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57 盐林来信

嫡聘 欲妆 3142 2019-11-16 16:17:55

  纪沅觉得妻子说的有道理,在宋氏屋里用了晚膳,又坐了一会儿,起身去了漱玉斋。

  纪宏正准备去春平院看看,纪沅过来了,他就只好又坐了下来。

  “三弟,这个时候,你怎么过来了?”

  纪沅坐下,小丫鬟奉了茶上来,他这才道:“还有三个月,朱氏就要进门了,你心里可有什么打算?”

  一听这话,纪宏就知道是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三弟有话要说。

  “这不还有三个月吗,我也没有着急去理会,三弟有什么直说就是,你我兄弟一场,有什么是不能直说的。”

  纪沅点头,捧着茶,对纪宏道:“你知道咱们旁边的那座四进宅子吧?”

  纪宏点头,他进进出出这么多年了,怎么会不知道这地儿。

  “好好的宅子,荒弃好多年了,怪可惜的,怎么了?”

  好端端的说起这个,纪宏不相信纪沅是提起的。

  “那宅子让你三弟妹给盘下来了,这不想着三月里,朱氏就要进门了,如今春平院又让卫姨娘住进去了,这总不能让朱氏一个做大娘子的屈居在卫姨娘后面,住在小院子里吧?”

  纪宏皱了皱眉,“卫姨娘生了姝姐儿和福哥儿,朱氏不是那等小气的人吧?”

  纪沅闻言,顿时觉得脑袋有些大。

  他怎么忘了,自己这个二哥脑回路和他们是不一样的,竟然和他说什么姨娘大娘子的。

  周氏怎么死的,他是当场见着的,纪宏这个人,根本就不会把什么嫡庶放在眼里。

  纪沅叹了一口气,试着给他讲道理:“这总归不好吧,要让朱家的人知道了她家女儿刚嫁进来就受了委屈,能善罢甘休吗?”

  纪宏点了点头,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他不想和朱家的人起什么冲突,生意人最讲究和气生财。

  “那就听三弟的吧,这件事三弟说了算。”

  纪沅很满意这个回答,“嗯”了一声不吭站起身来,“那就让账房先支五千两银子来布置那边的新房,你也早些歇着吧,明日年三十,要忙的事情还多着呢!”

  关于银子,几千两对于纪宏而言,那就是不痛不痒的随便挠了两下而已,他自然不会多说。

  送走了纪沅,纪宏去了春平院。

  刚踏进春平院,纪宏忽然有种恍惚的感觉。

  冬日的夜沉闷又漆黑,正房糊着高丽纸的窗户透出昏黄的灯光,纪宏站在春平院里的葡萄架前面出神。

  不知怎的,他忽然想起周氏刚嫁给他的时候。

  那时候周氏才十六岁,整个人像根水葱似的,嫩的几乎能掐出水来。

  她的眼睛很好看,刚嫁进来没有一年,他们就从淄城搬到了汴京城。

  那时候她看着比淄城的时候大了一倍的院子,没有露出他以为的欢喜。

  她说,“院子太大了,冷冰冰的。”

  又想起在淄城时,院子里搭了个歇凉的葡萄架,于是也让人在春平院搭了一个。

  容姐儿三岁以前是跟着周氏住的,天气好的时候,就能看见周氏领着屋里的丫鬟婆子在葡萄架下面做针线。

  她就一个人打着算盘,看着账本,有一次他没有说就过来,正好看见她坐在葡萄架下面的太师椅上认真看账本,那样子有种让人说不出来的心悸。

  她一直没有发现自己,他心里有些气恼,还是婆子见了他,喊着“二爷”,她才回过神来。

  那时候,他总是喜欢惹她生气,纳妾室,收通房……甚至也做过章台走马,醉卧美人膝的荒唐事。

  可是她却仿佛事不关己,不怨不怒,这让他大为恼火,后来她不管,他也渐渐的不再爱闹了,只是来春平院的时候却少了。

  再后来,他遇见了和周氏截然不同的卫氏。

  她会为了自己小意拈酸,温柔娇俏,事事都让他觉得心头无比畅快,再后来,他借口出去巡铺子,和卫氏整日黏在一起,有了纪姝。

  之后,他对周氏那份心思也就淡了。

  他以为周氏死了,他这一辈子也不会再想起她,如今怎么……

  “二爷过来了怎么不进屋,外面冷人,快进屋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卫氏站在了门口,笑着喊他。

  她笑得温和,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也是这样,问他要不要喝杯热茶。

  他抛开脑中乱七八糟思绪,抬腿进了屋。

  大红色福字毡布门帘再次落下,将黑暗和寒冷都挡在了外面。

  屋里烧着地龙,从前周氏惯用的东西都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卫氏的气息。

  卫氏上前握着纪宏的手,触手冰凉,她不由横了他一眼:“傻愣愣的站在院子里做什么呢,瞧手凉的。”

