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59 寻人

嫡聘 欲妆 3049 2019-11-18 02:02:49

  “找两个会些拳脚功夫的丫鬟,银子可以多些,只要人能成事,别的都是小事。”

  伢婆子觉得一个小女娃,买丫鬟不一定做的了主,迟疑道:“纪四小姐,这事儿您做的了主吗?恕我冒犯,会点拳脚功夫的丫鬟都不便宜。”

  “银子不是问题,你若是不想做这生意,我也不勉强你,京城可不止你一家。”

  伢婆子闻言,立刻就止了声。

  纪容忽然在想,如果能联系到五伯父就好了,做押镖的,吃黑的人,手下的人不会点拳脚功夫是没法活的。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她的脑海里闪过而已。

  伢婆子刚走,初月带着几个初字辈的丫鬟过来了。

  听说是过来和她辞别的,纪容片刻的怔愣。

  “四小姐,我们今日就要走了,三太太给了恩典,让我们出府,以后不能服侍您了,四小姐要多多保重。”

  纪容闻言,眼下不免有些湿润。

  不过她们出府,也是到了年纪了,姑娘家总要嫁人生子,她总不能拦着不让。

  “这说起来,你们也是服侍了母亲一场的,茹妈妈回乡荣养,你们也到了放出去嫁人的年纪,这也算是好聚好散了,只是母亲不在了……”

  纪容心口骤然一疼,她忙笑道:“既然这样,我就代她给你们添置些嫁妆。”

  因为初月几个要走,她也是才知道,没有来得及打几副拿得出手的头面,想了想,让红暖去账房那儿支了四百两银票。

  “这四百两银票你们一人一百两,就当做是母亲给你们的,你们服侍了她一场……”

  “四小姐,您和夫人都是好人,奴婢们一辈子记得您和夫人的恩情!”

  初月忍不住掩面而泣,纪容也被她说的眼眶泛红,初慧几个见了,也不住的抹起眼泪。

  花厅里一时间哭声一片,倒是惹得纪容也心生惆怅。

  还是初月先止了哭,强笑道:“都不许哭了,别把四小姐也带得哭了,咱们只是出府了,往后也可以来拜见四小姐的。”

  听了初月这话,大家纷纷点头。

  纪容对她们有这份心思还是很感动的,不过大家都清楚,往后见面只怕是难了。

  盐林那边,文氏和林氏妯娌两个一起送走了周安文周安平和来娣。

  文氏如今没有从前那样嚣张了,只是行事作风还是透着市井妇人的无赖。

  林氏不大喜欢和她打交道,转身就要回自己的院子。

  周家如今已经是文氏当家了,林氏习惯了她事事争强好胜,也不予理会,日子就这么过了。

  这次她要走,却被文氏喊住了:“二弟媳妇,你回去别忘了再写封信,叮嘱四小姐一声,孩子们半个月应该就能到了,可别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林氏应了声,转身继续往回走。

  文氏的心思她哪里会不知道,当初周氏来盐林的时候,她的爪牙都要露出来了。

  那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也就是周氏心思单纯,才没有看出来文氏的心思。

  卫氏头疼得紧,奈何女儿还在一边尖声抱怨。

  “我说你啊有这个时间在这儿同我抱怨,倒不如去多读几本书,你要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会这么重视纪容,要知道四小姐从小就有早慧过人的名声,你和她比还差远了。”

  这话她本是不愿意说的,女儿才十岁,她说这些话,未免有些重了。

  纪姝撅着嘴,把茶杯一推,恼怒道:“父亲根本就不在乎我这个女儿,他眼里就只有纪容,我算什么,还说他疼我?疼我会连个诗会也不让我办?母亲你就别自欺欺人了,我不想听!”

  看见女儿这样子,卫氏就忍不住想,这是她的女儿吗?出了娇憨刁蛮,任性妄为,没日耍大小姐脾气,就只知道怨天尤人。

  “姝姐儿,你以为你能做纪家七小姐是天上掉馅饼?”

  “咱们娘儿三能过上好日子不容易,你父亲疼不疼你你自己不知道?”

  “大冬天的让江南送鱼进京,不就是为了让你高兴吗?你今天提了一句四姐姐的衣裳好看,你父亲赶明儿就让人送了差不多的布匹过来给你做衣裳,你和弟弟可以跟着三房的兄弟们读书,也是因为你父亲疼爱你们!”

  她一口气说了长篇大论,纪姝却尖叫着捂住了耳朵,“我不管,他就是偏心,偏心姐姐,否则怎么会让她来管着我。你别说了!”

