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50 明修栈道(一更)

嫡聘 欲妆 2030 2019-11-10 10:50:09

  纪容没有想到会这么容易,枉她昨儿个晚上苦苦思索,好不容易想出了个借口,父亲那边就这么轻飘飘的同意了。

  这倒是她想岔了,事情原本很简单的,让她这一想,反倒复杂了起来。

  田管事过来只匆匆的递了一张纸条,然后说了几句铺面上的进账就走了。

  纪容不由的暗暗赞许,能在京都的铺子里做个大掌柜,看来也不是个等闲之辈。

  等人一走,她展开纸条快速的看了,接着就把纸条丢进火炉里,看着它化为灰烬。

  段先知约定了明日在下四街的茶水铺子见面,想到自己还有事情想要问问段先知,纪容叫了沈妈妈进来:“等会儿你去和父亲说一声,明日我要去铺子里巡查。”

  沈妈妈应声而去。

  纪宏不在府里,说是一早就出了门。

  沈妈妈正要回去,却碰见了纪安。

  出嫁的女儿没有什么事是不会回娘家的,纪安前几日才回来过,今儿又回来了。

  沈妈妈忍不住悄悄的打量了纪安几眼。

  她的眼下浮肿,面色看着有些憔悴,她远远的就瞧见了沈妈妈,待走近些,便笑着问她:“四妹妹可还好,二伯母走了,她只怕多思多虑,沈妈妈要多多开解她。”

  这边正说着,外面门房的媳妇子跑了进来,纪安叫住她:“出了什么事?”

  媳妇子躬腰点首,“是衡州那边,四姑奶奶回来了。”

  这会儿才回来?

  纪安有些惊讶,因为二伯母的事情太突然了,连报丧都有些来不及,衡州距京几千里,五姑姑都来不及赶回来,她以为这个四姑姑是不会回来了。

  沈妈妈却是面上一喜,四姑奶奶回来了,她要快些回去告诉四小姐。

  她也不耽搁了,给纪安屈膝行礼,回了棠华苑。

  纪容听说四姑姑回来了,跳下炕,衣裳都没有多披一件,直接跑了出去。

  沈妈妈无奈的笑了笑,拿着兔毛的白绒缀南珠的披风追了出去。

  纪清媛刚下马车,有些疲惫的扶着丫鬟的手进了纪府的大门。

  纪容远远的,如兔子似的朝着她飞奔而来。

  纪清媛还没有站稳,身上就挂着个人了。

  “四姑姑。”

  纪容的声音忽然哽住,抱着纪清媛不肯撒手。

  纪清媛也泪盈于睫,抚着纪容乌黑柔顺的发丝轻轻安抚道:“好孩子,你受苦了,四姑姑来晚了。”

  她声音有些沙哑,听得纪容止不住的落泪,可她也知道,短短二十多天就从衡州赶回来,四姑姑已经是马不停蹄了。

  纪清媛很是感慨,这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这孩子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一边想着,又忍不住埋怨起二哥纪宏来,姑侄两个泪眼模糊。

  纪容抹了一把眼泪,对着纪清媛“嘻嘻”的笑,“四姑姑先去洗漱一下吧,我让小厨房的婆子做一桌子菜。”

  纪容如今还用着周氏留下来的小厨房,纪清媛点了点头,又搂了搂她,姑侄俩这才一起去了纪清媛尚在闺阁时的院子。

  纪清媛前脚刚走后脚就有机灵的小丫鬟去禀了宋氏。

  如今两房,都是宋氏拿着对牌,纪清媛之前就让人送了信回来,从衡州过来的信是走的兵部的路子,快马加鞭,八日就到了。

  说她们正在路上了,只是可能赶不到二嫂的下葬了,四姑奶奶刚到城门的时候,她就得了信了,这都招呼了一桌子饭菜,结果她要去纪容那儿。

  宋氏倒也不是个小气的人,她叫了采兰采薇进来。

  “去,让厨房的把饭菜送到四姑奶奶那边去。”

  话音刚落,纪安已经过来了。

  听见女儿来了,宋氏脸上顿时露出喜悦的神色。

  “母亲!”

  纪安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宋氏高兴的迎了出去。

  “今儿怎么回来了,可用了午饭了?”

  纪安孩子似的上前挽了母亲的胳膊,点了点头,“父亲今儿朝会还没有回来啊?”

  她环视了一眼四周,问宋氏。

  宋氏笑眯眯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你父亲昨儿个才难得休沐,今儿一早就去了朝会,你有什么事?”

  做母亲的总是最了解自己的女儿,宋氏看着纪安,表情渐渐的变得郑重起来。

  “母亲,我回来是有事要和你说。”

  “不是你婆母有为难你了吧?”

  纪安面露羞赧,神情有些落寞。

  “母亲,你帮我相看两个姿色不错,性子本分的丫鬟吧。”

  宋氏大惊,“这是那裴元琪的意思,还是你那个婆母的意思啊?”

  听着母亲陡然拔高的声音,纪安急得不行,连忙去捂了母亲的嘴。

  “哎呀,娘你小声点,我就是担心被人知道,这才趁着父亲不在的时候回来,你可别嚷嚷的人尽皆知了!”

  宋氏坐在了椅子上,气的直落眼泪。

  “这事儿都怪你父亲,怎么会把你嫁到那种人家去,你生了两个女儿,他们就要吃人似的,这往后你的日子怎么过啊,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的兄弟们我倒是不担心,可你呢,等我百年之后……”

  纪安上前伏在宋氏的腿上,也哭了起来。

  “母亲,但凡能有别的法子,我也不会来求您了。”

  相比江云院的低沉,兰室的气氛显得轻快多了。

  兰室是纪清媛嫁人之前住的院子,因为纪淑媛的闺阁也留着的,所以尽管纪清媛一年也回来不到几次,这院子也没有挪为他用。

  “小丫头,你同我是亲母女般的亲近,纪家这么多的姑娘,只有你,搁在我这心尖儿上的,你打小就……”

  纪清媛一想到二嫂撒手人寰,留纪容这么独个儿在纪家,孤苦伶仃的,心里就说不出来的难受,一时间话语哽在心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纪容紧紧的抱着纪清媛,把头埋在她的颈窝处,四姑姑身上传来淡淡的茉莉花香味,特别好闻。

  母亲不在了,这世上,也只有这个四姑姑待她真心实意了。

  纪容心里委屈,难过,可此时也不知从何说起,她希望四姑姑一直这样待她如己出,事实上前世也一直如此。

  只是自己,嫁给庄明浩之后,就一心一意的把所有的关心都绑在了那一个人身上。

  可是她好害怕,母亲的提前离开,让她有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纪清媛深吸了两口气,轻轻的摩挲着纪容乌黑亮泽的头发,心口暖暖的。

  “容姐儿,你跟我去衡州吧。”

  

欲妆

晚上还有一章哦,今天要出门一下,晚上把更新送上,还有就是今天没有抓虫呐,有发现的可以举手,我回来修改,送上我滴心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