点了点头。

  盐林一行,算是完美收官了,回去的马车比来时多出了一倍,这些都是外祖母对远嫁之女的一片不舍之情,周氏也没有拒绝,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京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