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49 清点造册

嫡聘 欲妆 3145 2019-11-09 13:25:34

  最后,纪宏还是点头同意了让周氏葬进纪家的祖坟,可纪容并没有一点意外,也没有升起一点点欢喜的心情。

  母亲是纪家媳妇,她只是为她挣得了她该得的,这不是恩赐!

  茹妈妈被放了出来,红暖说她提着包袱过来了。

  纪容在棠华苑的小花厅见了她。

  冬日寒风凛冽,花厅的槅扇紧闭,屋里烧着地龙,温暖如春。

  她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眼角眉梢都掩饰不住的沧桑,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纪容沉重的闭了闭眼,起身去扶她。

  “四小姐,我对不住你,是老奴不好,没有护住夫人,若是老奴……”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如果茹妈妈当时能够及时注意到母亲的异样,或许这件事就不会发生,可也不能全怪再茹妈妈的身上。

  纪容事后也想了想,母亲之所以会这么做,或许和外祖母的离世不无关系,可父亲的诋毁,卫氏的诬陷,多年的疲惫,才是压到最后一道防线的罪魁祸首。

  卫氏进门多年,只怕也摸清楚了母亲的性情,或许她只是想要借机让父亲彻底厌弃母亲,从而休了母亲或者是压迫母亲让她名正言顺,不管是成了哪一样,这都是对她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母亲会心灰意冷,在那个时候夺了那杯酒自证清白。

  “茹妈妈,这不是你的错,你快起来。”

  “四小姐,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啊……”

  茹妈妈老泪纵横,纪容也心口一抽一抽的疼。

  她压下心头积压的郁气,看了一眼茹妈妈的包袱,问她:“茹妈妈,你以后有何打算?”

  茹妈妈是母亲的陪房,丈夫早亡,只有一个儿子,在盐林的铺子里做活计。

  “夫人已经去了,四小姐身边有沈妈妈服侍,不用我操心,等到夫人入土为安,我也就回盐林了。”

  她说着,几乎又要落泪。

  自己是老夫人嘱托了要护着夫人周全的人,如今夫人去了,她这个老太婆还活的好好的,这不是让她……嗨!

  纪容觉得这样也好,茹妈妈也一把年纪了,回乡荣养也是应该的,她叫了沈妈妈:“在我的箱子里拿五百两银票过来。”

  纪容拉着茹妈妈的手,语气很是诚恳:“素妈妈,你跟随母亲二十多载,侍奉母亲向来尽心,这五百两银子,你收着,也算尽了你和母亲主仆一场的恩情。”

  茹妈妈泪如雨下。

  等到十月二十三,送了周氏的灵柩去了纪家祖坟回来,纪容一个人把自己关在了屋里,丫鬟们都退了出去。

  红烟心有唏嘘的低声对红暖道:“你说夫人这么走了,往后二房会不会又有了新主母。”

  红暖很是不满的瞥了红烟一眼,“夫人刚走,不许再说这样的话。”

  沈妈妈从外面回来,神态倦怠。

  “小姐呢?你们都守在门外做什么?”

  红暖上前,对着沈妈妈低声耳语了几句。

  “我去看看。”

  没有等沈妈妈进屋去,门被打开,纪容站在门口,眼睛有些泛红。

  “红暖随我去一趟春平院,沈妈妈,你带着人把小库房收拾出来。”

  几人听令行事,不敢多言一句。

  春平院,檐下的白灯笼被吹得转着圈,飒飒作响。

  初月和初慧两个在檐下纳着鞋底,初青拿着扫帚清理着院子里的枯枝落叶,初蕊不知道去了哪儿。

  她们都是周氏的贴身丫鬟,是进了府之后添置的,不能像茹妈妈一样,说走就走了,

  她们要等着府里勤事处的安排,然后让二爷过目,才能安排她们的差事。

  见几个人都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纪容心下稍稍欣慰。

  听见动静,几个人都朝着她看了过来。

  “四小姐。”

  初月当下针线篓子,起身迎了上来。

  纪容扬了扬嘴角,环视了四周一眼。

  海棠树的叶子在风里打着旋儿往下掉,院子里早已经没有当初的人气儿,冷冰冰的,萧瑟得紧。

  “把屋里的东西清点造册,这两天就会有人来搬东西了。”

  初月惊讶的张大了嘴:“这几天……这么快就要把东西搬走?”

  可话出口,她随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夫人已经不在了,二房没有个主事的人,春平院可能会很快迎来新的主人。

  她不再作声,喊了初慧初青一起进了屋。

  纪容没有进屋,转身离开。

  没有了母亲,这二房的主院也不过就是个屋子,于她而言,毫无留恋。

  红暖不由泪目,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悄悄的抹了抹眼泪。

  闻声出来的姚姨娘只看见了纪容的背影,姚姨娘如今也二十五了,这么多年了,也只有纪柔一个,她目光微微闪烁,转身进了正房。

  “刚才四小姐过来做什么?”

