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39 我非善人

嫡聘 欲妆 4035 2019-11-01 01:05:52

  婆子就横着眼睛问:“你来干啥,这会儿子灶上可没有什么吃食能进的了你家主子金贵的口!”

  如梦被堵的脸色紫涨。

  “我家娘子知道那事儿不是婶子们做的,二爷也是一时还在气头上,还请婶子们多多担待,知道你们被扣了一年的月例,我家娘子拿了自己的体己银子过来,还请婶子们不要往新心上去。”

  听说卫氏把自己的体己银子拿出来贴补灶上的婆子,过来陪纪邹氏说话的汪夫人邹玉珍笑的前仰后伏,眼泪都要出来了。

  “姑母,这纪家院子里怎么还有这样的荒唐事啊,真是……哎,不行了,我得喝口茶了。”

  纪邹氏面色铁青,心道好在没有给那姓卫的脸面,否则自己也跟着丢人。

  三太太宋氏听说了,真是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这……这叫什么事儿啊!

  正月二十,广安伯府有宴请。

  广安伯夫人的场子,作为长媳的纪安自然要站出来帮着打点,而纪家作为姻亲,也是要过去的。

  周氏不想看见三房的人,推说病了,宋氏就让人过来接了纪容过去,问她去不去,她想了想,乖巧的点了头:“和三伯母一起去吗?”

  宋氏高兴得摸了摸纪容的脸蛋,“是,咱们去看你大姐姐,容姐儿高兴吗?”

  “高兴!”

  广安伯府在虽然也是勋贵圈子里的,但算起来却要排到末流了,不过却也不影响今日的热闹。

  三品以上的官家太太都得了请柬,伯夫人们来的齐全,宋氏刚下马车就和永昌伯府马车上下来的崔氏打了个正面。

  “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庄太太这也是才来吧!”

  宋氏笑着走了过去,崔氏点头:“是啊,也才来呢,咦,你家另外的几个小丫头呢?”

  今日因为裴家来的人太多,家里庶出的小辈们都没有来,宋氏就笑着喊了纪容:“今儿啊只带着这丫头还有我出的那两个混小子来,怕孩子们不懂事,冲撞了人,没敢都带了来。”

  纪容今儿穿了件藕荷色的袄裙,脸颊泛着健康的光泽,犹如剥了壳的鸡蛋似的,一掐都能掐出水来。

  崔氏捂着嘴笑了起来:“哎哟,才多久没见啊,这丫头又拔高了一截儿,长得可真是喜人!哪里像我家这顽虫,怎么吃也长得不结实。”

  崔氏说着就朝身后看,庄明浩摆着脚凳从马车上下来。

  纪容的瞳孔猛地缩小,心口骤然紧紧的揪在一起,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压制住几乎要破茧而出的愤怒和幽怨。

  表面上她是和庄明浩初见,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这是和他重逢了,带着满腔苦涩和怨恨,再次见到他了,隔了一辈子。

  掩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紧了又松开松开又收紧,几个回合,纪容这才把自己的异样压了下去。

  她不近不疏的给崔氏行了礼,崔氏目光就带了几分审视的打量了她两眼,视线里也没有了往日的热切,纪家的事情,她也是略有耳闻的。

  她笑着对庄明浩:“浩哥儿,你年纪比容姐儿年纪大两岁,你不是一直说想要个妹妹吗?还不快同容姐儿一起去玩。”

  庄明浩穿着天蓝色圆领直掇,头发用锦带束在头顶,虽然身量羸弱,却胜在小小年纪却有种磊落的气度,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像个瘦弱小书生的少年,以后会征战沙场,威名远扬。

  庄明浩第一次见眼前这小姑娘,她盯着自己看,眼神怪怪的,看得他浑身不舒服。

  这视线怎么这么膈应人。

  他有些难为情的对着纪容笑了笑,喃喃道:“我是和我母亲说过我想要个妹妹,不过那是童言无忌,当不得真,谁知她却记在了心上。”

  纪容对着他淡淡一笑,并不答话,庄明浩老气横秋的对她作揖,和她一道走着。

  莫名的,纪容就想起他迎自己入门的那天,就这样下了喜轿,她牵着红绣球的这端,他牵着那端,她跨过火盆,在厅堂与他拜了父母天地,成了他……的妻!

