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58 借银子

嫡聘 欲妆 3120 2019-11-17 20:08:42

  纪容这下是真的乐了。

  她以为纪姝只是不够聪明,没想到还是高估她了,她哪里是不聪明,而是没脑子!

  前世母亲病故之后,纪姝记在了母亲的名下,得了个嫡女的身份。

  那时候父亲向从永昌伯府怒气冲冲赶回来的她解释。

  “容姐儿,你妹妹要嫁人,她是的庶出,想要嫁给好人家不容易,我让她空得了个嫡出的名头,往后她和你也能亲近些。”

  那时候她气极而笑,却也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也没有用,父亲被卫姨娘鼓动,纪姝在一边撒娇卖乖,这一家子就是蛇鼠一窝,精得不得了。

  而如今看来,卫氏是真的聪明,纪姝却不一定了,至少可以说,她没有完全遗传到卫氏那些祸水的主意。

  从前她还能被记在母亲的名下,做个便宜的嫡女,这一世,她不仅不能记在母亲的名下,而且还是个私生子,这样的名声,足以毁掉她。

  何况即便是前世,纪姝嫁给勇毅侯次子做了正妻,勇毅侯善纳姬妾的名声在京都却是无人不知的,可见她即便是天时地利人和,也不过如此。

  纪姝根本不配做她的对手,纪容嗤笑。

  纪宏有些头疼,搁了笔,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你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啊?”

  纪容见纪姝也走了,便道:“盐林那边来了信,二表舅母家的周安文表哥要进京游学拜师,三表舅母家的周安平表弟,还有来娣表姐要进京,让我帮忙安顿一下,我想着既然是母亲的娘家人,自然没有安排到外面的道理,所以过来问问父亲,不如就把他们安排在府里住下吧吧。”

  纪宏的眉头锁了起来,片刻后又缓缓的舒展开。

  “你看着办吧,你做事我一向放心。”

  纪容得了他的话,也不多留,起身就要走了。

  “棠华苑那边还有很多事需要我去打点,父亲,你知不知道,别人都说我们二房乱得不行,三伯母又病了,您若是有空,就管一管吧。”

  然后就出了漱玉斋。

  纪宏站在那儿伫立良久,缓缓的叹了一口气。

  第二日,纪宏去找了纪沅。

  “三弟,三弟妹病了,二房没有人管,我寻思着左右等朱氏进门,这二房的家还是要让她掌的,不如先让卫氏代她管着,等她进门了,再让她接手。”

  纪沅却是想也没有想的就反对了。

  “你心疼卫氏,给了她名分,划给她薄产,周氏去的时候,虽然风波压了下去,可近来我却听了不少说纪家二爷宠妾灭妻的风言风语,你还要让卫氏掌家,二哥啊,你要多留个心眼,不要事事都信马由缰,随心所欲了!”

  说到后面,纪沅已经是一脸恨铁不成钢,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纪宏没有想到纪沅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愣愣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纪沅觉得每次和纪宏说话,总让他有种孔夫子遇到兵的感觉,“这件事你别胡来,朱氏还没有进门呢,若是再听到什么,这件事只怕要多生事端,你且先忍忍,开了年时间就近了。”

  纪宏心情有些低落,说了句:“我知道了。”

  然后就回去了。

  纪沅望着纪宏的背影直叹气。

  开春之后,冰雪消融,漕运恢复了作业,纪家新年的第一次出货,货船却着了火。

  三艘货船,无一生还。

  这件事一时间让纪家陷入了沉重。

  纪宏气的大骂,纪沅赶过来,纪宏正穿好衣服要出去,他要去码头看看其他的货船。

  一年之计在于春,每年纪家生意的重中之重就是南货北卖,北货南卖,这样一来一去,差不多就是秋夏交际,慧元十九年的生意不景气,今年只挤出了五艘船出货,却出了这样的事!

  “二哥,这件事影响大不大?”

  书房里,纪沅面色凝重的问纪宏。

  纪宏脑袋还有些嗡嗡作响,听纪沅问这话,他沉重的点了点头,“这件事若是查出来是我们自己的事故,那损失就大了,毫不客气的说,这两年纪家的生意都周转不开了,只怕……”

  这没有说完的话纪沅哪里听不懂,他苦着脸,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纪宏很少看见自己这个在朝堂上一向雷厉风行,果敢睿智的三弟有过这样的神色。

  “可是你哪儿出了什么事,你怎么这幅神色?”

  纪沅现在能不脑袋大吗?他本来寻思着这几日让纪宏拨十万两银子出来,这下别说十万两了,五万两都凑不出来。

  可他偏偏又答应了帮着汪家善后,这下僵在了银子上面,这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纪宏。

  纪宏大惊失色,“三弟糊涂啊,这样的事情你也敢去揽?这搞不好要掉脑袋的!”

