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40 告状

嫡聘 欲妆 2231 2019-11-02 11:31:38

  后花园的凉亭里掩映在一片葱茏之中,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一直延伸,凉亭旁几颗合抱粗的榕树。

  老树屹立在哪儿,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代人,纪容是死过一次的了,心里就不由的生出几分莫名的肃然来。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不舒服,裴元宝指了指数过去的第二棵大榕树,“就是这儿了!”

  纪容就看见榕树后面探出一个戴着顶棕褐色六角帽子的小脑袋,裴元宝哈哈大笑:“胆小鬼,快出来!是我带她过来的。”

  他说的是“她”而不是“她们”,看来那小家伙是害怕自己了,纪容脸上就多了几分笑意。

  小男孩这才有些畏畏缩缩的走了出来,“元宝,你带了这么多人来,让人知道了我们在这儿掏鸟蛋,回去叫老爷知道了,定会叫我爹打我一顿的。”

  “东哥儿你别怕,没有人会知道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爹打你的。”

  原来这就是裴元宝说的东哥儿,看起来年纪和裴元宝这个小纨绔是差不多的。

  听称呼和东哥儿的穿着,看他应该是广安伯身边哪个常随或者管事的儿子。

  她正想着,却听见裴元宝的声音:“小丫头,快点,我拉你!”

  纪容傻眼,他叫自己“小丫头”!

  他比自己大几岁啊!

  纪容抬头瞪了他一眼,“我不跟着你们一起爬树,我才不要和你们一起被罚呢!”

  裴元宝眼珠儿骨碌碌地转着,朝着她“嘿嘿”一笑,“你就不想看看鸟蛋长什么样子?掏了鸟蛋,我送你一个。”

  欢娘就不高兴了,小嘴撅的老高:“我也要。”

  裴元宝不理她,纪容却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来,我拉你!”

  榕树很大,可以拉着树枝上的须根站在上面,纪容刚开始还有些害怕,要知道这是她两辈子以来第一次爬树。

  可到了后面,她也就不怕了,看着东哥儿猴子似的手脚并用的爬上了树梢,手里拿着个枯草鸟窝像战利品似的对着他们挥了挥。

  “咦,是鸽子蛋!”他拿出来给纪容和裴元宝看,有点远,只看见椭圆的蛋上面布着斑点,纪容前世被送去田庄后才见过庄子上养着的家鸽生的蛋,好像的确是差不多的。

  “前几天听秦叔说给太太养来下蛋的鸽子跑了一只,说不定就是这只!”

  东哥儿一边说着,一边从身上掏出一根布袋,把鸟蛋装了进去,然后拽着树上的须根滑了下来。

  看着他轻车驾熟的老手模样,纪容觉得十分有趣,没想到做小孩子还有这样的乐趣。

  她不由的想到自己的孩子,她走了之后,裴锦妍成了他们的母亲吧,像庄明浩这样丧心病狂不顾一切的想要把她扶上自己的位置的人,她已经不寄希望于他会因为裴锦妍是罪臣之女而行事有所忌惮。

  她没有等到裴锦妍成为了永昌伯府二夫人的消息,只怕也是因为她还当时还能喘气,她西去之后,她的孩子会不会被虐待刻薄,能不能吃饱穿暖,有没有人照顾,她不敢去想。

  念头闪过,眼里又是涩涩的。

  “好像有人往这边来了,我们快下去!”东哥儿脸色一变,催着裴元宝。

  纪容竖起耳朵听,远远的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此时东哥儿和裴元宝已经抱着树扒拉着树皮站在地上了。

  东哥儿跑去藏鸟蛋了,欢娘看了她一眼,转身朝凉亭的方向跑去。

  裴元宝神色一紧,急急地喊着:“欢娘你去哪儿?”

  想要追过去,可纪容还在树上,他又朝着纪容喊:“你快下来啊,再不下来就要被抓住了!”

  这是上来容易下去难,看着脚下足足有一丈的高度,她也不由的紧张起来,上来的时候又裴元宝帮忙,这让她一个人搞定,还真是有些难。(一丈:换算过来约三米三。)

  “哎呀,姑奶奶你别犹豫了,快跳下来我接住你!”

  看着裴元宝在下面抓耳挠腮急得不得了,纪容心里的紧张忽然就减退了,罢了,若被人发现她一个小姑娘爬树,只怕自己也要成为京都的笑柄,还不如跳下去,就是摔断了腿,也可以寻个别的理由搪塞过去。

  纪容咬咬牙,顺着树干闭着眼睛松开了手。

  “哎哟!”

  纪容没有偶觉得多疼,她可没有指望着裴元宝这的能接住她,可谁在嚎啊?

  她睁开眼睛就看见裴元宝姿态有些……呃……不堪的倒在地上。

  不……会吧,她把裴元宝撞飞了?

  “小姑娘没事不要学人爬树。”

  纪容闻声不由打了个寒颤。

  转身就看见一个少年现在她身后。

  这个人,有点眼熟。

  裴元宝从地上爬了起来,高一脚低一脚的走了过来,揉着屁股很是不雅的问那少年:“你谁啊?你干什么踹我!”

  少年穿着一身浅灰色直裰,眉目长得……纪容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感觉他比爹爹还要好看。

  “我不踹你,你的手都要废了。”

  裴元宝气势就弱了下去,可仗着初生牛犊不怕虎,依旧挺直了腰杆子,嘟囔着:“多管闲事。”

  不管怎么说,人家还是帮了自己,纪容真诚的向他道谢:“多谢公子的出手相助。”

  俗得不能再俗的客套话,却因为纪容的真心实意,听起来倒挺顺耳的。

  凉亭那边就,一群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为首的广安伯夫人抱着欢娘,神色有些阴郁的走了过来。

  裴元宝见了母亲,整个人就像是皮球泄了气似的蔫儿了。

  广安伯夫人身后站着几个纪容不认识的妇人,与她们刻意留了一定距离的地方站了三四个衣色上乘的少年。

  “仲怀,你没事儿吧?我弟顽皮惯了,没给你添麻烦吧?”

  一个穿着品月色锦衣的少年跑了过来,有些紧张的打量了刚才救了纪容的少年几眼。

  他叫仲怀?

  “没事,我出来透透气,没想到正好碰见,不过是举手之劳。”

  纪容抬头看了一眼把脑袋埋在广安伯夫人怀里的欢娘,脑子里忽然想到一句话:三岁看到老!

  纪容和裴元宝东哥儿一起爬树的事情还是被大人们知道了。

  宋氏很是难为情的和广安伯夫人说着歉意的话,广安伯夫人颇为伤神的摆摆手:“这事儿也不全怪你们家四小姐,我这儿子就是混世魔王,把人家小姑娘都教得会爬树了,等他父亲回来,这事儿再和他计算。”

  这话说的不怎么中听,宋氏的脸上就多了几分讪然,纪安见了,心里一沉,语气带着几分讨好的对哼广安伯夫人道:“我家四妹妹平日里也不是和顽皮的,小叔也是孩子天性,婆母不用过于苛责,等年纪见长些,也就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