  那时候她满怀憧憬,一颗心小鹿似的砰砰乱跳,可如今,竟只剩下了麻木,除了因为愤怒而有些紊乱的呼吸。

  渐渐的,庄明浩落后了些,纪容一直没有发现,即便发现了,也没有往心里去。

  上辈子嫁给庄明浩后,她过的太累了,她几乎没有一点犹豫的否决了继续走前世路子的想法,她不要再经历一遍暗无天日了。

  今日真是凑齐了,她倒是很好奇,前世的庄明浩有没有认识裴锦妍呢?如果他现在见到裴锦妍,会是什么反应呢?

  想到这里,她竟然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宋氏笑着同崔氏寒暄着,大家一起进了广安伯府的大门。

  纪安迎了出来,额头上有细细的毛毛汗,她携了崔氏的手,笑吟吟的说着:“您能来,我婆婆一定很高兴!”

  因为纪安没出嫁之前就常见崔氏来家里走动,因而说起话来也就格外的亲近,逗得崔氏连连道:“你这丫头,还是那么讨人喜,难怪你婆婆稀罕你呢!”

  宋氏表情略过一抹不自然来,嘱咐沈妈妈:“今天人多,你可要把四小姐看好了。”

  沈妈妈恭声应是。

  堂屋里夫人们找了自己相熟的,凑在一起聊着家长里。

  前世嫁进永昌伯府后,纪容曾以永昌伯府二夫人的身份来参加过两次裴家的宴请,因为她没有了婆婆,那时候两家的关系也淡了,两次来都只是走走过场,之后因为各种原因,她也就礼到人不到了,而未嫁人前却从来没有跟着三伯母参加过这样的宴请。

  好像从母亲强硬的拒绝承认卫氏的身份开始,有些东西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卫氏是做惯了娇软柔弱的人,她擅长以柔克刚,让像个二货一样的父亲为她事事出头,然后自己再以一副慈悲心肠的模样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从前她进了府,让母亲喝了她的妾室茶,成了父亲房里名正言顺的卫姨娘,加上她生下了两个孩子,因此很快在纪家站住了脚跟,而如今事情却另有转机了,脱离了原来的轨道。

  她还是那个没名没分的外室,住在纪家名不正言不顺,纪家上下都如避瘟神一样避之不及,从开头就已经不得人心了。

  这不失为一个好兆头。

  纪容心里长舒了一口气,除去见着庄明浩后心里的沉闷压抑,她觉得格外的舒服。

  广安伯府的一个小丫鬟就过来对沈妈妈道:“夫人们要在屋里打叶子牌,花厅布置了瓜果糖点,请各位小姐少爷们移步去花厅。”

  广安伯府的花厅设在后花园里。

  如众多的京城名门贵族一样,广安伯府的花园修得格外的大,一眼望去,层层淡紫浅翠交互掩映,隐约可见青瓦绿檐的一角,只是纪容却知道,用不了十年,这广安伯府就会如同一个容颜不再的枯槁妇人,即便再如何花团锦簇,涂脂抹粉,也挡不住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颓败。

  广安伯府在早已经不复从前盛况,为了装点门面,广安伯向户部借了不少的银子,如今的广安伯府不过是个空壳子,徒有其表罢了。

  所以为何裴锦妍会沦为给庄明浩做妾的地步,贵妾?呵!

  倘若她还是那个广安伯府的广安伯府的嫡长女,广安伯世子唯一的妹妹,依旧是广安伯夫人手心的掌上明珠,她会愿意屈居于永昌伯府嫡次子的一个妾位?滑天下之大稽!

  纪容不想去和一堆小孩子打交道,由沈妈妈陪着坐在花厅门口的软椅上啃着瓜子。

  一般这种场合,还有一种作用,那就是暗中相看的钟意的女婿或者儿媳妇。

  各家的夫人们带了自己的子女们来,小孩子都是来打酱油的,重要的是各家相看适龄的少爷小姐,若是有看得上的,自然就能进一步商量了。

  纪容还小呢,不过是坐在花厅里嗑瓜子儿消遣时间,女客和男客为了避嫌,花厅由隔扇分开,一边的女客活动的地方,一边是男客活动的地方,隔扇是镂空的牡丹纹,透过期间,可隐约见到对面的人。

  “你,你在这儿做什么?”