  “我只是想到了一些旧事。”

  纪宏目光温柔的看着卫氏,感觉身上一点一点的暖和起来。

  卫氏的身子却是微不可查的僵了僵,“二爷既然知道是旧事了,就不要总是放在心上了,我让小丫鬟去灶上热汤了,今天下午煲的八宝老鸭汤,这时节喝点最是暖和。”

  纪宏微微的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是啊,过去的就过去吧,他已经对不起周氏了,不能再对不起卫氏了。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更加的柔和下来,轻轻的抚了抚卫氏的青丝。

  卫氏察觉他的变化,心下一喜,温柔的伏在纪宏的肩头。

  “二爷,明日除夕,你我已夫妻恩情十年了,你看看姝姐儿都十岁了,福哥儿也六岁了,这日子真是经不起细算。”

  春平院里,暖意融融,棠华苑里,纪容却有些辗转反侧。

  三伯母让人买下来纪家旁边的宅子,打通了做个跨院,等新主母进门了,就让新主母住在跨院,跨院有自己的正院,想必朱氏也不会计较。

  纪容不由在心里腹诽:三伯母果真是千年的狐狸,见她不着急,就使出这样的招数,这下她两边不得罪,当冤大头的还是她这个没脑子的傻爹!

  也不知道自己在气鼓什么,反正纪容就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祭了祖先,吃了团年饭,除夕夜不冷不热的过了,转眼就到了正月初六。

  纪容这些日子一直在关注衡州那边的事情,四姑父很快就会进京,三伯父一定会有所动作。

  可这些事情都没有出现,盐林那边周家递了信进京。

  是三表舅母林氏给她写的信。

  信上说,三表哥周安文要进京拜师访友,四表弟周安平随同进京长长见识,还有来娣想来看她,问她能不能帮着安排一下。

  这么多年,纪容时常和来娣书信来往,说着自己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情,林氏却是第一次给她写信。

  这让她有些惊讶。

  来娣应该也是跟着自己的两个哥哥一起进京的,林氏在信中的口气十分谨慎小心,想来是担心自己拒绝,又怕周家的孩子们进了京出了岔子。

  纪容一直很同情这位三表舅母,且到底是母亲娘家的人,她不能真的就不管他们。

  第二日,她就去找了纪宏。

  纪宏在书房,她过去的时候,就看见纪姝支肘托腮的坐在纪宏的书桌前,撒着娇:“爹爹,这春日万物始发,一切都充满生机,正如李白说的‘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大好春景,最适合谈诗作赋,你就答应女儿嘛~爹爹从来都不会在乎那一点银子的。”

  纪宏低着头写字,嘴角挂着一抹宠溺的笑意,似乎很享受小女儿的撒娇卖乖。

  见父亲不说话,纪姝撅着嘴,“姐姐做什么都可以,我不就办个诗会嘛……”

  想到长女,纪宏的手微微一顿,喃喃道:“你和你姐姐不一样。”

  纪姝不干了,“怎么不一样了,姐姐是您的闺女,我就不是了吗?”

  纪宏抬起头,正要说什么,就看见了门口的长女。

  “容姐儿过来了?进来吧。”

  纪容保持着面上得体的笑容,走到了纪宏身边,帮他磨起墨来。

  纪容看见他写的是一本有些杂糅的诗集,都不是什么名人所著,看着都是些谈风弄月,辞工华丽的酸词。

  纪姝见纪容竟然视她若无物一样,进门就没有理过她,一向要强的纪姝立刻自尊心作怪,声音有些尖锐的喊着纪容:“难怪父亲偏心四姐姐,四姐做什么都可以,我想办个诗会父亲都不答应。”

  这话说的酸溜溜的。

  纪宏并不是不答应,而是想逗逗小女儿而已,此时听她这么说话,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他抬头呵斥纪姝:“怎么和姐姐说话的?见了姐姐不行礼,还有道理了,我真是把你惯坏了!”

  谁也没有想到纪宏会突然出说这番话,纪容也一脸惊讶,纪姝就更不用说了,一张小脸都要皱了,盯着纪宏不说话。

  一时间屋里落针可闻。

  半晌,还是纪容打破了僵局。

  “父亲这是为了你好,纪姝你不要觉得父亲宠着你,就目无尊长,和父亲耍横。”

  纪容面上说着,心下不由冷笑,父亲啊父亲,这就是你宠着爱着,比对我还要上心养出来的女儿,如今就敢因为一句话瞪你,给你甩脸子,以后只怕还要让您老气的没个安生日子呢!

  纪宏脸色也不大好看,盯着纪姝:“多和你姐姐学学,她从来没有让我费心过,我事事都紧着你们姐弟,你倒好,跟着教养嬷嬷都学的什么?教养嬷嬷教你怎么横老子的是吗?!”

  纪姝眼里透着一股倔劲儿,瞪着纪宏,眼眶都红了起来,跺着脚跑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