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55 三伯母的手段

嫡聘 欲妆 3106 2019-11-14 17:01:32

  “实不相瞒,我已经往衡州那边送了信,只是一时半会儿不知道我四姑父会作如何的处置,我们在京都也要添把柴加把火才是。”

  两个人商量了近两个时辰,红烟红暖张罗了一桌简单的菜式,纪容在静安寺胡同用过午饭,这才坐上了回府的马车。

  脑袋高速运转了一上午,纪容此时有些疲惫的依靠在车厢上。

  外面小商小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直到进了纪家所在的盛六巷,周遭才安静下来。

  而在距离盛六巷只有两条街的井福街上,男子临窗而立,胸口平缓而有力的起伏着,他手里端着一杯茶,目光枯寂的落在车水马龙,人潮不息的街上。

  “去查一查这位纪家四小姐今日去了哪里。”

  长随白笙不由露出惊讶的神色,十四王爷怎么会关心起一个非亲非故的女子来了。

  但他还是机智的保持了沉默,悄声退了出去。

  刚进二门,纪容就看见有两个小丫鬟抬着个箱笼穿过游廊,就要消失在转角处了。

  “红暖,去看看她们在干什么。”

  看样子就知道这是从库房里搬东西出来。

  等闲无事,谁会开库房抬东西。

  红暖追了上去。

  “诶!站住,你们这是做什么的?”

  两个小丫鬟回过头,红暖就认出了两人,有些猝不及防:“怎么是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去?”

  这两人不是别人,而是卫氏屋里的白芷和桑枝。

  两个小丫鬟认得这是四小姐身边的颇有脸面的大丫鬟,纷纷恭敬的行礼。

  “红暖姐姐,我们帮着给卫姨娘搬东西。”

  “搬东西?搬去哪儿啊?”

  “搬去春平院。”

  红暖愕然,转身去看已经走过来的纪容。

  纪容也听到了,卫氏被称为卫姨娘了,而且还让人搬东西去春平院……

  呵!有意思。

  “卫娘子的东西不搬去烟雨轩,却搬去春平院,这是有什么典故?”

  红暖声音拔高,有些尖锐的道。

  白芷不敢得罪红暖,一脸无辜道:“是二爷吩咐了,把春平院挪给卫姨娘住,往后大家见了她也要称卫姨娘了。”

  纪容没有为难两个听令办事的小丫鬟,抬腿去了春平院。

  卫氏无比满足的看着这足足比烟雨轩大了三倍的院子,满脸笑意。

  难怪当初周氏那么难熬,也要在主母位置上死撑着,换了是自己,她只怕撑得更久,哪里会舍得死啊。

  姚姨娘听说卫氏住到进主院里,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春平院也是她能住的?新主母进门,我看她搬不搬出去!”

  她毫不掩饰一脸的嫉妒,她跟了周氏这么多年,也只是住在西裙房,卫氏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住进了正房,这让她心里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纪姝陪着卫氏在屋里又转悠了一圈,“除了太素净了些,这屋子还不错。”

  “明儿让人去搬几株秋海棠来,屋里也就亮丽多了。”

  后面跟着的庞妈妈忍不住皱着鼻子一脸嫌弃的道:“这四小姐也忒小气了些,这屋里搬的也太干净了些,以后她去谁家打秋风,有一次绝对没有第二次。”

  这话说的诙谐,惹得母女两个忍不住笑了起来。

  江云院那边,开了库房的媳妇子回来,恭敬的对她行了一个礼:“三夫人,东西都拿走了。”

  宋氏正在对着过年送的年节礼单子,忙里抽闲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嗯,这事儿暂时就这样吧。”

  媳妇子又才恭敬的退了下去。

  纪容按住想要上前和她们理论的红暖,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那边讨论了一会儿架子上摆什么衬景,用什么颜色的幔子更搭,接着好像又说起了什么趣事儿,她就听见那老婆子拔高声音喊着:“夫人妆安!”

  纪容心口陡然蹿起一簇火苗,手掌捏成了拳。

  可是很快,她就平复了心口的怒气,她不能着急。

  比她更着急的应该是三伯父,宋氏让人给卫氏搬了东西过来,也就是说同意了卫氏在春平院住下。

  可出面和朱家敲定婚事的也是她,朱家五小姐进府知道了这是宋氏的主意,到时候两边难做人的是三伯母才是。

  她忽然就反应过来,出了春平院,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她这位三伯母真是个内宅高手,调兵遣将,运筹帷幄的功夫毫不逊色外院男子。

  在这样不动声色中就让人给她做便宜的打手,让后自己来做好人,果真是八面玲珑!

