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31 打压

嫡聘 欲妆 2057 2019-10-26 17:39:32

  等纪宏发了一通脾气之后,他才发现女儿一直盯着他,神情有些奇怪。

  纪宏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女儿面前失态了,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这才对纪容道:“容姐儿,你别听那些人嚼舌根,父亲怎么会不要你和你母亲了呢,父亲实在是太忙了。”

  纪容心里没有一丝波澜,除了这个借口,还有什么借口比这个更完美呢?

  她眸光微动,忽然拉了纪宏的袖子道:“爹爹,伯祖母好像不喜欢我们,难道是因为我的祖母不在了吗?”

  闻言,纪宏脸上阴晴不定了好一阵子,这才负手冷哼一声,“这些事小孩子家就不要乱说了,她喜不喜欢我们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

  看来他是知道那天母亲在荣禧堂和纪邹氏姑侄俩起了冲突的事,可都或者这么几日了,汪家没有人来同母亲赔礼道歉,纪家也风平浪静,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那母亲受的委屈不就白受了吗?

  纪容不由暗恼,她也是得了失心疯才会指望父亲知道了会替母亲出头!

  “父亲,我先回去了。”

  心里不舒坦了,说起话来也就没有那么软和了,纪容站起身,看也不想看纪宏一眼,径直出了漱玉斋。

  纪宏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觉察出女儿的异样,不过转眼又抛到了脑后。

  转眼间就到了腊月二十四,小年。

  扫尘,祭灶。

  临近年关,周氏却病了,听茹妈妈说是有些咳嗽,这病急不来,只能每日里喝着雪梨贝母汤养着,却也没有多大的效用。

  周氏像是看淡了似的,让姚姨娘帮她处置着府里的事务,姚姨娘性子软,见谁都三分笑,周氏特不多说,日子就这么不温不火的过着。

  茹妈妈很是担忧。

  周氏还年轻着,二老爷又正值壮年,夫妻两个这样形同陌路,到底不是个事儿,且夫人总不能一直没有儿子吧?

  想到这里,茹妈妈就忍不住出声劝周氏:“二爷都多久没来了,夫人也不急,让旁人捡了漏,您无所谓,那也要想想四小姐,没个兄弟的支应,以后举步维艰啊。”

  周氏何尝不是,可要让她像纪宏低头,那还不如杀了她,他不稀罕自己,自己又何必自轻自贱,上杆子的去求他。

  不过茹妈妈说的话的确是戳中了周氏的死穴。

  想到女儿的懂事早慧,她既欣慰又心疼,如今女儿得了周家的产业,身份不同以往,若是以后招婿,没个娘家兄弟帮衬着,难免叫人小瞧了去,容易被欺负。

  她想了想,斟酌着对茹妈妈道:“乔姨娘不是刚生了个儿子吗,那孩子还小,若是接到我屋子里养着……一则可以让乔姨娘夹着尾巴做人,二则这孩子谁养大的就亲谁,若是和我有缘分,以后或许还能照应着姐儿。”

  茹妈妈听着就陷入了沉思,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只是:“夫人若只是想要打压乔姨娘,这不失为一着好棋,可若是为了让他以后照应四小姐,只怕还不一定行得通,毕竟不是亲生的,隔着层肚皮呢。”

  周氏不再作声,到了晚上,姚姨娘过来了,纪柔还是乖顺的跟在她身边,像个小尾巴似的。

  上次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周氏没有再提,姚姨娘也放下了心。

  她面色温柔的给周氏回禀这一日的安排,纪柔听见了就嘿嘿的笑着,说道:“祭灶老爷的时候,要给他嘴上黏糖糕,还是我亲自贴的,如霜姐姐给我把手洗红了才洗干净的。”

  还露出了几分委屈巴巴的样子。

  周氏听着孩童稚语,有种莫名的暖意,或许是因为纪柔和女儿年纪相仿,又有种女儿没有的童真,让她不由的心生喜欢。

  若是女儿生在美满的家庭,有父兄照顾,或许也能像柔姐儿一样,肆意的享受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快了吧!

  伤感取代了短暂的欢喜,她倚在椅背上,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姚姨娘见她精神不好,亲自给她按了按眉心,等到周氏摆手,这才带着纪柔退了下去。

  出了正房,回了自己居住的春平院西裙房,姚姨娘让如霜给她打了水来,把脸上淡淡的脂粉卸去。

  纪柔小脸儿绷得紧紧的的,问姚姨娘:“姨娘,为什么有些人生来高贵,而有些人就要卑贱如蝼蚁呢?”

  姚姨娘听了露出诧异的神色,女儿这是想说什么?

  “人都是要分三六九等的,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命都是有个定数的。”

  话虽这么说,可心里却有种难以言喻的愤怒,几乎要冲破她的喉间发泄出来。

  她深吸了两口气,平静下来。

  她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她现在只能畏畏缩缩,寄人篱下,仰仗着周氏的鼻息过日子。

  只是她没有想到,二爷如今来春平院的次数屈指可数,他连夫人都不放在心上,又哪里会把她放在心上,只怕是忘了后院有个姚姨娘了,女儿都记不清他的样子了!

  如今啊,二房最风光的,莫过于刚生了儿子的乔姨娘了。

  而在乔姨娘的闲花院里,华灯初上,屋子里热闹得很。

  婴孩的啼哭声从屋里传了出来,乔姨娘心疼的抱了儿子,高声喊着嬷嬷:“乳娘呢,哥儿定然是饿了,快去叫了乳娘过来!”

  她一边不满的抱怨着,一边哄着儿子,孩子的啼哭声却丝毫不减。

  当初伺候乔姨娘的金嬷嬷因为那二十大板,把腿打瘸了,不能久站,周氏去盐林之后,乔姨娘就去讨了三太太的恩典,把她放出去,回乡荣养了。

  如今伺候乔姨娘的嬷嬷姓秦,四十多的年纪,相貌憨厚,性子也不焦不急,颇得乔姨娘的喜欢,乔姨娘六月里生了儿子之后,三太太做主,给她屋里添了两个小丫鬟,一个叫胭脂,一个叫豆蔻。

  乔姨娘的儿子由纪宏取名,叫了纪子卿,乔姨娘又给儿子取了个乳名叫元哥儿,传到纪宏耳朵里,纪宏觉得不妥,取了小宝二字,乔姨娘虽有微辞,却也只能应下。

  乳娘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边赔罪,一边抱了小宝去喂奶,乔姨娘这才发现胳膊酸疼,叫了胭脂给她揉胳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