  这需要他说吗?自己身在朝堂,知道的事情纪宏或许还没有听说过呢,可他揽下这件事已经是定局了。

  “二哥,你看能不能问问周家那边,让他们帮个忙,暂时挪五万两银子出来,等到我们家事情过了,再慢慢还给他们。”

  纪宏咬着牙,他不想再欠周家人情了,当初老太爷为他求娶周氏就是看中了周家在财力上能帮衬纪家,加上周氏没有兄弟……说来说去就是贪图人家银子,结果害的他在周氏面前抬不起头来,这还让他伸手问周家要银子……

  他自认为自己还是个男人,还要脸面的!

  纪沅看出了他的犹豫,他的想法没有纪宏那么多,在他看来,周家这样的人家能够和他们纪家扯上关系,得利的只有周家。

  “二哥,这件事情也是无奈之举,大丈夫能屈能伸,你看看什么时候给周家那边递个信儿?”

  纪宏还有些犹豫,五万两银子,周家如今已经改朝换代了,那边只怕没有那么容易答应。

  他眉头紧锁,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

  忽然想到纪容前几日给他说周家的人要在纪家暂住,想了想,他去了棠华苑。

  他平时很忙,几乎没有时间来看长女,棠华苑这个地方,他已经有两年多没有踏足过了。

  走进棠华苑,看见月亮门边有个熟悉的身影在说话。

  “院子里面的东西都要仔细检查一遍,水缸里的水也要检查一下,这天干物燥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声音不是长女还能是谁呢?纪宏停下脚步,看着长女有条不紊的指使着丫鬟仆妇。

  什么时候,长女竟然长成了能当大任的大姑娘了。

  纪宏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岁月不饶人,时过境迁的感叹。

  长女素来聪慧过人,没有让他费过心。

  他忽然想起她小时候,在二门处堵他,远远的朝他跑来,喊着:“爹爹!”

  “父亲,你怎么过来了。”

  纪宏的回忆被打断,纪容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父女两个一起去了棠华苑的小书房,这是纪容的书房。

  书房颇有大家之风,让人丝毫想不到这是一个十二岁小姑娘的书房。

  纪宏看着镶着琉璃的大窗扇,在窗边的花梨木书桌前坐下。

  桌子上陈列简单大方,一方徽墨,一块端砚,笔架上按照笔的粗细排列挂着,左手边有个矩形的木盒子,放着裁好的描红纸,桌上还放着几本翻过的诗集。

  如果是以前,纪宏过来,纪容或许还会受宠若惊,高兴一场。

  如今纪容没有那么多的幻想了,父亲过来,那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她不想在这儿费功夫,索性直接问他:“父亲,您这是有什么事啊?”

  纪宏想到自己过来的原因,有些难以启齿。

  “如今周家谁在当家啊?”

  纪容愕然,这样的话问她一个小姑娘……这合适吗?

  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道:你不是一向不关心周家的事吗?外祖母逝世的时候,你可是连尊容都不肯露一下,如今关心周家谁当家,要干什么!

  她立刻就警觉起来,“父亲,女儿也不知道。”

  纪宏一听,老脸就红了起来。

  “没事没事,我就是随口问一下,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

  等纪宏前脚一走,纪容后脚就让人去调查了。

  听到段先知给她回话,说是纪家的船出了事,纪家今年春天的生意是完了的时候,她心里“咯噔”一声。

  再听说三伯父刚找了父亲,父亲立刻就过来了,什么也不说,只问周家谁当家,看来这是要找周家借银子啊!

  纪容忽然感觉莫名的激动,不是因为纪家的船出了事,也不是因汪家的事情这下难办了,而是她知道,这下纪家要来求她!

  她怎么能不高兴,纪家看不起周家,却还要装作清高的样子,趾高气扬的去求周家,他们想要银子,那要看她肯不肯!

  纪沅心急如焚,让人亲自跑了一趟盐林,纪宏觉得这事儿他也不能置之事外,让荣生亲自跟着。

  纪宏没有时间管内宅的事,索性把摊子撂给了纪容。

  看着三伯母屋里的采薇送过来的对牌,纪容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管家,她会管,但不代表她愿意去管父亲一屁股的烂事,可是想到卫氏和纪姝,姚姨娘乔姨娘这些个不安分的主儿,还有能够随意进出的权利,她笑着让沈妈妈把对牌收下了。

  既然接了管家的活儿,那就要把事情做好了,可她屋里人手不够,如今她管家,买两个丫鬟回来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儿。

  正月二十三,林玉安找了伢婆子进府。

  府里的丫鬟婆子听说四小姐叫了伢婆子,纷纷静不下心了,以为是谁犯了事儿,要让伢婆子领走,纷纷跑来围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