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42 青草年年绿

嫡聘 欲妆 3048 2019-11-03 08:34:49

  这个念头把她自己都给吓了一大跳。

  她怎么会想到是乔姨娘自导自演了这出戏?

  都是自己的孩子,虽说五根手指头都有长短,可也不可能有人会为了保住其中一根而斩断另一根吧!

  纪容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如果今天她把纪琼一起带去了广安伯府,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了。

  她还是不敢相信这件事有可能是乔姨娘做的,这个想法是在太惊世骇俗,搁谁也难以置信。

  纪琼才五岁,比自己还小几个月,如同一朵早夭的花蕾,还没有等到她的春天,就凋零了。

  纪宏离开春平院后,站在路口好一阵的迟疑,最后还是去了烟雨轩。

  卫姨娘早纪宏来之前就听说了这件事。

  她喊着小丫鬟如梦:“快给二爷沏一壶碧螺春。”

  这是纪宏最喜欢喝的茶。

  看到卫氏的温柔小意,纪宏觉得心里积聚的郁气好像一下子都散开了。

  他揽着卫氏的肩膀,一起进了内室。

  “二爷,我们福哥儿今儿已经学会翻身了,等不到多久就能喊爹爹了!”

  卫氏娇笑着,说起孩子的事来。

  因为觉得纪子羡这个名字不大好,又不好让纪宏改名,卫氏就给儿子取了个乳名叫福哥儿。

  纪宏点点头:“福哥儿像我,是个聪慧的孩子,等他大些了,就跟着三哥屋里的清哥儿淮哥儿一起读书吧。”

  卫氏大喜,停下脚步,转身环抱住纪宏。

  隔着衣衫嗅到了纪宏身上淡淡的蔷薇花香,很好闻。

  “能跟了你,是侬三生修来的福气,不管夫人如何唾弃侬,不管世人如何戳侬脊梁骨,侬也绝不后悔。”

  她用着江南的吴侬软语温声说着,听着耳边有力的心跳声。

  纪宏很喜欢这样的卫氏,小鸟依人,善解人意。

  也只有她情/动之时才会用家乡话,听着就让人酥/麻入骨。

  两个人相互温存了一会儿,纪宏的心情平稳了下来,恢复了平日里的随和冷静。

  纪宏向她说起刚才在春平院的事,末了忍不住感叹道:“若是周氏能有你的一星半点好脾气,我也至于和她闹成这样啊!”

  卫氏坐在纪宏的对面,从炕桌下拉了一个攒盒儿出来,“你尝尝,我下午给你做的梅花酥,现摘的梅花。”

  纪家这样的书香门第,府里常植梅树竹树之类的树,闲花阁和后花园那边都有梅林,嫡房的纪老夫人在世的时候,每到冬日梅花盛开,就会在后花园设宴,邀请宾客来府赏梅。

  那时候,母亲常常做了梅花酥,他和四妹五弟一起围在母亲身边分着吃,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可那种感觉却深深的埋在了他的心里,四妹嫁人,母亲离世,五弟离家……之后,这样的温馨就再也没有过了。

  经营着京都最大的商行,管着遍布大魏朝的买卖,纪宏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在外面应酬。

  他不是章台走马,梨园听曲儿的纨绔。

  自从举业不成,听见那些指指点点,他就打定了主意,自己一定要有个成就,不让世人低看了。

  虽然不能像三弟纪沅一样金榜题名,官运亨通,可自己却能成为他最大的靠山。

  如今儿女双全,他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唯独对于家人亲情有种难以割舍的情愫。

  他已经有些日子没有五弟的消息了,四妹妹时不时的会写信给他,他觉得很是欣慰。

  卫氏低头去携了纪宏的手,软言细语的道:“夫人是过惯了好日子的,自然不知道一分一毫来之不易,也就容易忽略了二爷的辛苦,二爷别往心里去,人生苦短须尽欢。”

  软若柔荑,肤脂细腻的手上有着因为给客人沏茶不小心弄的烫伤,有因为自己掌灯被烛台糙边刮过留下的伤痕……这双手并不漂亮,可纪宏却格外怜惜的轻轻抚摸着。

  卫氏羞红了脸,赧然的喊了声“二爷”,已是不甚娇羞。

  纪宏被她小女儿的姿态逗乐,移开炕桌,温香暖玉搂了满怀,自是一番春色生香。

  “娘子说得对,人生苦短须尽欢……”

  春平院里,茹妈妈寸步不离的守在周氏身边。

  周氏自己坐在窗边的暖炕上,看着初月给掐丝珐琅彩的葫芦镂空香炉里加香料,然后一一用篆模、灰压、香勺、香铲打起香篆。

  初月不过十六岁,做起事来却是十分的认真,周氏看着她动作轻柔小心的打篆和起篆,让后把香篆点燃,盖上了香炉的盖子。

  “你做的很好了,我现在都要几次才能成。”

  “都是夫人教的好。”

  初月得了周氏的表扬,喜上眉梢,可想到了什么,立刻又压下了脸上的喜色。

  周氏摆了摆手,喊了茹妈妈。

  纪容心情沉重的偷偷去了后花园,湖边什么也没有剩下,怪石堆成的假山边有一处水渍干了的印记,想来应该就是把打捞起来的地方。

  她不敢想象,纪琼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她很疑惑,前世她虽然与纪琼没有什么交集,甚至她成亲的时候,她也没有印象纪琼来过没有,但她可以肯定的是,五岁的时候,肯定没有发生过这件事。

  那到底是为什么会导致这件事的发生呢?难道就是因为她的出现,改变了事情既定的轨道,因而导致了纪琼的死?