  纪容正想着事儿呢,听见着奶声奶气的问话,她一口咬着自己的舌头,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沈妈妈“哎哟”一声,忙弯腰来看,见纪容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竟然就要去问了宋氏找郎中!纪容连忙拦着她,“沈妈妈,只是咬了一下,别去惊扰了三伯母。”

  说完才看向罪魁祸首。

  是个三岁的瓷娃娃!

  不对不对,这是个真娃娃,只是这眉眼生的……真是她看着都觉得喜欢,女娲捏她的时候费了不少心思吧!纪容忍不住母性大发,对着她“嘿嘿”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那瓷娃娃……呸呸呸,那小女童脚步有些不稳的走过来,黝黑的眸子亮晶晶的,“我?我是欢娘。”

  她的门牙缺了一个,说话漏风,欢娘也说成了“关娘”,不过纪容听清楚了,她说的是“欢娘。”

  一件杏黄色的百蝶穿花交领袄裙,头上绾了两个小鬏,戴着赤金镶珍珠的对簪,走起路来还有些不稳,着实可爱!

  她正想要戳戳她的脸,却看见一个小男孩跑了过来,“欢娘,走,我带你去母亲那里!”

  他谁也不看,牵着小女童的手就要走,纪容的瞳孔却是一瞬间张大,“你站住!”

  小男孩抬头睃了她一眼,露出了比她还要惊讶的神色,“怎么是你!”

  四目相对,一瞬间勾起恩怨情仇来。

  原来这就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就是裴锦妍,而这个小屁孩儿就是上次捏她的脸的那个混蛋!

  纪容一瞬间脑袋里兵荒马乱,有种呼吸都不顺畅的感觉。

  纪容很没有风度的想把眼前这两个人一起打一顿,尽管这样做有大欺小的嫌隙,但对方两人,她一人,也算不上是大欺小了吧!

  “你就是那什么宝,这是你妹妹什么欢?”

  “我叫元宝,不是什么宝,我妹妹叫欢娘,不是什么欢!”

  元宝是裴少仪的乳名,欢娘是裴锦妍的乳名,真是喜庆!

  都是老熟人啊,只不过上一世的广安伯府在慧元二十一年就因为欠户部的钱还不上而被抄家了,那时候纪容不过嫁入永昌伯府两年,每日要处理偌大的伯府的一大堆事,哪里有时间认识什么宝什么欢啊。

  她挑了挑眉,笑着对沈妈妈道:“我和元宝欢娘他们一起去玩。”

  沈妈妈不知道纪容什么时候认识的眼前两位小友,却也没有拦着,反而觉得四小姐能和年纪相仿的孩子们玩在一起,那是好事,自然是笑着应了,看着三个人进了旁边休息的小偏厅,自己则和裴元宝和裴欢娘的妈妈们一起坐在门口吃茶。

  “我们家四小姐早慧,少有玩的来的同龄小伙伴儿,想来伯府小公子和小小姐定然也是聪慧的孩子。”

  裴元宝和裴欢娘的乳娘对视一眼,皮笑肉不笑的应着是。

  见过自夸的,没有见过这样自夸的!

  纪容进了屋才放开欢娘的手,低头俯身去捏她的脸,“欢娘啊,你长得真好看,比你哥哥可漂亮多了!”

  欢娘脸上吃疼,嘴角一低,眼里就有眼泪打起转儿来。

  纪容这才知道,裴锦妍哪里是去学得楚楚可怜的功夫,而是从小就这样,她松开手,却觉得犹不解气,真想把她整哭才好!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做。

  元宝没有注意到妹妹的神情,拉着纪容问:“要不要去掏鸟蛋,东哥儿在凉亭旁边发现了一个鸟窝。”

  这什么人啊,他是忘了上次自己做了什么事吗?

  裴元宝压低了声音,像是在向纪容传授什么机密消息似的。纪容才不想和他们玩呢,简直太幼稚了,可一想到这个裴元宝上次那么重的捏了她的脸,她就一口气出不来,不行,她要捏回去!她才不要做什么善良的人呢!

  “好呀,带着欢娘一起去吧!”纪容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笑着点了头。

欲妆

这不是一本让人压抑的书,宝宝们放心天冷,感谢大家的支持啊,么么哒~(^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