  纪容不由的想,倘若纪安能学到她母亲三分手段,也不至于落得最后公婆不亲,夫君不爱的下场。

  回了棠华苑,沈妈妈就迎了上来,“四小姐可曾用了午饭?这外面这样的冷,红暖怎么不知道给四小姐灌个汤婆子。”

  沈妈妈的手很暖和,捂着纪容的手一起往无理由。

  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嘀咕,纪容心口一暖,不禁莞尔:“沈妈妈,我想吃你做的云吞面。”

  沈妈妈宠溺的看了她一眼,应声道:“唉,我让人给你打点热水进来,就去给你做。”

  母亲没了之后,沈妈妈待她愈发的上心,唯恐她冻着了,饿着了,纪容忍不住回握她的手。

  自己气沈妈妈一手照顾着长大的,她于自己而言,和母亲一般无二。

  沈家庄是周家在京都的产业,沈妈妈的儿子女儿就住在庄子上,纪容忽然想到什么,问沈妈妈道:“沈妈妈,乳兄如今在做什么?”

  听她问起自己的儿子,沈妈妈笑道:“没有做什么,夫人厚爱,给了我们五百亩良田,他身子弱,读书也读不下去,我就让他留在家里,学着看账本,等几年看能不能给他说一门亲事。”

  纪容点头,她知道沈妈妈的这个儿子,沈妈妈那会儿为了奶她,亲儿子反倒没有顾得上,以至于她这个乳兄自幼就多病。

  母亲不是个薄情之人,她念着沈妈妈的好,让沈家做了沈家庄最大的庄户,送了五百亩良田给沈家,这仅靠着收租子就能够一家老小的吃穿嚼用了。

  “四小姐,我去给你做云吞面了。”

  沈妈妈转身出去,红暖阴着一张脸,显然还在为刚才的事情郁郁不乐。

  纪容笑着喊她:“红暖,你跟着我多久了?”

  “四小姐两岁的时候我就跟着,到现在已经十年了。”

  “那你觉得我是个能让人占了便宜的人吗?”

  红暖闷着不作声了,纪容不由失笑:“你呀这是关心则乱,别人急躁上火,你比谁都镇定,轮到自己,就压制不住了。”

  红暖气闷的跺脚:“我就是看不惯她们这样……”

  竟然还有些委屈起来,眼眶都红了,纪容不再逗她,“好了好了,怎么还要哭鼻子了。”

  红暖一听纪容问她,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哟,这金豆豆不要钱啊?我让人拿瓶子进来装着,你每天呢就哭上一个时辰,一个月之后我就成了京都大户了。”

  “四小姐!”红暖破涕而笑,一边抹泪,一边嗔怪道:“你就打趣奴婢吧,赶明儿新丫鬟进了府,就能讨四小姐开心了。”

  纪容被她一说,倒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

  “说起这个,我差点忘了,红莲都出府了,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你是红字辈丫鬟里面我最喜欢的一个,红烟呢年纪小些,还能缓缓。”

  “四小姐,奴婢要等四小姐嫁人生子再作打算,四小姐不要想把奴婢这个碍眼的早早的打发走了。”

  听着红暖的气话,纪容心里莫名的升起一阵暖意。

  前世她也的确是跟着自己嫁了人,却没有个好下场,她想着就觉得格外亏欠于她。

  听她这样说,纪容心酸之余,也开始盘算起来。

  她这辈子想要把自己的命紧紧撰在手里,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比起从前,又容易了太多。

  周家产业让她有了和纪家分庭抗礼的底气,独占先机让她对局势的掌控有了优势,她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那就是得力的人手。

  一个好的大帅之所以为人称道,不仅仅是因为运筹帷幄,深谋远虑,还在于他有优秀的兵将供他调遣。

  她如今有了段先知这个智囊,沈妈妈红暖这两个忠心如家人的奴仆,有了周俊生这样的一心无二的大掌柜,却独独少了能护她周全的人。

  她一直觉得,身边若是能有个会拳脚功夫的人,那她的阵营才算得上攻不可破。

  否则倘若到了和纪家对牌的那天,纪家急了眼要对她动手,自己一个毫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也就只能任人鱼肉了。

  所以这个人最好是可以随时跟在她身边的女子。

  只是一时半会儿要找这样的人,实在不容易,且现在她面前堆着的事情还多如牛毛,这件事也只能先放放,等四姑父这件事情翻过了,她再着手也不迟。

  “来喽,云吞面!”

  沈妈妈笑吟吟的把冒着热气的云吞面放在了纪容的面前。

  纪容本来不是很饿,可是闻着这撒了葱花,皮薄馅厚的云吞,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吹着热气吸了一口汤,鲜!

  “沈妈妈做的云吞面就是好吃。”纪容也不管什么姑娘要细嚼慢咽,小口进食的规矩,抱着碗不撒手了。

  红暖在一边笑,沈妈妈就道:“灶上给你留了一碗,快去尝尝吧!”

  红暖欢喜的给沈妈妈道了声谢,去了小厨房。

  

欲妆

呜呜,依旧是在线卑微求打赏,求红豆,求收藏的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