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37 卫小娘子

嫡聘 欲妆 3368 2019-10-30 18:36:57

  纪琼被带到了春平院,周氏看了气的浑身发抖。

  她也是有女儿的人,见不得别人这样作贱孩子。

  纪琼和纪容差不多的年纪,可此时却冷得嘴唇发紫,头发像一团乱麻似的。

  周氏让茹妈妈先领着纪琼去洗个热水澡,待洗漱干净了,换上了给纪容做的新年衣裳。

  纪琼身上已经缓过来了,厚厚的棉袄把她浑身包裹着,屋里又烧着地龙,暖洋洋的。

  纪容想帮帮纪琼,乔姨娘重男轻女的思想太可怕了,对自己的女儿也下的了手,若是让纪琼回去,以后只怕是熬不过去的。

  前世的纪琼并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她已经记不清了,她里的纪琼嫁人的时候,永昌伯府的总管来问她拟的礼单合适不,她草草的看了一眼就忘到了脑后。

  比起纪姝和纪柔,她对纪琼没有任何敌意,纪琼也只是个孩子,如果没有乔姨娘,她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好姑娘。

  纪容想着,就拉了纪琼的手,“要不,你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周氏欣慰于女儿的懂事,可想到当初她答应了纪宏,允诺让乔姨娘自己养孩子的,且嫡庶有别,两个孩子放在一起养……只怕不大好。

  纪容脑子一热,还没有想到那么多,看到母亲脸上的犹豫之后,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做法欠妥了。

  纪琼是乔姨娘的女儿,乔姨娘这次做的的确是过火了,可女儿总是和娘更亲,最重要的是纪琼都五岁了,已经略谙世事的年纪,难免有自己的小心思。

  思及此,周氏就道:“琼姐儿,你今儿先跟着容姐儿一起去田庄玩玩吧,这件事我会和你父亲商量,这几日你就暂时和容姐儿一起住着吧。”

  这样也好,纪琼激动的跪下,给周氏磕了一个头,跟着纪容一起往外去。

  跟着一起去田庄的是各房的妈妈们,因为夫人们都有自己的应酬,自然是不能随着孩子们一起去田庄上的。

  纪琼一直有些畏畏缩缩的,纪容去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像个小尾巴似的。

  纪容心里有种莫名的情愫,她时常想,她走了之后,自己的儿女是不是也变成了这样。

  每每想到这个,她就觉得胸口一阵凝滞,透不过气来,因此对于纪琼,她有种格外的包容。

  在府里的时候规矩多,到了田庄,大家都随意多了,在初春的田野上撒欢似的玩闹着。

  丫鬟们远远的跟着,生怕这些小祖宗们出个什么事儿。

  纪琼则牵着纪容的衣袖,垂着眼皮,不知在想些什么。

  和这些兄弟姊妹们太久没有一起玩,纪琼一时半会儿很难容进去,与其让她觉得难为情,还不如就这么不远不近的跟着。

  庄稼是一茬一茬的升起来,冬小麦郁郁青青今日有事难得的好天气,冬阳送暖,让人心情也不由的轻快起来。

  可纪容却没有办法真正的心无杂念的享受这初春的温暖。

  估摸着就是这几日了,卫氏就要进府了。

  因为纪琼的事,她的计划别打乱了。

  土里的嫩青色的豌豆尖长势正好,这些个少爷小姐们就围着这片土象征性的掐了些青,放在自己的丫鬟婆子手里。

  庄子里的管事儿怕伤着这些金贵的主子们自告奋勇的帮着掐青。

  中午,庄头领着人在鱼塘里打鲜鱼起来,送到灶上去。

  纪清和纪淮两个人蹲在田埂上,不知道在谈论什么,从襄阳回来的大堂兄纪令德和四堂兄纪如辛也围了过去,竟然是在谈论庄稼的四时播种,纪令德颇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这个堂弟还对农事感兴趣。

  纪容则和纪含芳,纪柔站在田畦边两棵并立的腊梅树下说着女儿家的悄悄话,纪琼依旧不愿意参与,躲在纪容的背后,一言不发。

  等到中午,在田庄用了午饭,略略休息了一会儿,就要准备回府了。

  纪含芳有些不舍,看得出来,她很喜欢在田庄上玩,纪云华见了就笑她道:“这会儿喜欢,等你长大了,估计都不记得小时候有这回事儿了。”

  纪云华十五岁了,已经过了及笄礼,她待人很是随和,若有若无的有种纪安的影子,却更让人觉得容易亲近一些。

  春风吹,万物生,草木扶苏,槐阴添绿。

  周氏已经开始为纪容的六岁生辰开始安排了,她问纪容想要怎么玩儿,纪容一时间还没有想好。

  正月初九,卫氏进了府。

  纪宏找了休沐在家的纪沅拿主意,纪沅哪里好插手哥哥后院的事儿,去求了妻子宋氏。

  三太太吓了一大跳,把卫氏安置在了自个儿院子的厢房里,起身急匆匆的去了荣禧堂。

  纪邹氏骤闻此事,低声呵斥了一声“糊涂!”

  随即就锁着眉头,又问了一遍经过。

  老二在外面养了外室不是什么大事,重要的是让那外室在外面生了两个孩子……最重要的是还有个刚生出来才满月的带把儿的!

