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44 不明不白

嫡聘 欲妆 1108 2019-11-04 22:02:32

  “你在这儿说的这样大声,我怎么能装作听不到呢?是吧,七妹妹。”

  纪姝看着眼前这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女子,心里无端端的生出几分恐惧来。

  纪容的心情很微妙。

  眼前的这个,是她的血亲妹妹,同父异母,可到底骨子里都流着纪家的血脉,可为何她就是要和自己过不去呢。

  去年纪如珠出嫁,因为只是庶女,嫁的又只是汪家旁支的一个小辈儿,三伯母宋氏只请了相熟的几家过来吃酒,当时裴元宝也跟着过来凑热闹。

  没想到纪姝会趁着她和裴元宝在亭子里说话的功夫,去找了纪邹氏过来。

  当时若不是大伯母马氏刚好也在,只怕她的名声早就不复存在了。

  她和裴元宝即便让人相信是清清白白的,怕也堵不住悠悠众口。

  那事儿之后,纪姝被罚跪了祠堂,纪邹氏也悻悻的回去了。

  而纪容对于纪姝的看法也再次发生了改变。

  前世纪姝知道裴锦妍进府后,几次三番的上门来,和裴锦妍私交愈好,她以为纪姝只是不喜欢自己而已,如今看来,她的本性可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

  纪姝心虚的低下头,喃喃道:“我刚才和庞妈妈说六姐姐的针黹好呢,没有……没有说别的。”

  庞妈妈也回过神儿来,点头附和道:“是啊,我们在说六小姐的针黹女工做得好呢,那花鸟绣得活脱脱真的似的。”

  纪容挑了挑眉,并不打算和她们继续这个话题,她走到纪姝身边,声音不高不低的道:“纪姝,你别忘了你也是纪家的小姐,你胆敢到处攀污大娘子或者我,我让你把女戒写得烂熟于心!”

  纪姝身子一抖,兀的想起有次她故意刮花了纪容的衣裳,她就借口自己是姐姐,把她提到棠华苑,抄了整整五十遍女戒,大冬天的手都冻的没有知觉了,可纪容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她抄完了才作罢。

  那件事让她明白了,父亲并不是完全偏向于自己的,所以纪容提出让她抄五十遍女戒的时候,父亲也只是让她不要教之过急,还说什么教妹妹这事儿应该徐徐图之。

  这让她气的差点咬碎了牙!

  她最怕纪容这样不动声色的把她狠狠教训一顿。

  纪容也不等她慢慢细品自己说的话,慢悠悠的走了。

  庞妈妈见纪容走远了,这才长舒一口气

  “七小姐,咱们还是回去吧!”

  纪姝看着纪容远去的背影,嘴翘的老高,委屈的几欲落泪。

  她不喜欢纪容和裴元宝走的那么近,裴元宝得了什么新奇玩意儿都叫人捎给纪容,她却从来没有份儿!

  那次她也不是想毁了纪容的清白,她就是想让纪邹氏不许纪容和裴元宝来往。

  可没想到自己的想法落空了。

  失落的回了烟雨轩,听说父亲过来了,纪姝眼睛一亮,一扫刚才的颓丧,去了正屋。

  “哎呀,好了好了,孩子还不懂事,她才多大点啊,你和她置什么气啊?姝姐儿不是个不知轻重的……”

  父亲的话传了出来,纪姝的脚停在了屏风前。

  “可她说的也对,我在纪家不明不白的,的确是不该的,原本以为时间久了,大娘子消了气,自然也就肯认我了,没想到六年了,大娘子还是……”

  纪姝听着母亲的话,有些愧疚起来,母亲也是不容易的人,她实在不该说那些话来伤母亲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