  卫氏觉得,如果纪姝是个男孩子,她定然要狠狠的打她一顿板子,改改她这臭脾气,可这是她的女儿,跟着她在外面吃了三年的苦,好不容易进府,还因为她受尽白眼的女儿,她哪里舍得打她。

  她只得压下心口的怒气,耐心的安抚着她,“好了,我不说了。”

  她说着就去把痛哭着的纪姝抱在怀里。

  等纪姝的心情平缓了下来,她才苦口婆心的开解道:

  “好闺女,你是娘生的,不是那没有母亲的野草,我疼你,你父亲也疼你,为了你,我就是受再大的委屈也不怕,但是你要记住,人要惜福,因为你不知道,你现在的幸福是用什么换来的。”

  纪姝被母亲温柔的语气感染,心境平和下来。

  她搂着卫氏的脖子,委屈的道:“我就是不高兴父亲事事帮着姐姐说话,姐姐和我都是他的亲闺女。”

  卫氏不由失笑,“傻丫头,你觉得你父亲事事帮着你姐姐,那你倒是说说,你父亲给了你姐姐什么?”

  纪姝不说话了。

  卫氏道:“我记得你三岁的时候,有次你父亲给我讲了件趣事儿,说有一次啊,他回去陪你四姐姐和大娘子吃饭,结果给你四姐姐夹了一块鱼,大娘子不说那是纪容不喜欢的,他还不知道呢,以为你喜欢的,你四姐姐也喜欢。”

  纪姝听的很认真,心里的郁气渐渐的消散。

  却还是不肯低头,故作嘴硬:“那他也不能帮着纪容说话,我不喜欢。”

  卫氏的心里却惦记着纪容管了家这件事。

  纪宏一声不吭的让纪容管家,这样的事情从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纪宏做什么都会提前和她打个招呼,如今竟然就这么把事情办了,到头来她还四处找不到人。

  她不由就想起了朱氏要进门了的事。

  心里不由的就像是打翻了醋罐子似的,酸的不行。

  尽管她不止一次的提醒自己,自己有儿女傍身,朱氏除了年轻,什么也没有,她没有什么好怕的,却还是避免不了女人的通病。

  纪容去了静安寺胡同,她在四姑父的信里写了,往后回信直接写静安寺胡同,反正四姑父的事情,段先知都会知道的,她也不必遮遮掩掩。

  段禹山眼下青黑,面色有些疲惫的站在纪容面前,纪容不禁愕然。

  “段先生这是怎么了?”

  段禹山昨晚一夜未眠。

  “四小姐,汪如是填不上这个缺口了,他肯定会向你三伯父求救,你三伯父能找的就是你父亲了,我昨晚苦苦寻思了一夜,也没有想到一个妥当的办法来让汪如是这招落空。”

  原来是担心这个,红烟沏了茶进来,林玉安亲自给段先知斟了一杯茶。

  “段先生不必着急,这件事我前几日就知道了,只是我去并不担心,所以没有给你递个信儿,早知如此,我就让人过来给你传个话了。”

  她抿着唇笑,笑容缱绻,却让段禹山心中一惊。

  “四小姐不担心?”

  纪容示意他喝茶,然后才开口道:“您一定也得了纪家货船出事的消息,纪家如今拿不出银子来了。”

  段禹山纳闷,“纪家不可能全部身家就这么……”

  怕冒犯了,他没有把话说完,纪容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笑道:“自然不是,不过能周转的银子,只怕是拿不出两万两。

  “我父亲的生意前两年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当然,我的确在里面做了些手脚,但还有一股陌生势力,也在分这块肥肉。”

  段禹山看着纪容,表情毫不掩饰的惊讶:“纪家二爷可是你的父亲啊,四小姐这么做……”

  纪容不以为然的摆摆手,“他更是纪家七小姐的父亲,是纪家九少爷的父亲。”

  言外之意就是,他又不是我一个人的父亲。

  段先知第一次听到这种说辞,却也很快就接受了纪容的想法。

  卫氏是外室,逼死了正房大娘子,也就是眼前这位四小姐的生母之后,还能在纪家继续作威作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是谁……只怕也会对这样的父亲失望透顶,甚至恨之入骨。

  “那四小姐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既然衡州那边还没有来信,那就再等等吧,这几日你帮我打听个人。”

  回到纪家,纪容闲庭信步去了后花园。

  还在正月里,这梅花还没有凋谢,路过闲花院,听见里面有敲木鱼的声音,纪容不由止步,却被红暖推着走。

  “四小姐别再闲花院久留。”

  纪容不解,“难道乔姨娘要吃人?”

  红暖一脸心虚的左顾右盼,这才悄声道:“听说闲花院闹鬼,乔姨娘被吓疯了,在屋里弄了个香案,供着一张菩萨相,每日吃斋念佛,”

  纪容大吃一惊,乔姨娘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