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32 我的儿子

嫡聘 欲妆 2405 2019-10-27 20:28:18

  胭脂是个巧姐儿,一边帮乔姨娘捏着手臂,一边笑意盈盈的道:“姨娘真是命好,这个是二爷的长子,以后就是夫人生了嫡子,也要排在咱们少爷后面呢!”

  乔姨娘嘴角不由的翘了起来,那当然了,若不是因为她肚子争气,只怕也要像周氏那个女人一样,守着个女儿过了!

  想到这里,她忽然想到了纪琼,问胭脂:“今儿五小姐在做些什么?”

  豆蔻嘴快的道:“五小姐今天还是在屋子里没有出来过,我送了饭过去,她让放在门口,我再过去的时候,那饭菜扒拉了几口,也不知道是不是五小姐吃的。”

  乔姨娘的神色一变,喊着秦嬷嬷。

  秦嬷嬷应声而来。

  “明儿起就不必关着她了,我如今也有了小宝,有些事也就不必在意了,但你可看着点,别让她靠近哥儿,否则饶不了你。”

  秦嬷嬷打了个寒颤,连声应是。

  小丫鬟们没人再说什么,乔姨娘关着五小姐这事儿只有她们闲花院的丫鬟知道,却都不理解乔姨娘为何要这么做。

  同样是直接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同样的姓纪,夫人对四小姐是放在心尖子上的,到了五小姐这儿就全然不是这么个事儿了。

  豆蔻心思百转,不明白乔姨娘为何会说“如今我也有了小宝,有些事也就不必在意了”的话。

  第二日,她就瞧瞧的去了三太太那里。

  三太太听说了这件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豆蔻:“你去那儿当差之前五小姐就被关在了耳房里?”

  豆蔻应是,三太太“嗯”了一声,就端了茶。

  豆蔻从三太太的屋里出来就有些心不在焉,茹妈妈过来的时候她吓了一跳,这位妈妈是周氏屋里当差的,平日里怎么会在姨娘的院子里看到她,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茹妈妈沉着脸,看着小丫鬟们向她行礼。不冷不热的点了点头,这两个就是三太太给乔姨娘安排的小丫鬟?的确是挺机灵的。

  不过想到夫人回来这么久,乔姨娘却借口身子不适,一直没有去给夫人请过安,她的脸色就不由的更加阴沉了。

  秦嬷嬷闻声迎了出来,笑眯眯的喊着:“老姐姐,您怎么过来了?”

  茹妈妈鼻子里冷哼一声,秦嬷嬷的年纪可要比她还要大一轮呢,和她姐妹相称,妥当吗?却也知道秦嬷嬷这是在恭维她,并没有为此多说。

  “乔姨娘呢,不是说身子不爽利吗,我替大娘子过来瞧瞧她。”

  秦嬷嬷面色一僵,看了一眼茹妈妈身边两个紫衣小丫鬟,一时不知如何作答,乔姨娘哪里有病啊,精神好着呢,可这话有不能说出口。

  屋里就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让她进来吧。”

  茹妈妈也不客气,抬脚掀开帘子就进了屋,一副气势汹汹像哪家的太太领着人捉女干似的。

  进了屋,东边的暖阁里,乔姨娘躺在临窗大炕上,身着一件大红色夹袄,头上戴着鸦青色抹额,抹额上绣着芙蓉,见沈妈妈进了屋,存心想给她点颜色瞧瞧,直挺挺的躺在那儿不做声。

  茹妈妈这样的人,一眼就知道这乔姨娘想干什么。

  她嘴角不由的浮起一抹难以言喻的笑意,陡然拔高声音道:“哟,这是怎么了,快来个人瞧瞧,乔姨娘是不是没气儿了,直挺挺的搁这儿呢!”

  这声音尖锐的几乎要把乔姨娘的耳膜刺破了,她忍不住伸手把耳朵捂住,从炕上爬了起来。

  可茹妈妈那句“乔姨娘是不是没气儿了”的话却像是有自己的想法似的不停的在她耳朵里横冲乱撞。

  她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这才感觉脑子里嗡嗡嗡的声音减弱了些。

  一屋子闻言赶进屋的丫鬟都面露惊诧,初青毫不客气的捧着肚子大笑了起来,“茹妈妈,您激动什么呢,乔姨娘还活着呢!”

  她们一定是故意的!乔姨娘的一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又听茹妈妈道:“哎呀,乔姨娘都病了多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说这就是猝死了也不奇怪啊,怪我怪我,该探探气儿再说的。”

  初青差点没有憋住笑,心道若是初月她们几个在就好了,看着这一直仗着自己生了儿子而志得意满的乔姨娘这副吃了癞蛤蟆的模样,定然会很高兴的。

  茹妈妈的嘴是鬼见愁,这话乔姨娘不得不信。

  她抚额,作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怎么大娘子身边来人了也不叫醒我?”

  茹妈妈冷笑,她很想刺她一句刚才让她们进来的是谁,难道是闹鬼了。

  可她也知道适可而止,过犹不及,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做的太过了,脑子里却闪过一计。

  胭脂觉得茹妈妈有点仗势欺人了,有心想要回敬茹妈妈几句,看见乔姨娘默不作声,又只好把话都咽了下去。

  “大娘子可是有何吩咐?”

  “姨娘的病请的哪位郎中瞧的?怎么这么久也不见好,连带着大娘子也忧心起来,这才让我过来看看,倘若着实病的太重,郎中都治不好了,就该早做准备了,也免得事发匆忙,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乔姨娘这心里就像有只猫在挠似的,费了十足的劲儿才忍住没有跳起来和茹妈妈闹一场,她几乎是咬着后牙槽说道:“大娘子多虑了,妾身刚生了哥儿,哪里舍得就这么弃他而去,茹妈妈回去替我给大娘子问安,就说我病好了就去向她磕头。”

  这模样倒是有了几分做小伏低,为人妾室的样子,可这话却并不中听,让自己替她给大娘子问安,这位乔姨娘真是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使唤起大娘子的人还顺上手了!

  茹妈妈忽然就笑了起来,恢复了平日里人前的温和模样,可乔姨娘却是心口一跳,蓦的紧张起来。

  果然,就听见茹妈妈含笑的道:“嗳,我家大娘子就是体恤下面的人,吩咐了我,既然乔姨娘还病着,那就把哥儿抱到春平院去,免得呀过了病气。”

  乔姨娘脸上的血色霎时褪的一干二净!

  周氏要抢她的儿子了!

  这个念头让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战斗的状态,她看着要去抱小宝的初青,厉声喊了起来:“拦住她!把她给我拦住!那是我的儿子!”

  茹妈妈的笑容落在她的眼中,像魔鬼在向她呲牙咧嘴。

  “乔姨娘别忘了自己的本分,谁是你的儿子,这二爷的子嗣都是夫人的孩子,是要叫夫人一声母亲的,您这么不识抬举,可别怪我得罪了。”

  乔姨娘失声痛哭起来,“凭什么,她生不出来就要抢别人的,凭什么!”

  茹妈妈不再理会她,初青抱了那孩子,茹妈妈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要去接那孩子,那孩子“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开始反抗起来,不要初青和茹妈妈抱。

  乳娘心疼的看着小宝,哀求茹妈妈:“让奴婢抱着他吧!”

  乔姨娘却感觉自己受到了背叛,怒声叱骂:“苏娘,你个浪蹄子,你不得好死……”

  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哭啼不止,有了苏娘,他至少不会那么害怕了。

  不过是四个月大的孩子,什么也不懂,哭了一会儿,被苏娘一抱着就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躺在苏娘的怀里,一抽一搭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