  听见姚姨娘的声音,初月冷了脸,即便是正房已经没了女主人,那这也是夫人生前的住所,姚姨娘如今越发有款儿了,竟然直接进了屋。

  “姚姨娘,请你先出去!”

  姚姨娘捏着手帕,站在哪儿不动,“夫人生前都是让我帮着打理府中事务的,怎么,你现在在我面前拿乔坐桩的,你当自己是谁啊?”

  初月的脸色微红,却还是语气强硬的道:“四小姐吩咐我们把屋里的东西清点出来,姚姨娘若是进了屋,屋里少了什么,那可要牵连到你身上的,你若再不走,我让人去禀了四小姐。”

  初月说着就要喊人,姚姨娘没等她开口,转身就出了正房。

  回了西裙房,纪柔懒洋洋的伏在炕床上,仰面看着窗外枝头上要落未落的枯叶。

  少女的脸庞去春日的花,怎么看都有种叫人心旷神怡的美。

  看见女儿在这个发呆,姚姨娘有些烦躁的坐了下来,“你啊,不能像人家嫡出大小姐一样跟着先生读书,自己还不上进,以后说亲,我看你能嫁个什么人家。”

  她有些郁闷的提了炉子上的水壶想倒杯水,指尖却碰到了铁皮,被烫的刷的一下抽回了手,水壶“哐啷”一声落在了地上,她躲闪不及,滚烫的水就顺着她的绯色的鞋面渗了进去。

  纪柔反应过来,扬声喊着丫鬟,姚姨娘痛的忙去拔了鞋子,剥开袜子,露出了里面烫红了的脚背。

  之前的丫鬟如霜已经被放了出去,如今在姚姨娘身边当差的是小丫鬟碧如。

  她跑了进来,还没有开口,脸上就挨了一个大嘴巴子。

  “你是怎么当差的?”

  小丫鬟吓得跪在地上,想被大风刮过似的瑟瑟发抖起来。

  江云居里,三太太正在给休沐在家的纪沅试衣服,“这个是漳绒的,在过些日子就能穿了,三爷穿这个颜色好看。”

  宋氏说着,纪沅却脱了衣服放在一边,上了热炕盘腿坐下。

  “这些事情让针线房的人看着做就成,不过是衣裳,不必拘泥太多。”

  宋氏眼底闪过一抹黯然,坐在了纪沅的对面。

  “三爷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宋氏心下有数,这般问这,心里却想到了二房的那些糟心事上。

  “卫氏留在府里终究是个祸害。”

  这话一出,宋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三爷此话何意?”

  纪沅低头看着脚尖,神色郑重,“二嫂饮鸩,这件事暂且瞒了过去,可容丫头已经快要及笄家,不是不知事的孩子了,你以为她会忍气吞声?你看看,她伶牙俐齿的让她母亲进了纪家祖坟,这就是个先兆啊。”

  宋氏沉思起来。

  丈夫说的这些话她不是没有想过,如今丈夫在朝为官,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等着挑他的错处,把他扒拉下去,让自己上位。

  纪沅沉默了片刻之后,声音压得格外低的道:

  “你可知道,昨天圣上对我说了什么?”

  宋氏一听这话,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望着丈夫,摇了摇头。

  “他说,家不平何以平天下,内宅失火,祸及外院。”

  宋氏大惊失色,捂着嘴,生怕自己忍不住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圣上竟然对你说了这样的话,难道是……”

  难道是有人在皇上面前给纪沅上了眼药?

  夫妻两个在内室说了许久的话。

  纪容知道今日春平院那边是弄不完的,如今二房这边的事情,父亲托付给了三伯母打理。

  她想要出门,比从前更难了,她要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自由出入才好啊,否则以后束手束脚的,想做点什么事也太难了。

  周家的产业如今她也要接手了,但是她并不打算这么快就让纪家的人知道她手上的底牌,所以她必须有个理由,能够时常出入纪家,在外面把事情交接清楚了。

  这一夜,她左思右想,辗转反侧。

  红烟值夜,听见床上的人烙饼似的翻来覆去,自己也不敢睡着了,怕听不见四小姐的吩咐。

  直到天边都鱼肚白了,床上的人才消停了下来。

  听说东大街的田掌柜来找,宋氏大为意外,有些拿不定主意,田掌柜是周氏陪嫁铺子上的掌柜,以前进出都是找周氏,如今周氏没了,找纪容倒也说得过去。

  只是她只不过是个伯母,到底不好做这个主,让人去问了纪宏。

  纪宏在书房里写字,不喜欢读书,近来倒是喜欢闲暇之余就拿起笔写会儿字。

  听说三太太那边来有事禀告,纪宏走了出去。

  原来是为了这么件小事,纪宏并没有放在心上,“既然那是她母亲的陪嫁铺子,以后也要归她管的,就让那田管事去见四小姐吧。”

  

欲妆

看到大家的评论了,超级开心的,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管如何,很荣幸能够因为这本书认识你们,么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