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30 乱嚼舌根

嫡聘 欲妆 2412 2019-10-26 13:13:28

  听着这指桑骂槐的话,周氏面色微凝,轻轻的拂了拂茶汤上的浮茶,清脆的碰瓷声衬得屋里顿时寂静无声。

  “都说百家饭养百养人,同人不同命,容姐儿在盐林的时候,就是破了一点油皮,她外祖母也是要心疼好几日的。”

  !!!

  邹玉珍一张长脸就沉了下来,周氏竟然这样不留情面的反唇相讥,她是不是搞不清楚状况!

  “我家闺女命的确是没有容姐儿好,但到底生在了书香世家,别人提起也是说知书达礼,不会问她外家有多少银子。”

  这话说的是有些尖酸刻薄了,周氏抬眼看了纪邹氏一眼,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心里顿时不悦起来。

  这先挑起战火的可是邹玉珍,纪邹氏若是不管管,她可不会惯着她。

  她正要张嘴再说,纪邹氏就淡淡的开了口:“行了,多大的人了还爱争这些家长里短的,你若是这么闲,还不如多请教请教玉珍,怎样才能给丈夫生儿子,而不是在这里学长舌妇样式!”

  说到后面,她的语气陡然拔高,不悦已经毫不遮掩。

  邹玉珍不由得意,“姑母莫恼,二嫂生不出儿子,总有人能为二哥生儿子的,天下女人多了去了,您何必为了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生气呢?”

  “汪夫人,你骂谁呢?”

  初月气不过,厉声质问邹玉珍。

  邹玉珍白了周氏一眼,阴阳怪气的说了句:“谁不高兴就是骂谁。”

  茹妈妈拦住了还要和邹玉珍口舌的初月,面色冷峻,板着脸对邹玉珍道:“汪夫人,您也是读过书受过教育的女子,且还是从老夫人这里出去的,您没有教养,别人不会说是您亡母的不是,只会说是老夫人没有教养您,我家夫人虽膝下只有四小姐一个,却也是为纪家生的,我家夫人再如何不好,那也是纪家主子之一,您在纪家做客还是不要颠倒主次的好。”

  纪邹氏心里暗骂这老虔婆的嘴还真是巧舌如簧,舌颤莲花!

  邹玉珍一张脸憋得通红,她很想对茹妈妈说一句“倘若不是因为这个姓周的,她才是纪家的二太太,哪里轮得上你在这里耀武扬威”!

  可她已经嫁为人妇,这句话是万万不能说的了,可心里的怒火却无处可发,越积越盛,她蹭的站起身抬手就要掴在茹妈妈的脸上。

  周氏也不傻,一把拉开了素妈妈,邹玉珍的手就落在了她的手臂上。

  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毫不怀疑邹玉珍是想要把茹妈妈的牙打掉!

  气氛骤然间变得紧张起来,跟着过来的初慧初青都跑了进来,和初月茹妈妈几人围在周氏身边,与卓妈妈纪邹氏一派形成了分庭抗礼之势。

  “茹妈妈是我屋里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你这次对我动的手,我看在老夫人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奉劝你不要像一只恶狗一样在别人家里呲牙咧嘴!”

  周氏一脸慕怒容,说完就看向纪邹氏:“老夫人,我身子不适,改日再来请安!”

  这个时候纪邹氏哪里敢拦啊!周氏在二房里的厉害名声她不是没有听说过,可见绝对不是个忍气吞声的,这时候拦着她,让她留下来和侄女闹一场?

  周氏一口气走到了荣禧堂外面才放慢了脚步,心里还是气的不行,她是个女人,嫁了人的女人,不能生儿子,这件事她可以不刻意去记起,却不代表她不介意。

  不过想到刚才茹妈妈替她出头说的那番话,周氏就得心气儿顺了些。

  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纪容的耳朵里。

  邹玉珍竟然这么羞辱母亲!