  纪容找不到答案,整个人都十分的压抑。

  不过她没有压抑多久,因为第二日,周氏给她请的教养嬷嬷就住进了棠华苑。

  因为纪琼的年纪太小,管事去外面买了一具杉木的小棺材,请了专门料理入殓的婆子来给纪琼清了口鼻,换了衣裳就封了棺,送去了秋岗。

  青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

  听见沈妈妈说起红莲该放出去的时候,她才惊觉时间已经匆匆的过去了七年。

  纪家有惯例,没有犯过事儿的丫鬟二十岁可以求了主子恩典放出去配人,因为纪容还太小,红莲又不好意思,本来去年就该出府的红莲生生的在棠华苑多当了一年的差。

  “沈妈妈,这事儿你去给总管说一声就是,卖身契在母亲那里,你个茹妈妈说我应了的就成。”

  沈妈妈替红莲给纪容道了谢,叫了红莲去了春平院。

  父亲和母亲的关系竟然僵持了六年,这让纪容很是意外。

  母亲如今也不和妾氏争风吃醋,连门都很少出,把二房打理得井井有条,有什么事都是叫了丫鬟去和纪宏交涉。

  两个人倒是相安无事了几年。

  三年前,纪容略施小计,让姜嬷嬷和红药两个人出了府,没有计较她们的背主求荣,这已经是对她们最大的宽容了,两个人早就看出来纪容是容不得她们了,能够拿了卖身契出府,何乐而不为?

  纪容当初在裴府爬树的事情,在京都传了半年多才停歇,谁也不敢相信,纪家这样的书香门第竟然出了这么个异类,在那些名门贵妇的眼里,这样的姑娘是教不好了。

  纪容没有理会,宋氏如今不大爱带她出府,她也正好待在府里好好的收一收心性,磨一磨自己的性子。

  每日除了跟着先生读书,就是和教养嬷嬷学规矩。

  最初几年,纪容偶尔在纪家见了裴元宝,还是忍不住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搞点事情来报复他,到了后来,她就没了那兴致了。

  日子经不起细算,六年就这么的一晃而过。

  如今她已经十二岁了,有些事情已经可以自己做主了。

  卫娘子的身份一直不被承认,在纪家更像是个奶妈子兼通房。

  从前在纪家不可一世,风光无二的卫姨娘,如今却只能屈居在烟雨轩,见人都抬不起头来。

  可纪宏却是个难得的痴情种,待她十年如一日的好,常常宿在她屋里,茹妈妈为此没有少叹气。

  纪姝因为已经九岁了,纪子羡也六岁了,烟雨轩就显得有些拥挤。

  卫氏给纪宏提了提,说想要让纪姝自己住一个院子。

  这是内院的事儿,要经过周氏的手,倘若是以前还好,他可以去找了三弟妹帮忙,可如今二房和三房泾渭分明,二房的事情宋氏不愿意插手。

  他有些无奈,叫了荣生去春平院知会一声。

  周氏听了却只是皮笑肉不笑的应了声知道了,打发了荣生回去。

  一个庶出的,竟然想一个人住一个院子,这卫氏是把自己当什么了?和她平起平坐的纪家二爷的平妻?!

  周氏已经不再如从前那样,被纪宏的一个动作惹得伤心起来,因他不来春平院而觉得难过,经历了太多的事,有些东西也随着时过境迁,变得不值一提。

  卫氏可以把纪宏霸占了,可纪家二夫人的位置,她绝对不许任何人染指。

  周氏不动声色,卫氏见半个月也没有消息,又央着纪宏过去打听,周氏就用小院子年久失修,需要修葺为由给搪塞了过去。

  这让卫氏心下不悦。

  “她还有没有一点大娘子的派头,不过是个小院子,真是令人嗤笑。”

  这话没人敢答。

  二夫人虽然没有二爷的宠爱,可人家胜在嫁妆丰厚,打赏下人,置办物件儿从来都是出手阔绰,把府里的下人管的服服帖帖的。

  

欲妆

此处纠错:前面过年时提到四爷纪昌改一下,不分男女排,纪昌是五爷。   谢谢大家的支持啊,好开心看到大家的留言,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安了小马达,动力满满。   有人支持,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感谢有你们,么么哒我的小可爱们~(^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