  饶是纪邹氏不喜周氏,此时也觉得纪宏做的过分了。

  宋氏也一时间没了主意,偏偏纪宏就求上了丈夫,她避无可避,不能不出面。

  可这让她这个做妯娌的怎么去说啊,哪个女人能容忍丈夫在外面胡来,还瞒着自己生了两个孩子!

  纪邹氏想了想,对宋氏耳语:“不管如何,孩子是纪家的孩子,这是改不了的事儿,周氏让不让那女人进府且两说,但孩子要带回来,二房人丁单薄,既然孩子都进了府,就留下来。”

  这样,或许也就能稳住二哥了?宋氏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眼睛一亮,对纪邹氏福身,亲自去了春平院。

  周氏的反应比宋氏想的要更冷静,她让人把纪容带去西厢房,和宋氏并肩在热炕上坐下。

  宋氏亲热的牵了周氏的手,态度有些讨好的喊了一声“二嫂”,丫鬟们都退到了庑廊下。

  周氏垂着眉眼,“三弟妹有什么就直说吧,二爷既然直接去求了你,只怕你也是为难的,我也不是那等不明事理的,他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沈妈妈牵着纪容围在摇床边看小宝,笑着问她:“弟弟长得好不好看啊?”

  纪容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三伯母过来的不是时候,难道是父亲的事?茹妈妈就带着宋氏身边的桂妈妈和两个年纪不过及笄的小丫鬟进来了。

  她让沈妈妈帮她招待一下三太太屋里的桂妈妈去茶房吃两盏茶,又解释道:“初月和初青两个被夫人吩咐去取四小姐的新衣裳了,红暖红莲年纪小,我怕她们误事儿。”

  沈妈妈自然不会推拒,让红暖红莲两个看着点纪容,陪着宋氏身边的人去了茶房。

  纪容则趁人不注意,一溜烟的跑进了内室。

  “若是个心术端正的,又是他喜欢的,我自然不会拦着那小娘子入府,可那女人却明知他是有家室的,还生了两个孩子!孩子可以进府,那小娘子……我不同意。”

  语气决然,已是打定了主意。

  宋氏叹息,她就知道会是这样,和婆婆料想的一样,她并不意外。

  那样的女人进府,只怕少了教养,仗着自己的宠爱,就能把二房翻个个儿来,是她也绝不容忍。

  纪容对于母亲的态度却并不赞同。

  父亲妾氏众多,多卫氏一个不多,少卫氏一个不少。

  男人总是对得不到的东西有种出乎寻常的执迷,母亲越是不让,父亲就越是偏心那卫氏,且卫氏生下一儿一女已是不争的事情,母亲即便不同意卫氏进府,父亲私下同她继续苟合,别的不说,倘若卫氏再生下孩子,父亲给她在外面置办家当,那岂不是便宜了那卫氏!

  这完全是弄巧成拙嘛!纪容叹了一口气,却也理解母亲的心情。

  就像她对裴锦妍的心情一样,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她亲亲热热的,她就有种说不出的恶心。

  可作为正室嫡妻,有时候就要好好的利用自己的身份,就是做出一副大度的姿态,温水煮青蛙,慢慢的收拾那些蹦哒的妾氏,既可得贤惠的名声,又能有个光明正大的路子收拾那些不懂规矩的女人。

  只可惜这个道理她明白的太晚了。

  “二嫂,你有没有想过,你就是不让她进府,二弟也不会罢休的,他既然今日敢带了那小娘子进府,那就是做好了要让你答应的准备,说句不好听的,二房庶长子已经有了,妾氏多一个少一个也无关紧要了,你何必置这个气,反倒惹了个善妒的名声。”

  这话听着是推心置腹的,可纪容却不由的腹诽:你想说我母亲反正也得不到父亲的心,还不如答应了这事儿,既能全了名声,也能留个体面吧?

  周氏哪里听不出来宋氏的弦外之音啊,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胸口闷闷的,“三弟妹,你让我再想想吧,我这心里乱得很。”

  说到这里,已带了几分哭腔。

  纪容心口像是被一只手攥住了似的,眼圈一红,几欲落泪。

  宋氏有些讪然的起身,临走前还不忘加一句:“你就是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容丫头想一想啊,我回去了,你若是想通了,就知会我一声。”

  周氏什么也没有说,静静的坐在那里,泥塑似的。

  纪容听见沈妈妈喊她,这才跑了出去。

  三太太一回去,纪沅就被纪宏催着去问如何了。

  宋氏和丈夫并肩进了内室,这才皱着眉低声问他:“你怎么会揽了二哥这烂摊子,你瞧着吧,二嫂指定要记恨上我们来。”

  纪沅自知这件事是纪宏做的不地道,扶着宋氏的肩膀好脾气的道:“我的好夫人,谁不知道你就是我的贤内助啊,二哥有事自然会想到我们了,可这件事情没有办法了,若是闹了起来,只怕明日咱们纪家就成了满京都的笑柄了。”

  宋氏听了,心里舒坦多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若是二嫂还想挽回夫妻间那点情谊,想让容丫头在纪家过的体面一点,就不会不答应。”

  纪宏得了纪沅的话,心中大定,卫氏母子三人要请宋氏帮忙照顾,他谢了又谢,然后被纪沅拉着去喝酒了。

  

欲妆

今天一样求支持呐!谢谢宝宝们的阅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