  纪容觉得很心疼,难怪她总能在二表舅母身上看到和母亲有些相似的地方。

  不过在听到茹妈妈斥责邹玉珍喧宾夺主没有教养的那番话之后,纪容不由拍手称好:“她那样的人就是不要给她就情面,茹妈妈干得漂亮!”

  沈妈妈端了热腾腾的鸡汤进来,笑着喊正和纪容一起为茹妈妈叫好的红暖红烟两个:“你们别搁这儿和小姐说这些是非了,快,小厨房今儿给你们也开开荤,去看看吧,去晚了就没了。”

  红暖红烟两个笑着点头应是,欢喜的去了小厨房。

  沈妈妈就把粉彩莲花碗端了过来,“这次的鸡汤加了当归,黄芪,松茸,大枣,喝了冬日不会冷手冷脚,快趁热喝了。”

  纪容端着嗅了嗅,果然香气扑鼻,汤炖的微白,上面浮着金灿灿的油点子,淡淡的药香味扑鼻,纪容一直都很喜欢喝,自然是一脸享受的把一碗鸡汤加鸡腿都解决的干干净净。

  吃饱喝足,就该做正事了。

  她吩咐沈妈妈:“父亲回来的时候,让人来说一声。”

  这是小事,沈妈妈点头应是。

  红暖气呼呼的撩了帘子走进来,“眼皮子浅的东西,不过是几块肉,也值当她惦记!”

  沈妈妈皱眉问怎么回事,慢一步进来的红烟就道:“我们去小厨房,烧火婆子说姜嬷嬷把一锅连肉带汤都端走了,红药拿了两副筷子去,只怕是被她们俩吃光了。”

  府里的一等丫鬟一个月二两银子,饭食是两素两荤,有时候主子还要赏菜,不可能说因为久了没吃肉而嘴馋,这样的情况实在是有些令人无语。

  纪容眼睛一亮,笑着安慰红暖红烟两个丫头:“你们别生气了,我一个人也吃不了什么东西,灶上的鸡汤,赏你们一人一碗。”

  这事儿暂且揭过不提。

  晚上纪宏回来,他喝了一点酒,由荣生扶着,歪歪斜斜的走到后门,就听到了一更天的梆子声,“扶……扶我去书房。”

  这个时候内院已经落锁了,他一般喝了酒就在书房歇下,书房有个小角门,出入很方便,还是纪家老太爷那时候就是为了不让他被内宅事务干扰所开的。

  如今倒成了他掩人耳目的一个好地方,大晚上回来也不会惊动旁人。

  若是以前,他可能就会宿在柳叶巷胡同,有时候还能如意一把,不过如今卫氏月份大了,紧张得不得了,反倒扫兴,他干脆回来睡。

  这一耽搁,见到纪宏就是好几天之后的事了。

  见着女儿,纪宏这才一拍脑门,想起之前荣生告诉他,太太九月二十三就回京了的事。

  他这些日子一忙起来就把这事儿抛之脑后了,这会儿想起来已经是十月初了。

  纪宏抱着她进了书房,问她冷不冷,又照顾着荣生去添炭火。

  纪容小脸儿一直板着,纪宏以为她是不高兴他一直不去看她,好脾气的哄着她:“爹爹这不是太忙了嘛,把咱们容姐儿忘了,是爹爹的不对。”

  父亲在向她赔礼道歉吗?

  纪容傻眼,旋即噗嗤一笑,“爹爹,我找你是想说,你能不能去看看娘亲,就是去坐一坐也好,你知道府里都怎么传吗?二老爷不喜欢二太太和四小姐,二老爷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纪宏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把纪容放在圈椅上,怒声喊着荣生:“去,给我查清楚,是谁在四小姐面前乱嚼舌根,查出来就打发了,卖给人牙子!”

  荣生少有见到纪宏这样横眉竖目的模样,哪里还敢耽搁啊,爽利的应了声“是”,就疾步跑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